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6 | 精選轉載
最新民調結果︰民意仍然堅實,處境造就升級
在最新的民意調查當中,對警察「零信任」的比例首次超過五成。這基本上說明香港已處於不能管治的狀態,警察的武力失去了認受性,市民不單止不願意配合,更會有人主動反抗,而反抗者會受到其他市民的讚賞和掩護。
2019/09/27 | 區家麟
一場自取其辱的對話騷︰七點觀察和三個結論
林鄭月娥的「對話會」,等六人問完問題才回答,根本沒有「交流」,不算對話。這種技倆有兩大好處:一,不用一問一答也無法追問,林鄭不用直接受到質詢;二,六人講完,每人幾條問題,林鄭自然可以選擇性答問,迴避敏感問題,觀眾則唔多覺。
2019/09/27 | 林彥邦
林鄭月娥扮聆聽,倒不如讓「對話會」變「藍絲大會」
不必自high發言的市民質素有多高,多感動「香港人真係好叻」之類,因為事實上,他們的發言無論質素有多高,理據感情多麼充分,對政府而言都不是啥回事,他們要的是「人」,有人願意和林鄭對話才最重要。
2019/09/16 | 精選轉載
反修例示威民調:民意沒有逆轉
政府的算盤本來是再拖下去市民會對暴力升級感到煩厭,便可迎來民意逆轉。
2019/08/30 | 精選轉載
民意逆轉?齊來看看各項民調數字⋯⋯
近兩個月有不少重要的民調數字,探討市民對警民衝突的責任、雙方有否使用過份武力、堅持「和理非」原則等問題的意見,讓運動中人理解為何運動能維持至今和應該如何走下去,有很重要的啟示。
2019/08/07 | 公務門小三
主張「H漫無碼化」的日本議員成功勝選,但台灣的「少數聲音」可沒這麼幸運
反對動漫和遊戲打馬賽克的日本議員參選人山田太郎在日本勝選,但同樣具有「少數人意見」的候選人,在台灣想要選上的難度卻大大提升,除了倡議常常不在「選民服務」原因之外,不分區的門檻限制也是一大原因。
2019/08/06 | 周保松
林鄭月娥記招看似了無新意,背後其實有重大策略改變
我認為,林鄭在8月5日的記招絕不是無意義地重覆之前的東西,而是有了重大的策略改變。我大膽估計,這個改變是自六月以來,令她首次在民意上得分。
2019/05/09 | 蕪菁雜誌
史上最戲劇性美國總統大選:腹背受敵的杜魯門,如何從民調落後兩位數反勝?
從人人不看好的弱勢總統,選前民調落後兩位數的窘境,到華麗逆轉。杜魯門的1948選戰,堪稱是民主政治史上最振奮人心的經典案例。
「愛家」動員又如何,「選服電話」這樣打才有用
愛家「動員」時最頻繁就是5分鐘就有一通,但如果不是進到「選服案件」的處理流程,就算打了再多通的選服電話,到底有什麼用?
2019/03/27 | 湯米
【插畫】無限期支持勇者,證明我們不是笨蛋
畢竟改革不是一朝一夕,現狀仍然維持,貨物仍在推銷,遊行仍然允許,最重要的是群眾已經下了決定,怎麼可以在這時候反悔呢?
2019/03/26 | 湯米
【插畫】無限期支持勇者,證明我們不是笨蛋
畢竟改革不是一朝一夕,現狀仍然維持,貨物仍在推銷,遊行仍然允許,最重要的是群眾已經下了決定,怎麼可以在這時候反悔呢?
2019/02/19 | 讀者投書
「民粹」真的不是好東西嗎?讓我們從生物學談起
民粹主義的一個重要條件,就是人民自認處於不佳的社會環境並尋求改變,這其實和大腦與身體內部組織的相互運作十分相似,而這樣的現象更不一定只會有「負面」的效果。
2019/02/17 | 讀者投書
「民意」或「社會共識」是被詮釋出來的,不能用來解釋任何事情
民意並不是理所當然,任何嘗試用民意正當化、合理化自身訴求與行動的人或組織,我們都應該細究他的民意所指為何,因為民意永遠處在變動不居的狀態,它是被詮釋出來的東西,而不能用來解釋任何事情。
2018/11/24 | 丁肇九
掌控選民「心態」的地方議員,真的只能等他們凋零嗎?
因地方傳統勢力長期掌握左右議員選情的力量,靠此選上的議員自然會對宗親會、宮廟、農會、水利會等「交代」而非有效反映民情,選民也覺得「誰選上都一樣」,那就支持看起來會贏的那一個。
國民法官制度:國民參與審判之源起與流變
被當作國民法官制度參考基底的日、韓兩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在其國內試行後,個別有什麼樣的狀況?本文將從司法官體系的僵化開始談起,試著一一回答上述問題,期望能有助於大家更了解這個制度的源起與流變。
2018/07/08 | 法操FOLLAW
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王牌大律師》的司法正義論
在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指責檢方,認為檢方並非依證據起訴,而是順應民意。但檢察官醍醐卻不認同。他表示,檢察官是人民的公僕,當然應該回應人民的期待。透過這場死刑激辯,我們回頭檢視台灣的狀況。
朱家安:根本就沒有自己的身分證自己設計啊
身分證設計比賽重要,因為它不但關乎設計,也關乎人對國家的看法。當特定的設計呈現了民眾支持的價值脫穎而出,官方該怎麼做?這背後其實涉及一些乍看之下不見得會意識到的細節。
當「民意」和「黨意」衝突時,立委該如何抉擇?
根據立院黨團的「罰款價目表」委員會甲級動員未到或未表決罰5000元,重大議題罰1萬元,院會通通以1萬元來計算,且單日最高可罰3萬。有了這樣的罰則,當黨意和民意發生衝突的時候,立委會如何做決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