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除罪化

毒品禁制政策,是世界各國為了防制毒品之危害,而以法律規定之一切制裁措施,或是預防、治療措施,毒品是指基於「非醫療及科學研究目的」而使用、而足以產生「依賴性」(即成癮性)的精神藥品或麻醉藥品,目前大部分國家對於涉及毒品之犯罪皆採取嚴刑峻罰等嚴格禁制措施。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1/07 | TNL 編輯

美國大選中的公投:多州開放大麻,奧勒岡州解禁藥用迷幻蘑菇

與這次美國大選一起進行的各州公投,共有5個州通過解禁大麻的相關提案,俄勒岡甚至成為美國第一個可以合法使用迷幻蘑菇的州。

2018/12/22 | 讀者投書

台灣禁大麻是因為健康危害,還是「鴉片亡國」的清朝觀念?

全世界每年約有600萬人因菸害而死,2015年在美國因酒精導致肝病而死亡者有21,028人、與酒精相關的死亡數有33,171人,於此同時,因大麻而直接死亡的人數是零,但大麻在台灣卻被歸類在與安非他命同級的二級毒品。

2017/08/20 | 讀者投書

從迷幻藥到抗憂鬱劑,「K他命」也許能解重度憂鬱症之苦

K他命作為抗憂鬱劑的療效,固然令人興奮,但在這個整體研究結果尚未明朗的過渡期,醫療人員與患者都承擔著「仿單標示外使用」與無用藥指南的高風險。

2017/08/05 | 法操FOLLAW

對抗毒品之戰:從菲律賓和葡萄牙看天秤的兩端

毒品問題,一直存在於各國之間,到底該嚴刑峻罰?還是將毒品除罪化呢?在我國吸食毒品或持有販賣毒品都會面臨刑責,最高刑可以判處無期徒刑呢。然而,其他國家又會怎麼做呢?

2017/08/04 | 法操FOLLAW

對抗毒品之戰:從菲律賓和葡萄牙看天秤的兩端

毒品問題,一直存在於各國之間,到底該嚴刑峻罰?還是將毒品除罪化呢?在我國吸食毒品或持有販賣毒品都會面臨刑責,最高刑可以判處無期徒刑呢。然而,其他國家又會怎麼做呢?

2017/05/11 | Lo

林全宣布四年至少投入100億反毒,強調經費無上限、修法加重刑罰

媒體詢問司法國是會議有人提出毒品除罪化,行政院態度為何?林全表示,第一線販毒、製毒的人不可能除罪化,除罪化應該指的是吸毒人。

2017/05/10 | 精選轉載

【圖輯】毒品除罪化合理嗎?先搞懂「上癮」到底是什麼

最近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中,提到毒品應該正名為藥物,並且應該除罪化,引發社會辯論。到底何謂「毒品」、何謂「藥物」、「上癮」又代表什麼?看圖一次搞懂。

2017/04/22 | 精選轉載

以健康為核心的毒品政策(下):毒品施用除罪化與替代監禁的可能

毒品政策的轉型目前看來勢在必行,但相關的經費、人力資源、各方資源的整合協調都仍在起步的階段。要走的路很長,但是先看到問題與方向,逐步調整資源配置,是現在就要開始做的事。

2017/04/19 | 李修慧

司改國是會議委員提議:政府當藥頭、毒品正名化、大麻除罪化

司改國是委員、宜蘭監獄管理員林文蔚指出,現行監所對單純施用藥物者難以有效,施用毒品者在監所反而能遇到更多供應者、更多藥物,而收取戒治費用更是變相懲罰成癮者家屬。

2016/12/12 | 法操FOLLAW

毒品管制在台灣:現行法規還可以改得更好嗎?

蔡英文總統日前表示,到今年9月底,毒品犯已經占了監所總收容人數的四成,她要再一次重申「政府絕不會放任毒品氾濫」。而關於毒品,台灣目前的法律到底是怎樣規範的呢?

2016/10/24 | 意識物 Consciousness

藥物戰爭【 Vol. 3 】:犯人、病人與常人 ── 毒品入/除罪化的單一想像

此為《藥物戰爭:從認知自由、猜火車到藥物除罪爭議》的第三部分:1998 年修法《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便已明示「除刑不除罪」的除罪化理念,但儘管施用毒品罪由抽象危險與刑法基礎都難以立論,至今依舊無法擺脫「社會危害性」過度渲染的評價;若是在討論中缺去藥物的多元面向,雖然為「強力管制」的論述開啟了方便之門,卻恐難以理性思考何種藥物政策才能真正治理「毒品」的危險,或是開發「藥品」的實益。

2016/08/19 | TNL香港編輯

聯合國批菲國總統掃毒手段嚴重違反法治,杜特蒂︰只有一千人被殺

杜特蒂競選菲律賓總統時承諾,一旦當選將「殺光全國犯罪份子」,成功當選的他正一步步實踐他「以暴易暴」的計劃。

2016/08/19 | TNL香港編輯

聯合國批菲國總統掃毒手段嚴重違反法治,杜特蒂︰只有一千人被殺

杜特蒂競選菲律賓總統時承諾,一旦當選將「殺光全國犯罪份子」,成功當選的他正一步步實踐他「以暴易暴」的計劃。

2016/08/19 | TNL香港編輯

菲總統涉鼓勵私刑、未經審判殺死過千疑犯 聯合國批「嚴重違反法治」

杜特蒂競選菲律賓總統時承諾,一旦當選將「殺光全國犯罪份子」,成功當選的他正一步步實踐他「以暴易暴」的計劃。

2016/08/03 | 精選轉載

由毒品除罪化看《刑法》:因社會機能失衡而導致的犯罪,不會因為一再重罰而消失

《刑法》的存在應該要配合學校生命、法治教育,使人理解社會、國家存在的意義與秩序,這樣的刑法制度才有存在的必要與用處。如果只是單純將《刑法》視為萬靈丹,造成的結果恐怕就是社會秩序的徹底崩解,法律被所有人視為作秀的工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