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3/16 | 法操FOLLAW

酒駕依殺人罪起訴,為何法院不買單?

因酒駕造成一死二傷的案件中,檢察官罕見的以殺人罪嫌起訴,但法院仍認為應適用酒駕罰則,雙方究竟是如何認定?

2019/11/08 | 法操FOLLAW

法律小教室:《刑法》上的「錯誤」分為哪三種?

在《刑法》上所謂的「故意」是指明知且有意使其發生。但如果甲想殺A,看到A的雙胞胎B經過,以為B就是A而殺死B,這樣甲是不是欠缺殺死B的「故意」呢?而《刑法》將這樣的情形稱為「錯誤」。

2019/10/21 | 李修慧

5個QA看陳同佳案爭議:港府有什麼政治考量?為何被港、台政府「踢皮球」?

若港府真的無法取得「預謀犯案」的證據,台灣應該是唯一可以審理陳同佳的法域,為何陳同佳案仍然引起波瀾?問題可能出在把陳同佳「送來台灣」的方式。

2019/10/09 | 法操FOLLAW

日本「足利事件」:有DNA鑑定和自白,為什麼還是冤案?

1979年至1996年,日本有多名女童下落不明,一位娃娃車司機被認為是元兇,但後來被平反是冤案。而殺人犯還逍遙法外,追訴期會因為是冤案而停止計算嗎?

2019/05/31 | Abby Huang

立院三讀:酒駕累犯撞死人最重「無期徒刑」,「判死」與否由法官裁量

針對未將死刑納入酒駕相關條文,民進黨團認為此規定並無必要,因為若能證明行為人有「故意」,本就可回歸《刑法》規定依殺人罪論處。

2019/03/28 | 羊正鈺

行政院通過《刑法》修正:酒駕有「故意殺人事實」可判死刑

人權團體聲明,欠缺實證研究、追求嚴刑峻法的刑事立法,是否能夠真正發揮預防酒駕的功能,或只是製造更多社會問題?

2019/02/27 | Abby Huang

【酒駕修法】法務部草案出爐:累犯最重可判死刑,車輛視同「犯罪工具」當場沒收

法務部針對酒駕修法,最高可判處死刑。雖然學者對極刑多有疑慮,但法務部表示,酒駕可能對社會造成重大危害,一旦累犯「當然可以加重其刑」。

2019/02/03 | 李秉芳

法務部研擬朝「故意殺人罪」加重酒駕罰責:重罰有效嗎?各國怎麼罰酒駕?

臺灣酒駕防制社會關懷協會認為,雖然台灣酒駕的罰款不算低且有10年刑責,但實際上法官都是輕判,認為是過失傷害,與受害者家屬認定是知法犯法的行為間產生落差。

2019/01/12 | 精選書摘

《最美的姿態說再見》:禁止協助自殺和安樂死的日本與英國,為何選擇了寬容?

簡單地說,雖然大部分國家在法律層次仍不接受病人有請求協助自殺或安樂死的權利,然而,當病人情境實在值得同情的時候,法律上大多會採取從寬處理的做法,例如透過緩刑等方式而在實質上不處罰相關案例的被告。

2018/06/07 | 法操FOLLAW

安樂死:生存權與人性尊嚴的兩難抉擇

長期推動安樂死合法化的體育主播傅達仁,將於6月7日下午於瑞士執行安樂死,許多人對此表示不捨。而自有法律以來,殺人罪就一直存在於法律條文中,但這邊的「人」究竟包不包括自己,這是一直被討論的。在法律上,自殺多被認為是兩種基本權的衝突。

2018/04/03 | 法操FOLLAW

虐童造成四肢骨折為什麼是「重傷害未遂」?刑法刑度有問題嗎?

之前又傳出了父母虐待四個月大幼童的事件。據報載,男子父親曾多次在嬰兒哭鬧時動手毆打,不僅造成男嬰身上多處瘀青、四肢也有骨折、大量出血等情。檢察官經調查後,以重傷害未遂罪嫌將其起訴。相信讀者看完新聞的第一個反應大概會是:小孩的四肢都被打到骨折了,為什麼不是重傷呢?

2017/10/05 | 法操FOLLAW

小六原住民少年持獵槍誤殺侄、射傷父,需負「過失致死」刑責嗎?

原住民持有獵槍之所以會被大家廣泛討論,原因有兩種,一是當原住民獵到保育類動物時,另一個就是獵槍誤傷事件。王光祿非常上訴案,就是針對原住民獵捕野生保育動物的事件。另外,去年底發生的一起小六少年槍擊意外,該少年需要負過失致死罪的「刑責」嗎?

2017/06/18 | 李修慧

美國女孩用簡訊鼓勵男朋友自殺 被起訴「過失殺人罪」

如果卡特上訴,這個案子就會移到麻州高等法院,如果最高法院判定卡特有罪,那麼這個案例就會影響全美國法院,法界人士認為這會讓檢察官們在這類案子上採取更激進的態度。

2017/06/17 | 李修慧

美國女孩用簡訊鼓勵男朋友自殺,被以「過失殺人罪」起訴

如果卡特上訴,這個案子就會移到麻州高等法院,如果最高法院判定卡特有罪,那麼這個案例就會影響全美國法院,法界人士認為這會讓檢察官們在這類案子上採取更激進的態度。

2017/03/27 | Lo

《刑法》修正案:殺人致死取消追訴期、弒父母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刑法》施行82年,許多法條不符時宜,法務部近日完成《刑法》修正草案,修正21條條文。

2016/12/25 | 法操FOLLAW

找不到屍體能不能對兇嫌判刑?無名屍命案該怎麼定罪?

2001年,警方接獲報案,一名女家教在自己的住處離奇消失了。警方一一過濾並清查曾和張女往來的友人,最後鎖定剛從中國返台的李姓商人。至今,這個案件都沒有找到屍體。那麼,我們可以直接判人有罪嗎?屍體在殺人案件中,到底重不重要呢?

2016/11/30 | 法操FOLLAW

維冠大樓倒塌奪115條人命,為何最重刑責只判五年?

台南維冠大樓地震倒塌意外,造成115死、96傷、289人無家可歸。法院依業務過失致死罪的最高刑度,各判決負責人五年有期徒刑,同時各併科新台幣90,000元。許多民眾疑惑,造成如此重大的傷亡竟只有如此結果?相關法條是怎麼運作的呢?

2016/08/06 | 讀者投書

別再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我們應該檢討刑法「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存在的必要性

我國《刑法》設有第272條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罪,這條罪法定刑非常重,是全《刑法》最重的罪名,不禁讓人思考這個罪是否應該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