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6 | 精選轉載
最新民調結果︰民意仍然堅實,處境造就升級
在最新的民意調查當中,對警察「零信任」的比例首次超過五成。這基本上說明香港已處於不能管治的狀態,警察的武力失去了認受性,市民不單止不願意配合,更會有人主動反抗,而反抗者會受到其他市民的讚賞和掩護。
2019/10/14 | 黎蝸藤
辛亥革命的多重偉大意義:一場帶有遺憾的民族革命與民主革命
辛亥革命是現代第一次思想啓蒙運動(革命宣傳和漢人民族意識的興起)的直接成果,也為第二次思想啓蒙運動(新文化運動)奠定基礎。革命的成功與建國之後的短暫實踐,本身就是一次極好的啓蒙。比如,國家領袖應該是公僕,而不是父母官。
2019/10/04 | 區家麟
反蒙面法:動用殖民地惡法的新殖民政府
今日動用殖民地惡法,跳過立法會,不容許蒙面;明天,可以縱容警方權力,學習宗主國行政拘留,引入尋釁滋事罪;後天,可以禁止你上網、封你報館。表面反蒙面,實則引入緊急法,令大家習以為常,習慣殖民地政府作惡。
2019/10/02 | 讀者投書
社群與世代:從社會學角度析論香港的概念轉型
從社會學角度出發,本文試圖説明有關香港的論述與相關的概念,都隨著歷史和社會變遷而發展出新的含義,前所未見。
2019/09/29 | 李修慧
【圖輯】中國建國70週年前夕,愛沙尼亞、波蘭、哈薩克等24國聲援香港「反送中」
中國70周年「十一國慶」將近,28日、29日週末,全球至少24個國家、共65個城市響應聲援香港追求反送中「五大訴求」的活動,是6月9日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海外最大規模的集氣聲援。
2019/09/28 | 讀者投書
你聽過「民主教育」嗎?培養學生不被機器人取代的能力,其實跟工業時代一樣
「教育不是培養學生適應未來、不被機器人取代,這與過去工業時代要培養工廠所需的人才並無二致。真正重要的是讓學習者成為他自己,當他掌握對自己的認識,他便有意識和能力去學習、甚至為社會創造價值。」
2019/09/27 | 蕭雲
中二生:與其去做烈士,不如去前線多救一位手足
外間常批評「小朋友」荒廢學業是受人利用,但中二生「Pepe」回應︰「佢哋話應該專心讀書,冇錯,我依個年紀應該求學。但佢哋都應該反思壓迫有幾大,點解有咁大嘅壓迫,令我哋出嚟爭取民主。」
2019/09/26 | 精選轉載
香港之夏、印尼之秋:不自由毋寧死
「民主」不可能完美,但它給予人民一個渠道,一個嘗試,以及一個改變的希望。香港理論上應能推動更佳的民主進程,惟至今仍是原地踏步。
2019/09/25 | 區家麟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
印尼前總統「民主推手」哈比比逝世 任內開放華文教育
印尼前總統哈比比雖然僅執政兩年,但其任內不顧保守勢力反對,堅持民主化路線,為印尼的民主化奠定了基礎。
2019/09/09 | 林勉一
邊個「教壞」香港人?
公民教育及通識科就像疫苗,減少犬儒、無知、盲從、民粹等對民主開放社會有害的東西。可是給香港這個不民主社會服用民主社會的疫苗,會產生排斥反應。
2019/08/26 | 陳婉容
為何移民美國又要當「護旗手」?
對有身分認同問題的美國華人來說,中國崛起和「民族復興」讓他們不再恥於談論中國,自自然然地就當起護旗手來。而且,這種中華民族復興不止是民族主義,這種民族主義是擺明跟中共綑綁在一起的。
如何回應反對示威者的7項常見質疑
坊間有很多批評示威者的聲音,例如認為抗爭是以民主為名的獨裁、批評示威者暴力、質疑為何示威者有事時要找警察等,以下是一些回應。
2019/08/22 | 區家麟
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韓國記者李容馬的遺作
病塌中的南韓記者李容馬總算看到,公正的民主選舉把文在寅推上總統之位;他可以懷着希望,在遺作用上《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這書名。而香港人的催淚彈時代、高壓管治與陰謀暗算才剛剛開始。
2019/08/17 | 德尼思化
港講《美麗新世界》:關於洗腦、經濟至上以及自由抗爭之書
經濟發展,帶來社會進步,但到底什麼叫做「進步」?很多時候,統治者定義的「進步」,只是為了他們穩定繼續站在社會高位,壓抑、剝削人民以謀一己私利。
2019/08/13 | 李修慧
聯合國:港警封閉空間射催淚彈違反國際標準,促請港府調查
聯合國人權辦公室表示,執法人員以國際規範禁止的方式使用致命武器。例如,多次將催淚彈射入擁擠的封閉區域,並直接射擊各別示威者。新聞稿表示,聯合國敦促香港當局立即調查這些事件。
發大財之後,就一定能民主化嗎?
習近平打擊政敵與控制社會的力道都在加強;在國際,中國輸出與「華盛頓模式」相反的「中國模式」,在政治上推廣並拉攏其他威權統治者,可見其統治者不會輕易地接受民主化。
2019/08/08 | 陳婉容
在這場運動中,但願香港的少數群體都可以找到自己身位
歧視和貼標籤很容易,真正理解很困難,如果我們在這場運動中想像的,是一個每個人都可以活得自由的民主社會,我們就不能只靠叫口號,也不能只靠打倒敵人。真正的敵人許多時候在我們心裡。在這場運動中,假如在香港的少數群體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身位,在建設民主社會的途中可以表達自己的聲音,我覺得絕對是這場運動最偉大的成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