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0 | 精選書摘
《低端的真相》:足球如何成為愛國主義者的「民族鴉片」?
英國文化評論學者Terry Eagleton說:「足球是民族鴉片。」抽鴉片,不傷及他人,是逃避體制的個人解放。但是民族鴉片,擺明了就是藉民族主義以號召團結,用來穩固統治階級的領導,並遮掩社會內部矛盾。英國球迷便是民族主義的典範。
2018/07/16 | 精選書摘
〈命運的洋娃娃〉小說中,台韓友誼與「祖國」認同的轉移
蕭金堆的小說〈命運的洋娃娃〉,相當寫實地描寫了台灣青年志願兵的心理狀態和志願動機,因此,在戰場上或終戰後面臨國家認同的問題,這篇小說都具有高度的參考價值。對經歷過被殖民經驗的台灣人來說,這些問題乃切身的歷史課題。
是誰「覺醒」了?這個詞的用法比我們熟悉的還要久遠
「覺醒」這個詞已經被廣泛使用了數十年了,在前幾年社群網絡還沒有興起的時代,就已經有很多人是這樣子用來指涉自己的認同轉折。
阿輝伯為什麼無法放棄過去的日本認同?這次他的言論錯了嗎?
天天在那邊「蛆蛆」「吱吱」的攻訐對方的認同觀念,根本無助於改變現狀;你可以不同意彼此的觀點,但你必須尊重彼此的存在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