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


Related Tags:
民主 自由
  • 確認
  • .
2017/11/17 | 精選轉載
美國的民主與聯邦主義,造就亞歷桑那州成為全世界最先進的無人車實驗場
亞歷桑那州能變成無人車的實驗場,處於人類科技的最前沿,靠的正是主政者的態度。而美國的民主,搭配獨特的聯邦主義,不但不會阻滯科技發展,反而繼續帶領人類前進。
政體變遷的國際面向:民主輸出、威權擴散與中國因素
中國的對外援助真的讓其幫助的國家更不民主或更威權嗎?甚至,中國是否是直接或間接促成全球大規模「民主退潮」的原因之一呢?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可能要從政體變遷的國際因素、民主擴散與輸出,還有威權統治的國際面向等幾個關係密切的研究議題一步步來討論。
2017/11/03 | 讀者投書
認識作為選擇的基礎——不了解中國,不符合台灣人利益
常言「知己彼,百戰勝」,透露的是敵我關係。我們或許可以說,兩岸自今仍處敵對,惟程度之差別。只是,對於這個鄰近的「想像的敵人」,我們認識到了什麼?又出現了什麼轉變?是否與實際存在落差?這個巨大的「中國因素」究竟生做啥款?
2017/09/22 | Green
東協的骯髒真相:想穿過一片泥濘,不可能不弄髒鞋子
我知道現在的年輕人最看不起官僚、最討厭做表面功夫,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好。可是當年輕人想來東協工作前,應該要想想看這一件事,『我真的能夠捨棄掉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台灣價值嗎?』
2017/09/07 | 法夢
【民間自衛工具系列】法庭監察——如何做?有甚麼作用?
法庭監察令司法程序透明化,亦令公平、公開、公正的聆訊得以實踐,過程所產生的報告亦可成為司法改革的參考。
2017/08/23 | 讀者投書
如果太陽花學運時遇到世大運,我們的選擇會不會就此不同?
一個民主的國家是可以容許不同聲音的,衝突當然也會很正常的發生,我們不能一面想要民主,一面又想要大家安靜。
為什麼我們需要從文化深耕、喚起台灣認同的培力行動?
自從太陽花學運後,台灣的民主歷史、地方敘事、社會議題被更多人認識,這都歸功於各個民間團體,將資源花在培力人民民主意識、提升人文思考等。
2017/08/01 | TIME
四個QA告訴你為什麼波蘭政府被指控「摧毀民主」?
抗議是在7月20日的一場投票後而起,波蘭眾議院通過了一項法律草案,將解任該國最高法院的所有法官,並讓總統根據司法部長的要求,重新進行任命和並伸手影響法官的工作。
2017/07/25 | Project Syndicate
為什麼他們有資格投票卻被禁止?你應該知道的美國民主選舉威脅
太多的美國人並沒有意識到選民壓制正在進行,而且對每個從選舉所建立起來的民主,都有累積、破壞性的影響。
2017/06/24 | 精選書摘
甘迺迪總統:真正勇敢的政治家,保持自己的尊嚴比贏得眾人的聲望更重要
在記述了八位參議員們的政治風範後,約翰・甘迺迪闡述了他對政治勇氣的意義,也表明了他更加明白林肯那句話的智慧:「幾乎沒有一件事一無是處或者十全十美。幾乎每一件事,特別是政府的政策,總是利弊不可分割地結合在一起,需要我們不斷對利和弊哪個作為主導做出最佳的判斷。」
2017/06/04 | Lo
「兩岸最大的距離是民主」:六四事件28周年,蔡英文呼籲早日釋放李明哲
蔡英文總統說,台灣願意跟對岸分享民主轉型的經驗,借助台灣的經驗,她相信,中國可以縮短民主改革時的陣痛,「民主的路上,有人先到,有人晚到,但終究會到。」
2017/05/24 | 李修慧
「美國的空氣真自由!」中國留學生演講遭批「辱華」後,致歉說「深愛祖國」
這名留美中國學生表示,以前,我以為政府才能定義真相,現在,我才知道,公民參與不只是政治人物的事,每個人都有參與和支持變革的權利。
2017/05/17 | 精選書摘
上一堂最生動的國際關係:貪腐沉淪的菲律賓,《私法拘留》訴說底層人民悲歌
菲律賓國父黎剎在即將就義之前,曾經在《永別了,我的祖國》這首訣別詩中寫道:「我將去之國,沒有暴君也沒有奴隸,那裡親善和睦,一切統於上帝。」而現今的菲律賓,似乎早已不是他的理想國。
2017/05/09 | TIME
在川普時代選擇追隨威爾遜的鬼魂,或是美國優先?
對於威爾遜的一些自由派批評者而言,當他們發現現任總統川普支持他們的論點時,可能會感到有些為難。川普提出的「優先讓美國再度偉大且安全」政策,其實在很多方面與對威爾遜的批評相呼應。
2017/04/20 | 精選轉載
缺乏民主制度制衡,德國當代最偉大的領袖也逃不過腐敗與黑箱
黑箱和腐敗都是政治遊戲的一部分,如果沒有公開透明的方式,這些問題會更加嚴重,即使這樣偉大的艾德諾也會有同樣的情況。
2017/04/20 | 精選轉載
在德國享受民主果實卻支持土耳其獨裁的移民們,他們的原因聽起來很耳熟?
現在這樣公投的結果,德國心中難免產生更大的疑問。這些土耳其人在德國生活在一個封閉的社會,看土耳其的報紙和電視,通常也只跟土耳其人通婚。他們享受德國民主和經濟的果實,卻不了解《基本法》的意義,和德國立國強盛的基礎。
為何雅典人要蘇格拉底死?
蘇格拉底似乎擁抱雅典民主的精神,不論在街頭還是法庭都想以道理說服群眾,最後即使民主制度要奪去他的性命,也始終選擇去服從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