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國民法官制度:國民參與審判之源起與流變
被當作國民法官制度參考基底的日、韓兩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在其國內試行後,個別有什麼樣的狀況?本文將從司法官體系的僵化開始談起,試著一一回答上述問題,期望能有助於大家更了解這個制度的源起與流變。
2018/07/08 | 法操FOLLAW
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王牌大律師》的司法正義論
在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指責檢方,認為檢方並非依證據起訴,而是順應民意。但檢察官醍醐卻不認同。他表示,檢察官是人民的公僕,當然應該回應人民的期待。透過這場死刑激辯,我們回頭檢視台灣的狀況。
朱家安:根本就沒有自己的身分證自己設計啊
身分證設計比賽重要,因為它不但關乎設計,也關乎人對國家的看法。當特定的設計呈現了民眾支持的價值脫穎而出,官方該怎麼做?這背後其實涉及一些乍看之下不見得會意識到的細節。
當「民意」和「黨意」衝突時,立委該如何抉擇?
根據立院黨團的「罰款價目表」委員會甲級動員未到或未表決罰5000元,重大議題罰1萬元,院會通通以1萬元來計算,且單日最高可罰3萬。有了這樣的罰則,當黨意和民意發生衝突的時候,立委會如何做決定呢?
由「電子呈請」看智慧政府如何吸納民意
若然電子呈請機制僅讓議題對立雙方比人數、比大聲,對解決社會問題恐怕無甚助益。
2017/10/22 | 精選書摘
人們常說選舉反映民意,但「民意」是否真的存在?
在贊同與反對之間,還存在著各種不同程度的灰色地帶,但公民投票卻強行將灰色地帶區分為黑、白兩端,選舉結果也無法反映出灰色地帶裡的意見。
總統怎麼「使用」民調?白宮解密檔案的統計分析
這些內部資料與統計分析,對傳統民主理論產生挑戰。首先,政治人物並不一定照全民意志的平均來做決策,而是在各議題上會選擇性的照部份群體的態度來走。並且,政治人物是會先主動收集民意再產出策略,因此從來就不是直接的「反映民意」。
當選舉做不到課責也無法「選賢與能」,民主還剩下什麼?
本書的兩位作者Christopher H. Achen與Larry M. Bartels,從過去近百年政治行為的相關研究來個大回顧後,認為:上述兩大民主論調都禁不起實證研究與統計資料的考驗;人們的民意達不到這兩種論調背後該達到的基本要求。
2016/08/30 | 精選轉載
官小民大,放任政治人物亂咬也沒關係,這才是台灣該有的未來願景
政治人物該放出訊號給選民,而選民也該適時鼓勵既有善意也有能力的政治人物,兩者如魚幫水,水幫魚,不因一時的小誤失,而毀壞長久的往來關係。
2016/06/19 | 法操FOLLAW
是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談《王牌大律師》的正義論
判死不判死,標準何在?我們從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和檢方醍醐的死刑激辯中,也許可以來思考看看臺灣的死刑現況。
2016/05/20 | 朱建豪
因為「民主」普遍的兩個缺陷,蔡英文不應該成為滿足大眾慾望的阿拉丁神燈
中國知名的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的主持人羅振宇斷言:「最慘的結果是什麼?民意、輿論綁架了權力,再讓權力做出非常不理智和荒唐的事情。這就是所謂的:民意,綁架權力;權力,出來作惡。」
2016/05/13 | 精選轉載
如何促進經濟成長?中央少抽點稅,還錢還權給地方
如果民主選出來的中央政府因為組織僵固而無法反意民意,那我們就跳過這中央政府,還權、錢於地方。
2016/04/20 | 精選轉載
台灣人比的不是智商或情商,而是情緒爆發的能力
「在情緒掛帥下,台灣社會三天就要答案,不等法律,不等科學,媒體為了收視率及報份,通常未審先判。」
國民黨想擦亮百年老店的招牌,何不設立「動物福祉促進委員會」?
台灣是一個生物極為多樣性的島嶼,每種動物都有其不同的生態環境,因此,若想制定合乎各種動物福祉的規範辦法,必須要有非常專業的學者專家參與不可。
2016/03/22 | 歐陽正霆
如果當初劉政鴻面對大埔事件也說「用i-Voting解決」
i-Voting以議題取向的方式包裝市長個人的政治責任。不論結果通過與否、投票率有多低、勞民傷財的程度,甚至伴隨的爭議,在下次選舉前市長都毫髮無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