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30 | 精選書摘
宮崎駿與精神分析:《龍貓》和宮崎駿的經歷有哪些共同點?
《龍貓》的企畫書生動描寫了角色的關係,例如「小月喜歡父親,包括父親的缺點在內,在她的心目中父親永遠是世界第一。」「對小月而言,母親的形象是耀眼的⋯⋯。」令人好奇的是,這些角色是否有參考真實人物,或者其實是作者宮崎駿本人真實的情感抒懷?
2018/10/26 | 精選書摘
《問題不是從你開始的》:早期與母親的分離,可能破壞我們在浪漫關係中的安穩
不是所有的核心語言都源自之前的世代。核心語言的某一特殊質地,反映了孩童與母親分離而感到壓迫的經歷。這一類的分離是生活中最普遍卻最常被忽略的創傷之一。當我們經歷了與母親聯繫的重大斷裂,我們的詞語可能反映了隱形且還未癒合的強烈渴望、焦慮和挫敗。
2018/09/03 | 精選書摘
《可喜可賀的臨終》:醫師宣告剩下三個月壽命,35歲母親的堅強身影
年紀輕輕便罹患重病,留下年幼子女,獨自離開人世,是多麼令人遺憾的事!本篇案例是一名三十五歲的女性,她被醫師宣告剩下三個月的壽命,而我要與各位分享她如何展現出身為一名母親的堅強身影。
2018/06/16 | BabyHome
媽媽也是人,也會有情緒——八種方法正視它
媽媽不是機器,不可能像機器一樣千篇一律的做完家務。孩子之所以會依偎著你,和你有親密的連結,心理的依賴,都是因為媽媽比機器更有情緒和溫度。
書寫身體與結構:給我共生演化的同伴
在當代資本主義高度發展和燃燒石化能源所造成的生態危機中,人類的存在儘管仍未完成,卻已然造成巨大的破壞。物種、性別、種族等群體分界線依然限制著我們的想像力,人類個體性的充分發展是否可能,又如何可能,仍是一個未完成的存在主義計畫。
2018/05/04 | 洪曉嫻
如果女兒只喜歡穿男生的衣服,該怎麼辦?
我希望帶著女兒去見識不同性別的朋友,看看這些酷兒是如何成長過來的,他們所經歷的快慰與被霸凌。
2018/02/21 | 王陽翎
還在猜《意外》結局嗎?—廣告牌心魔「可能」殺人事件
電影《意外》謎一樣的情節與結局惹來不少猜測,作者分享箇中「寓言式」的劇情之餘,就謎一樣的結局也提出一種看法。
2017/12/26 | 群學出版社
婚嫁,通往幸福還是剝削?從政策面思考家務分工的困境
正因為家務勞動太隱形,世人才忽略它的真正重要性。假如家務勞動者全體罷工,其實會嚴重影響社會運作。
2017/12/18 | 安卓藝術
陌生化的熟悉:瑪莉娜.克魯斯的「母系物語」
回憶不能複製過往,但透過作品,我們得以相互凝視並與之再生/共生,這些折疊、折疊、再攤開的記憶。
2017/12/13 | 精選書摘
「活到快四十歲,今天第一次看到媽媽!」好意思請求撫養費?
開庭的時間已到,三兄弟變成四姐弟坐在我身旁,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三十年來,沒有人見過媽媽,如今即將要在法庭上相見。
2017/12/05 | 精選書摘
《黑水燈塔船》導讀:跨性別與跨世代的創傷療癒
《黑水燈塔船》背景設定在同性戀除罪的九○年代初期,作者勇敢碰觸愛滋病議題,從個人、家庭到政治面去勾勒他心目中的當代愛爾蘭社會,也因此這本書在托賓歷年作品中有著最強烈卻最自在的感受。
「等妳不用帶小孩時再來上課吧!」巴拉圭大學生母親漫長的上學之路
社會學家卡麗娜・巴蒂亞妮表示,巴拉圭的托兒服務尚未成為一項社會權利,最大的困難在於女性的收入不高,必須在工作與學業間做抉擇,或依賴家中女性幫忙,形成一條由母親、妯娌、婆婆組成的「育兒鏈」。
2017/08/24 | 精選書摘
《糖果屋》的童話心理學:物質性過度保護背後,潛藏著人類愛的欠缺
事實上有許多母親都表示「為了孩子好」或「為了孩子著想」,想將孩子送去某處不錯的機構。這究竟是極端的一體感?還是完全的放手?不僅如此,更有不少母親表示:「我想跟這孩子一起死。」而地母神就住在死亡國度。
2017/08/08 | 精選書摘
鍾文音:幫母親洗澡,解除了我對老年身體的恐懼
母親流浪醫院超過半年之後,即將從醫院返家,小說家鍾文音在找不到看護可以協助居家照顧的情形下,決定自己先到北投的一間長期看護中心見習,開啟了她的看護之旅。
2017/08/08 | 吳象元
新手爸爸們,當另一半餵母奶時,你可做這12件事
「你們覺得能順利餵母奶的因素是什麼?」「應該是媽媽的身體狀況吧?」我轉頭跟先生小聲討論著。
2017/06/12 | 精選書摘
為什麼媽媽總是覺得生活很匆忙,爸爸看起來卻悠哉悠哉?
如果夫妻兩人在社交上不是那麼依賴彼此,孩子對婚姻的影響也許就不會那麼大了。但很不幸的,他們非常需要對方支持。我要說的是,當父母的經常是很孤單的,特別是當媽媽的。
2017/05/10 | Abby Huang
澳洲議院首例!議員媽媽國會殿堂哺乳,實踐友善親職的工作環境
澳洲在2016年才立法通過,允許下議院的議員在國會裡哺乳。在此之前,議員只能帶著嬰兒到辦公室或是休息區哺乳。而2015年,澳洲一名女官員才被「建議」快一點哺乳,不然會錯過議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