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8 | 李秉芳
唐鳳的「暖實力外交」到紐約:台灣知道人權、民主被打壓的感受
唐鳳說,將數位治理概念納入施政方針,這全世界都想做,因此在國際上沒有政治衝突,台灣在「暖實力外交」上大有可為,也比較不會被打壓。
2018/06/12 | 精選轉載
梁天琦︰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我無否定香港民主進程節節敗退的殘酷事實,我只是覺得在最壞的時代,人的責任也就更為重要。放眼當下,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2018/06/07 | Project Syndicate
美國建國先賢擔憂的民主危機,正發生在川普身上
美國民主實驗尚未出現生存危機。但毫無疑問,川普時代的川普正在經歷建國先賢麥迪遜做出警告——有能力讓「互相衝突的利益服從於公眾利益」的「開明政治家不常有」——時所預見的問題。
2018/06/04 | 王陽翎
年輕人坦言「對六四無感覺」,或許是件好事
作者認為年輕人直率地表達「對六四無感覺」,遠比他們選取不合理的理據旨在長期激辯,更為真實;人們掌握真實的社會現況之後,才更可以辨清公民社會還有哪些重要的價值所在。
台灣人支持民主嗎?再探台灣民眾的政治態度
台灣民眾對於政治的態度,轉向了哪裡呢?是選擇「在有些情況下,獨裁的政治體制比民主政治好」,還是「對我而言,任何一種政治體制都一樣」?
2018/04/24 | 精選轉載
如果能像中國養出聽話又奴化的國民,金正恩何必玩核彈?
李登輝這黨國機器養出來的技術官僚,不但不怕民主,還披掛上陣,自己搞民選總統。「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噁不噁心?
2018/04/19 | 精選書摘
六○年代日本學運學生之死,促使新左運動青年重探自己的人生
獻身社會運動,最後死亡的運動者所留下的記憶,促使許多日本新左翼的學運青年去重新探尋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擔負受傷的危險,犧牲自己的未來以及家庭關係,甚至犧牲生命,也要參與運動的這些人,成為運動者形成自我主體意識的鏡子。這種犧牲自我的運動者形象,給了他們不能妥協、必須自我變革的無形壓力。
2018/04/04 | 讀者投書
宜蘭民主運動為何唾棄促轉會主委黃煌雄?
黃煌雄既不尊重郭雨新、也不感謝林義雄、更瞧不起郭雨新與林義雄的老戰友。他打的算盤,其實是在宜蘭另立和國民黨妥協的黨外勢力,終於致使宜蘭黨外正統傳承勢力唾棄他。
2018/04/02 | 讀者投書
公民儒學:一種具台灣特色的民主理論
透過儒學來結合羅爾斯的政治自由主義所發展出來的民主特色,可以說是屬於「知識臺灣」的「臺灣理論」,除了能夠彰顯臺灣的民主特色之外,未必不能給予歐美國家一些啟發。公民儒學的提出,值得我們進一步考察。
2018/03/30 | 沈建一
台灣不該獨尊儒家思想:總統都直選了還在「君君臣臣」?
儒學長期以來一直受權貴者愛用,將其以仁為本的生活規範化作箝制思想自由的愚民利器,培育出許多唯唯諾諾、瞻前顧後、喪失求真求新精神的人,和現實社會嚴重脫節,我們應該掙脫這個緊箍咒,鼓勵實話實說與學用合一,才能為社會帶來真正的進步。
2018/03/19 | 沈建一
駐外看台灣(八):只選舉而不監督,怎能稱作為民主?
許多台灣人都把「當官」看作大富大貴的途徑,但許多歐美民主國家的「民意代表」,都不是高薪的代名詞。無法確實「選賢與能」,又無法落實對民意代表的監督,我們被政客看輕,也不奇怪。
「獨裁」在南美洲不是大事:某個程度上,民主無法解決人們的問題
一旦你理解了棄權的邏輯之後,你就會明白要從整個政治體系裡全然地放棄權利是件難事;某些人的「不參與」就會將機會讓給他人。
2018/03/12 | 羊正鈺
唐鳳的數位外交再突破,赴梵蒂岡暢談「台灣民主」
唐鳳表示,她未在會中談論或批評中國,因為她的主軸是介紹台灣民主化,所以她開頭就從總統蔡英文的台灣價值談起。
2018/03/08 | 羊正鈺
不用再「含淚投票」了!「反對票」公投完成第一階段連署
「這種論述,對於兩大黨而言,其實是可怕的。因為民進黨或國民黨可能會很擔心,在這種選舉制度之下,兩黨政治不一定是選民所要。這背後的政治算計,可能只是懼怕新勢力崛起...」
2018/03/08 | 江河清
以「民主」之名正當化反同公投,但公投就等於民主嗎?
反同團體經常以「民主」之名強調反同公投的正當性,但公投等於民主嗎?難道「少數服從多數」不是民主嗎?
2018/03/08 | 新公民議會
用歐洲日本的內閣制合理化中共修憲,完全是刻意混淆
有些民主國家的領導人可以不停連任,沒有任期限制,它們仍是當然的民主政體,專制國家的領袖即使定期更換,但不管再怎麼換,也仍然是不民主的專制政體。
進擊的民主:經濟學如何看待民主化?
每個國家民主化的過程,各有一番血淚辛酸,但其中是否有什麼雷同之處呢?經濟學家喜歡挖掘各個案例的共通性,而他們又是如何看待民主化的呢?而「機會成本」這個概念便和「選擇」、「民主化」有些關聯。
2018/03/06 | 精選轉載
中國式民主有三寶:儒教、共黨、美國大佬
共產黨的領導階層做對了一件事,他們放出來了數以百萬計的留學生。這些脫離祖國洗腦控制的青年,就算是最義和團的那類,照樣也接觸了西方文明、民主自由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