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代表

民意代表,又稱為代議士、議員、政治代理人,是由人民選出、於議會等各種立法機關代表人民行使政治權利的公職人員。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9/30 | 傅紀鋼

專訪高閔琳議員:性格上的雙面性讓她積極參政,卻也想重拾藝術創作、讀博士

野草莓、同運、反國光石化、反媒體壟斷等社運,高閔琳幾乎無役不與,為何後來選擇加入民進黨?而高閔琳既然是民進黨地方代表,是不是一切都要聽黨意,放棄自我堅持?

2020/08/23 | 讀者投書

台灣女性參政在亞洲名列前茅,但立委的性平觀念與知識仍落後

個人相當肯定婦女保障名額在台灣民主化過程對女性參政及性別平權的助益,但是我們需要一個尊重女性,了解性平價值的國會,而不是比例數字漂亮的國會。在追逐數字的同時,建全國會及委員的性平觀念及知識亦刻不容緩。

2020/05/23 | 彩虹平權大平台

遊說不間斷:同婚專法通過後,「友善政治」為何依然重要?

遊說工作開始於社群遇到的問題——婚姻平權的未竟事項,也在遊說中搭建起社群、政治與民眾的三方間橋樑。筆者認為,大平台不只希望透過遊說促進溝通,更希望經營友善政治,在已搭起的橋樑上,建立持續互動與反饋的機制。

2020/02/11 | 地球公民基金會

環境工作者與民意代表的差別:我們真的想找解方,他們希望越亂越好

因為你們的違法,就是他們利益的所在,當你關說的時候,他們就來一邊罵地方政府,另一方面留一個人情給你,你們不會真的可以合法,因為他們就是想故意找一條繼續違法的路給你們走。

2020/01/06 | 羊正鈺(小羊)

立委的24小時:忙著跑紅白帖、搏感情,是否把國會議員「做小了」?

我們要的是一個可能每天花三分之二的時間「跑紅白帖」、汲汲營營地跟選民「搏感情」的民意代表;還是花更多時間代表選民在立法院審法案、預算,監督行政的委員?

2019/12/16 | TNL特稿

地方派系論|解析「服務鄉親」的派系產業鏈

說穿了,地方派系就是「照顧地方鄉民的產業鏈」,補充基層行政不足的社會網絡。例如基層公所、農漁會、水利會、婦女會或者義消等組織,都可以看成是派系的基礎。

2019/03/18 | 精選轉載

【插畫】誰是「搓湯圓大賽」冠軍?

很多弊案跟悲劇,爆炸個一兩週、立委罵官員、官員來表演,然後問題沒有解決,也沒有人持續追蹤,付出過的社會成本就這樣被時間沖淡,到下次悲劇發生時,整個社會又重演一次義憤填膺,但該解決的事卻一樣都沒完成。

2018/11/20 | 羊正鈺(小羊)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議員身為民意代表,應該是監督行政部門的政策好不好?提的預算合不合理?執行有沒有偷工減料?如果議員成了預算分配的一份子,行政和立法的角色模糊了,還能期待議員監督政府嗎?當地方民代形同「球員兼裁判」,我們還能期待議員去監督政府嗎?

2018/11/20 | 羊正鈺(小羊)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議員的一天到底在幹麻?民意代表的職責,本來應該是質詢、監督地方政府和審預算,但大部份的時間卻還是都花在紅白帖、跑攤、會勘和各種選民服務上。

2018/10/03 | 《思想坦克》

拍攝候選人訪談時,我們也想把攝影機轉過來對著自己

當我們拍攝這一系列的候選人訪談,聽著民意代表與民眾們交流、互動,談論很多權益義務和解套辦法,我們只能遠遠的觀察著一切,覺得再怎樣探討勞工問題、社會面向,都跟我們毫無瓜葛——因為我們仍舊是那一小撮必須對自己選擇負責的人。

2018/03/29 | 李修慧

議員擬參選人「慣老闆」到被開除黨籍,但勞基法管不到「競選服務處」

根據主計處「行業分類」,「民意代表選舉服務處」屬於「未分類其他組織」這個類別。而這個類別中,大部分都被明文規定「不適用勞基法」。

2018/03/19 | 沈建一

駐外看台灣(九):「農地農用」真沒有討論空間嗎?

因為人民看重選舉,民意代表因此就賣力的表演,政局於是長期陷入這種無益的消耗戰。一般人對藍綠對抗的戲碼已感到無奈,應該找些嗅不出「藍綠」味道的公共議題,讓大家進行理性辯論,試著樹立討論公共政策典範,也許是個打破僵局的好方法。

2018/03/19 | 沈建一

駐外看台灣(八):只選舉而不監督,怎能稱作為民主?

許多台灣人都把「當官」看作大富大貴的途徑,但許多歐美民主國家的「民意代表」,都不是高薪的代名詞。無法確實「選賢與能」,又無法落實對民意代表的監督,我們被政客看輕,也不奇怪。

2016/09/02 | 菜市場政治學

在爬完近六萬筆的公務出國報告後,我們發現什麼趨勢?

到底我國官員的出國情況如何?錢真的有花在刀口上嗎?出國考察是考察了什麼?我們希望透過數據的資料分析,以相較於監察院與立法院不同的視野,來切入分析我國公務人員出國的狀況。

2016/05/29 | 讀者投書

其實民意代表與社工都是來「救苦救難」的,相煎又何太急呢?

平心而論,民意代表其實是一種與社工員非常相似的行業-同樣得解決社會問題、解決方式不符期待時得承受壓力,卻也同樣沒有標準工作流程可依循,或者辛苦不見得被看見。

2016/01/14 | Zou Chi

議會常鬧空城也沒法管?法國14參議員出席率過低 遭減薪2100歐元

法國參議院院長宣布出席率過低的議員要減薪2100歐元,如果台灣也實施相關懲處制度,國庫應該會有不少財源挹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