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1 | 余杰
從菩薩到魔王(上):彭湃成立「農民運動講習所」,就是共黨的黃埔軍校
蔣介石失敗前沒有想到的,也是彭湃生前沒有看到的,是一個有悖於常識的事實:規模很小的農民運動講習所成為黃埔軍校的剋星。共產黨對農民講習所的壟斷,使農民運動成為共產黨的「獨門絕活」。
2018/10/28 | 精選書摘
《沒有安全感的強國》:毛鄧二人的權力基礎,來自宮廷文化的「輩分」
儘管中共派系林立,但大多數外交政策問題是由最高領導人自行其是,這使得一系列決策帶有一以貫之的風格和謀略,並且被嚴格地執行。
五個鮮為人知的毛澤東冷知識
毛澤東一生最喜歡吃辣椒?毛澤東的消化道有甚麼易於常人之處?毛澤東和汪精衛到底有甚麼關係?毛澤東有沒有反社會人格?茅台酒這麼紅,是不是因為毛澤東愛喝酒呢?為你揭露毛澤東的五個鮮為人知的小知識!
2018/08/20 | 讀者投書
《激情之時》我們未必都明白當下拍到什麼
整體來看巴西導演João Moreira Salles的紀錄片《激情之時》,影片並不特別著眼於抗爭、革命的失敗或成功,反而去強調人身處於前所未有的激情時空下、巨大的陌生經驗時,面對真實的局限性。
2018/08/08 | 余杰
從中國版王炳忠看「國粉症候群」
反共並不意味著必須成為國粉、蔣粉,將反共的期望寄託在昔日一敗塗地、今日亦萎靡不振的國民黨身上,只能是一廂情願、明珠暗投。共產黨固然蠻橫殘暴,但國民黨難道就遵紀守法、天下為公嗎?
2018/08/02 | 精選書摘
文革對維吾爾的迫害,讓新疆自治區永遠無法「自治」
毛澤東的妻子江青對丈夫的意識形態有著狂熱崇拜,她似乎特別仇恨少數民族,她將這些少數民族描述為「外來的侵略者」。
2018/07/30 | 精選書摘
毛澤東與尼克森的「乒乓外交」:幾乎不值一文的桌球,提供了無價的服務
當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一九七一年十月,於聯合國取代了台灣,成為中國的唯一代表時,北京當局獲得了實質的回報。這個小小的白球也讓北京獲得重要的理由,終於重返奧運的大家庭。
2018/07/12 | 區家麟
因為早死,所以不死:古巴特產切.格瓦拉
「因為死去,他還活着;也因為早死,一位英雄來不及變成一個惡棍。」
2018/06/01 | 余杰
大一統就是大災難,「四川獨立」可避免大壩與饑荒的浩劫
四川獨立並非不切實際的異想天開。如果將大一統的中國解構成「百國爭鳴」的歐洲,四川如同居於歐洲心臟的德國,拙樸淳厚、堅韌不拔、奮發圖強的四川人一定能創造屬於自己的美好生活。
2018/05/31 | 張宇韶
走過那個革命與嬉皮並存的年代——1968五月學運
學生從不是進行階級鬥爭的「主體」,雖然學運能使國家與社會陷入癱瘓與停擺,揭露社會穩定下的矛盾與假象,但這樣的一個全面性事件,最後卻輕易被戴高樂政權所瓦解。這又說明了什麼意義?
2018/05/28 | 精選書摘
毛澤東預告美軍會在仁川登陸,但金日成連防守都做不到
毛澤東其實從7月開始就想把部隊派過去,從我們現在的中國的檔案文獻和俄國的檔案文獻來看,他至少三次提出這個問題。
2018/05/28 | 精選書摘
蘇聯人在《中蘇條約》耍心機,毛澤東一看就火了
從這個檔能想像到史達林非常憤怒。但是,1月28日蘇聯把中國起草的草案退還回來的時候,基本上沒有修改,基本上同意了中國的方案。
2018/05/28 | 新公民議會
所謂「狼性」:共產黨欽定價值觀流竄入台的故事
狼性根本不是正常中國人引以為傲的性格,而是中共刻意鼓吹的一種「官方欽定民族性」——流氓無產階級性格——不過就是中共喉舌自欺欺人的一個夢幻泡影罷了。
2018/05/17 | 精選書摘
《低端人口》:離開農村尋活路,成為北京地下城百萬「鼠族」
北京的房價居高不下,於是很多勉強維生的勞工便不得不生活在地底。這批約有一百萬以上的「鼠族」擠在這城市的臟腑。他們不能登記戶口,而少了戶籍證明就無法擁有許多社會保障、健康保險,或幫孩子註冊入學等基本權利。
2018/04/22 | 精選書摘
毛認為,為了不激起民眾反抗,在城市裡少殺些人是可以接受的
被害人都跪在地上,雙手用鐵絲綁在背後。大概有六個公安站成一排,冷漠地朝他們的後腦勺開槍。他們倒地後,有些人的腦袋已經裂開了,有些頭部只有一個光滑的小洞,還有些人則腦漿迸裂,濺了一地,甚至濺到了旁邊犯人的衣服上。」一些人甚至興高采烈地踐踏著屍體。
【嘉義國際藝術紀錄影展】戴上友善的面具作朋友:《假孔子之名》
孔子學院其實是中共對世界洗腦的工具!這種說法對於國際政治敏感性特低的台灣人來說簡直是危言聳聽,不過就是學個中文,有這麼嚴重嗎?政治歸政治,文化歸文化嘛!美國白人有這麼笨,學幾句中文就開始認同中共的意識形態了嗎?
2018/03/29 | 讀者投書
【時評劇】假如毛澤東遇到習近平,他會說什麼?
Parody是一種針對時事的諷刺文體,常以尖酸的情境展示現實的荒謬,想像一個沒有言論審查的春晚,舞台上站著毛澤東、習近平和中國領導集團的「諸公」們,他們會併出什麼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