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0 | 羊正鈺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議員身為民意代表,應該是監督行政部門的政策好不好?提的預算合不合理?執行有沒有偷工減料?如果議員成了預算分配的一份子,行政和立法的角色模糊了,還能期待議員監督政府嗎?當地方民代形同「球員兼裁判」,我們還能期待議員去監督政府嗎?
2018/11/20 | 羊正鈺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議員的一天到底在幹麻?民意代表的職責,本來應該是質詢、監督地方政府和審預算,但大部份的時間卻還是都花在紅白帖、跑攤、會勘和各種選民服務上。
拍攝候選人訪談時,我們也想把攝影機轉過來對著自己
當我們拍攝這一系列的候選人訪談,聽著民意代表與民眾們交流、互動,談論很多權益義務和解套辦法,我們只能遠遠的觀察著一切,覺得再怎樣探討勞工問題、社會面向,都跟我們毫無瓜葛——因為我們仍舊是那一小撮必須對自己選擇負責的人。
2018/03/29 | 李修慧
議員擬參選人「慣老闆」到被開除黨籍,但勞基法管不到「競選服務處」
根據主計處「行業分類」,「民意代表選舉服務處」屬於「未分類其他組織」這個類別。而這個類別中,大部分都被明文規定「不適用勞基法」。
2018/03/19 | 沈建一
駐外看台灣(九):「農地農用」真沒有討論空間嗎?
因為人民看重選舉,民意代表因此就賣力的表演,政局於是長期陷入這種無益的消耗戰。一般人對藍綠對抗的戲碼已感到無奈,應該找些嗅不出「藍綠」味道的公共議題,讓大家進行理性辯論,試著樹立討論公共政策典範,也許是個打破僵局的好方法。
2018/03/19 | 沈建一
駐外看台灣(八):只選舉而不監督,怎能稱作為民主?
許多台灣人都把「當官」看作大富大貴的途徑,但許多歐美民主國家的「民意代表」,都不是高薪的代名詞。無法確實「選賢與能」,又無法落實對民意代表的監督,我們被政客看輕,也不奇怪。
在爬完近六萬筆的公務出國報告後,我們發現什麼趨勢?
到底我國官員的出國情況如何?錢真的有花在刀口上嗎?出國考察是考察了什麼?我們希望透過數據的資料分析,以相較於監察院與立法院不同的視野,來切入分析我國公務人員出國的狀況。
2016/05/29 | 讀者投書
其實民意代表與社工都是來「救苦救難」的,相煎又何太急呢?
平心而論,民意代表其實是一種與社工員非常相似的行業-同樣得解決社會問題、解決方式不符期待時得承受壓力,卻也同樣沒有標準工作流程可依循,或者辛苦不見得被看見。
2016/01/14 | Zou Chi
議會常鬧空城也沒法管?法國14參議員出席率過低 遭減薪2100歐元
法國參議院院長宣布出席率過低的議員要減薪2100歐元,如果台灣也實施相關懲處制度,國庫應該會有不少財源挹注吧!
2015/05/20 | 陳方隅
年輕人出來選就會產生「奶嘴民代、奶嘴首長」?不要再把年齡跟能力劃上等號了
民意代表最重要的不是年齡,而是了不了解人民的問題,更重要的是,你有沒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