• 確認
  • .
2019/10/25 | 譚蕙芸
記者採訪陳同佳,想起《我們與惡的距離》
多名在現場採訪陳同佳的記者均表示,採訪時不斷想起台灣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相關劇情,無論是追訪犯人的道德爭議,還是反思更宏觀大結構的操弄上,記者又何嘗不是任人擺佈的「棋子」?
2019/10/09 | 法操FOLLAW
日本「足利事件」:有DNA鑑定和自白,為什麼還是冤案?
1979年至1996年,日本有多名女童下落不明,一位娃娃車司機被認為是元兇,但後來被平反是冤案。而殺人犯還逍遙法外,追訴期會因為是冤案而停止計算嗎?
2019/04/22 | 法操FOLLAW
照顧死囚、執行死刑的獄警,為何變成了殺人犯?
從結果來看,李奧殺了七個人顯而易見。但韋伯律師想告訴大家的是,原本生活正常的李奧,成為國家體制下的獄警後,才演變成現在的瘋狂殺人犯。
2019/04/21 | 法操FOLLAW
《殺了七個人之前》:同時照顧死囚和執行死刑的獄警,為何變成殺人犯?
李奧在17歲時成為獄警,工作的第一天,典獄長就指派他護送一位死囚上絞刑台。而李奧在某次下班途中,突然射殺七名黑人。辯護律師在調查案情時,得知死囚都是由獄警照顧,再將他們送上絞刑台,他認為這很可能是造成李奧精神崩潰的原因。
2019/04/05 | 精選書摘
《殺人犯的孩子》:媒體只求獵奇報導,無人理會犯罪者家屬所受的傷害
家屬普遍都不是對於家人走上犯罪之路,身為家屬的自己該負起什麼樣的責任而道歉,只能單純在形式上對於造成社會騷動與不安致歉而已。
2019/04/05 | 精選書摘
《殺人犯的孩子》:突然收到獄中的哥哥來信,她心中湧起一股憤怒
咲江和母親懷抱著相同的想法,認為哥哥並不是會殺人的人,雖然他會欺騙人、偷東西,但從未對任何人施以暴力。話雖如此,但哥哥至今為止給很多人添了許多麻煩,咲江認為無期徒刑的判決很妥當。
2019/02/01 | 精選書摘
《撕開的真相》:沒有一個心理正常、能分辨是非的人會對小孩這樣做
有個專有名詞形容戰爭時做的決定對人帶來的困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簡稱PTSD)。曾參加過死刑陪審團的人也會說起憂鬱、酒精濫用、鬼魂纏身。不是每個人都如此,但有些人會這樣。入選陪審團的男女會一起住進隔離的飯店,切斷和家人的聯繫,每天都是看著同樣的影像入睡。
2019/01/31 | 精選書摘
《撕開的真相》:沒有一個心理正常、能分辨是非的人會對小孩做這種事
有個專有名詞形容戰爭時做的決定對人帶來的困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簡稱PTSD)。曾參加過死刑陪審團的人也會說起憂鬱、酒精濫用、鬼魂纏身。不是每個人都如此,但有些人會這樣。入選陪審團的男女會一起住進隔離的飯店,切斷和家人的聯繫,每天都是看著同樣的影像入睡。
2018/12/14 | Alvin
兇殺案疑犯求「匿名」 Google卻廣發電郵涉蔑視法庭
新西蘭當地討論姓名保護令在網絡盛行的世界中是否仍具意義。
2018/09/12 | 湯米
【插畫】無法解決問題,先檢討受害人好了
好像是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一樣,把苛責指向那些可以掌控的人身上,更像是一種心情受到影響而遷怒的行為。
2018/06/18 | 法操FOLLAW
幻聽犯案仍被判死,主張精神障礙能作為減刑的依據嗎?
法院於107年6月7日宣判,以殺人罪判處李國輝死刑。雖然李國輝在審判時聲稱自己有幻聽,也經醫院鑑定李國輝的確有幻聽的症狀,但最終李國輝還是被判死,究竟法院判死的依據為何?難道主張精神障礙,已經不能作為減刑或免刑的依據嗎?
2018/06/10 | 湯米
【插畫】身為嫌疑犯該有的表情
原本應該用於「呈現真實」的新聞報導,在今天,反而比較像是說故事大賽的平台。
2018/06/07 | 陳娉婷
為反抗者和罪犯辯護:黑社會出身、極左派導演若松孝二
若松年幼時常打鬥、無心向學,長大後加入黑社會,他是某程度的邊緣人、不良分子(delinquent),故喜歡以罪犯做主角,探討施暴者和受害者的關係,把兩者的角力隱喻成政治議題,或是揭露犯罪背後的一蘿子社會、家庭問題。
2018/03/10 | 查映嵐
談《教出殺人犯》(下)︰如何防止「好孩子」變殺人犯?
大人往往獎勵乖巧、開朗、合群、堅強的孩子,在某些情境下孩子就會勉強自己假裝乖巧開朗,甚至下意識地視之為被愛的條件;久而久之,這些孩子便習慣壓抑、排斥自身的情緒和欲望。
2018/03/10 | 查映嵐
談《教出殺人犯》(下)︰如何防止「好孩子」變殺人犯?
大人往往獎勵乖巧、開朗、合群、堅強的孩子,在某些情境下孩子就會勉強自己假裝乖巧開朗,甚至下意識地視之為被愛的條件;久而久之,這些孩子便習慣壓抑、排斥自身的情緒和欲望。
2018/02/21 | 精選書摘
《天才、瘋子、大字典家》導讀:帶領人類穿越語言海洋的瘋子與天才
《牛津英文大字典》的編輯無疑是人類文明史上最龐大的「大渡海計畫」,《天才、瘋子、大字典家》所描繪的不僅僅是編纂此書的細節,而是看到大字典後面的兩個靈魂人物:瘋子與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