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21 | 精選書摘
《這是愛女,也是厭女》:必須「賢淑」——五種父權家庭拒斥的女性
「婆媳」、「姑嫂」、「妯娌」是父權家庭中的「特殊的女性人際關係」,除了「姑」之外,其他的婆婆、妯娌都為外姓女性,進入父權家庭都需重新學習跟維持家庭內的人際關係,也同時經營自己被父權家庭賦予的家庭地位。
2019/06/28 | 精選書摘
馬傑偉:從母親身上看自己
想不到這兩年,我從母親身上領悟到人生老去的一些道理,也從她的偏執看到自己的影子。
2019/06/05 | TIME
近年影視劇集的「流行病」——「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
「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與其他心理疾病不同,因為前者通常會涉及虐待他人,而受虐者通常是一個信任自身照護者的人,這種疾病的官方診斷為「強加於他人身上的人為疾患」。
2019/05/12 | 亞瑟蘭
在英國旅行,我與媽媽終於重拾兒時的單純
小時候,我經常在學校當選模範生,得過許多獎項、拿過無數獎狀,然而,沒讀過書、不識字的母親更威,因為,2019的今年,她當選了我一輩子都不可能拿到的獎:模範母親。
2019/05/12 | 精選書摘
劉兆玄憶母親:少了碩果僅存的清朝人,我們家也痛失精神堡壘
我寫完抗戰小說《雁城諜影》,她還沒有看就下了結論:「老五這本書賣不掉,你寫打日本人在台灣沒有人要看,寫國民黨打日本人,在大陸沒有人要看。」如此犀利,當時她一百零四歲。
2019/05/12 | 亞瑟蘭
在英國旅行的日子,我與媽媽的距離終於回到兒時的單純
小時候,我經常在學校當選模範生,得過許多獎項、拿過無數獎狀,然而,沒讀過書、不識字的母親更威,因為,2019的今年,她當選了我一輩子都不可能拿到的獎:模範母親。
2019/05/11 | 精選書摘
劉兆玄憶母親:少了一位碩果僅存的清朝人,我們家也失去一座精神堡壘
一年後我寫完抗戰小說《雁城諜影》,她還沒有看就下了結論:「老五這本書賣不掉,你寫打日本人在台灣沒有人要看,寫國民黨打日本人,在大陸沒有人要看。」如此犀利,當時她一百零四歲。
2018/11/23 | 游家權
歐巴桑聯盟講座紀實:進議會改革,幫父母「收驚」,支持孩子成為他自己
「歐巴桑聯盟」推出了21位媽媽級的無黨派議員候選人,這群媽媽決定參選的原因是什麼?她們的性別政見又有哪些?而有些人認為,她們沒錢沒權、勢單力薄,該如何改變議會政治呢?
2018/11/22 | 游家權
專訪歐巴桑聯盟:「帶小孩」不是退守家中的理由,反而是促使她們參選的關鍵
在全台推出21位議員候選人的「歐巴桑聯盟」,是一群來自「親子共學團」的無黨派媽媽。她們希望打破台灣長期的藍綠惡鬥和金權政治,讓務實且清廉的小民參政成為可能。而這篇專訪包括了:歐巴桑參選的原因、身為女性/媽媽的參選心得,還有孩子帶給歐巴桑們的啟發。
2018/10/30 | 精選書摘
宮崎駿與精神分析:《龍貓》和宮崎駿的經歷有哪些共同點?
《龍貓》的企畫書生動描寫了角色的關係,例如「小月喜歡父親,包括父親的缺點在內,在她的心目中父親永遠是世界第一。」「對小月而言,母親的形象是耀眼的⋯⋯。」令人好奇的是,這些角色是否有參考真實人物,或者其實是作者宮崎駿本人真實的情感抒懷?
2018/10/26 | 精選書摘
《問題不是從你開始的》:早期與母親的分離,可能破壞我們在浪漫關係中的安穩
不是所有的核心語言都源自之前的世代。核心語言的某一特殊質地,反映了孩童與母親分離而感到壓迫的經歷。這一類的分離是生活中最普遍卻最常被忽略的創傷之一。當我們經歷了與母親聯繫的重大斷裂,我們的詞語可能反映了隱形且還未癒合的強烈渴望、焦慮和挫敗。
一名「新二代」17歲的天空:「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媽媽幸福,我自己也過得不差」
旻廷的媽媽和爸爸,在旻廷正值青少年時便離婚了,而後,媽媽改嫁,爸爸過世,一個看似現代社會普遍發生的事情,卻在這樣年輕孩子身上老態地發生了。
2018/09/03 | 精選書摘
《可喜可賀的臨終》:醫師宣告剩下三個月壽命,35歲母親的堅強身影
年紀輕輕便罹患重病,留下年幼子女,獨自離開人世,是多麼令人遺憾的事!本篇案例是一名三十五歲的女性,她被醫師宣告剩下三個月的壽命,而我要與各位分享她如何展現出身為一名母親的堅強身影。
2018/06/16 | BabyHome
媽媽也是人,也會有情緒——八種方法正視它
媽媽不是機器,不可能像機器一樣千篇一律的做完家務。孩子之所以會依偎著你,和你有親密的連結,心理的依賴,都是因為媽媽比機器更有情緒和溫度。
書寫身體與結構:給我共生演化的同伴
在當代資本主義高度發展和燃燒石化能源所造成的生態危機中,人類的存在儘管仍未完成,卻已然造成巨大的破壞。物種、性別、種族等群體分界線依然限制著我們的想像力,人類個體性的充分發展是否可能,又如何可能,仍是一個未完成的存在主義計畫。
2018/05/04 | 洪曉嫻
如果女兒只喜歡穿男生的衣服,該怎麼辦?
我希望帶著女兒去見識不同性別的朋友,看看這些酷兒是如何成長過來的,他們所經歷的快慰與被霸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