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緣分到了,臺灣就會更民主?民主改革阻礙的四大阻礙
媒體的關切與民眾的輿論,是促使政府修改政策的最大動力,就如同318太陽花運動等匯集數十萬人的抗議行動,能對政府產生龐大的壓力、迫使政策暫緩。因此,只要更多的人瞭解制度的問題與改革的迫切,就有機會帶來改變。
2018/10/10 | 李秉芳
「台灣」還是「中華民國」?5000字的「國慶演說」,蔡英文總統說了什麼?
今天的演說當中,蔡英文提到台灣48次、兩岸14次、中華民國6次,去年國慶演說則是提到台灣、兩岸各19次,中華民國3次,台灣明顯增加。
越是民主的國家,越容易遭受金融風暴的襲擊?
民主真的百利而無一害嗎?答案可能沒有我們想像的美好,在一篇最新出爐的研究論文裡,在史丹佛大學政治系任教的Lipscy教授指出,與非民主國家相比,金融危機比較容易發生在民主國家,
2018/09/17 | 精選書摘
《政治啥玩意》:為何蠻多內閣制國家正準備朝總統制轉型,反過來卻相當罕見
暫且不管美國革命究竟來自何種歷史背景環境,在此首先要指出一個被多數學者所忽略的事實,也就是美國在革命後的選擇民主總統制,其實是不合邏輯的。
2018/09/13 | 觀念座標
站在台灣這一邊:西方應聯手抵抗中國對台灣的欺凌
台灣是一個繁榮的獨立民主國家,不想接受中國的共產主義制度。它尋求、也值得其他民主國家的支持,其理由是很簡單的道德原則:民主國家有自決的權利。
政客名嘴掛在嘴上的「民粹」,究竟是什麼意思?
民粹主義的共通點在於:跳過既有的民主程序,尤其是貶低多元主義和各種政治參與和競爭的重要性,它不是民主的缺陷,而更像是民主的延伸物——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必同意民粹者的手法,但仍需認真討論他們對現狀體制的批判。
2018/08/21 | 精選轉載
人多必有白痴,跟白痴共同做決定,民主投票好在哪?
花那麼多力氣投下一票,感覺又不能改變什麼,好像不是多理性的行為,但只要可以持續保留民主有投票的機會,不管個體支持藍綠白紅黃,只要可以定期讓全民檢視這套價值觀,就沒有什麼東西是可怕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討厭中國,強調自己是民主自由的台灣。
2018/08/20 | 李修慧
近百年僑團改掛五星旗之際,19歲「中國」青年揮「中華民國國旗」抗議
這些「民國派」有些是民間維權人士,有的是1949年滯留在中國的國軍後裔,有些跟國民黨有一段淵源,最重要的是,他們都認同「中華民國」。
台灣民主「倒退」了嗎?回應天下雜誌《用錢買的台式民主》專題
天下雜誌「用錢買的台式民主」專題引來熱烈討論,但綜觀世界上的各項民主評鑑指標,鮮有將選舉投入經費多寡作為評斷指標,加上誤採部分數據,以此做為台灣「民主倒退」的認定,恐怕有失公允。
2018/08/12 | 羊正鈺
蔡英文展開「同慶之旅」拜訪兩友邦,中國僑團已揚言發起抗議
蔡總統12日到20日出訪友邦巴拉圭和貝里斯的「同慶之旅」,共計9天8夜,此行去程過境美國,同行的陳菊將留在美國境內宣慰僑胞,預計走訪洛杉磯、舊金山、鹽湖城、鳳凰城等城市。
2018/08/06 | 李修慧
限時大使24小時離境,沙國為何槓上「沒什麼貿易關係」的加拿大?
32歲的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奪權成功後,的確開始落實他的「進步新政」,但2018年5月,他又開始大肆逮補異議人士。
2018/07/12 | 精選書摘
《美國的反智傳統》:福音派與原始主義如何開啟美國人的「反智」意識?
「反智」是建立在一組虛構與抽象的敵意之上的。他們把「智識」與感情(feeling)對比,因為他們認為智識缺乏溫暖的情感。智識也被與品格對比,因為他們認為「智識」代表聰明,而聰明很容易就變成狡猾或是邪惡。它也被與腳踏實地對比。
2018/07/12 | 精選書摘
《美國的反智傳統》導讀:美國為何選出川普?本書就是最重要的解答泉源之一
美國的歷史實在太獨特,它是一個移民國家與墾拓社會,相對於歐亞的古老國家,美國文化很年輕,大家也會對它作不同的形容,但是用「反智」(anti-intellectualism)貫穿其中,這倒是聞所未聞。然而作者並非市面上一般語不驚人則不休的商業性寫作者。
2018/07/02 | 精選轉載
台灣是棋子還是棄子(下):台灣會像南越那樣被美國背叛嗎?
美國的國家利益是捍衛台灣的「事實獨立」。那麼美國有沒有可能支持台灣的「法理獨立」呢?決定法理獨立對事實獨立的效應為何呢?那就是美國與中國的關係。
2018/06/28 | 精選書摘
ㄧ位心理學家的療癒書寫:以愛或正義為名的國家暴力不會手軟
每場運動,都在考驗政府與社會大眾對多元價值的容忍度,在平衡社會偏執的方向,社會運動若能和平落幕,彼此協調退讓,台灣的民主自由基礎將更扎實,若以流血暴力收場,社會的開放會大幅度倒退。
2018/06/25 | 李修慧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成功連任:他曾推動廢死,也曾整肅7萬人
2016年的政變是艾爾多安統治的轉折點,他在未遂政變後發動歷來最大規模的整肅,約有7萬7,000人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