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月琴〉裡的「再唱一段思想起」原是副歌,因鄭怡一句話才挪到了開頭
一首歌不只有一個故事,它是一群人、一個世代、一段時光的美好凝結,有無數的知遇和了悟。
在台南的稻浪、微風與田埂間,黃建為透過〈Over the Way〉尋回童年鄉愁
有趣的是,儘管是課餘巡禮台南鄉下啟發了〈Over the Way〉,歌詞卻儼然是一首格律整齊的英詩(poem),這與他從小耳濡目染的成長環境息息相關。
2016/11/02 | 精選轉載
民歌紀錄片《四十年》:儘管物故人非,時光終究淘洗不去那永恆的青春
看到陶曉清兒子馬世芳(民歌世代的下一代)說:「100年後我們都已經不在了,但這些歌曲應該還會有人傳唱。」見證了民歌運動雖然短暫,歌手或許老病飄逸,社會儘管物故人非,時光終究淘洗不去那永恆的青春。
2016/09/03 | 小日子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看一看:〈張三的歌〉的故事
李壽全收到張子石從美國寄來的 Demo,錄音帶上就寫著「張三的歌」,「張三」顯然就是作者的代稱了。當時,張子石赴美已經好一段時間,日子過得並不容易。這背後,還有一段十分曲折的故事。
黑暗民歌:民歌公主、情歌王子、熱音社學長到宰制論
當你只有美麗往日時光可提的時候,通常表示你現在的生活並不順遂。所以才要擁抱永遠的未央歌,把自己的啤酒肚硬塞進當年的卡其褲裡,並隨著「黃埔男兒最豪壯」的旋律踢著正步。
民歌之母陶曉清:他們在我家客廳拿吉他飆歌,不管是李宗盛、蘇來還是楊弦
1975年,楊弦在中山堂辦了「現代民謠創作演唱會」,將余光中的詩拿來唱。我覺得很好聽,大膽嘗試在《熱門音樂》播了三首實況,心裡很怕有人寫信罵我怎麼在西洋歌時段播國語歌
2015/08/21 | 圈圈音樂誌
小清新不是從陳綺貞開始的:回首民歌40年,看一群文青如何造就台灣獨有的音樂風景
所謂小清新,不是從陳綺貞開始的。早在1970年代初期,淡江外文畢業的正妹洪小喬,就在電視螢光幕抱著木吉他,彈唱花朵流雲、愛情與旅行。文青玩音樂,更不是「獨立音樂」始創的風氣。把詩唱成歌,風靡同代人,這樣的事情早在40年前就發生了。
【民歌40】〈被遺忘的時光〉其實不是情歌也不是主打歌
一首歌,有它的歌詞、旋律和命運。〈被遺忘的時光〉本是一首不被注意的歌,因為導演的鍾愛,讓它從遺忘中甦醒,轉眼這首歌從發表至今已有35年,時光荏苒,但〈被遺忘的時光〉卻從此深留在每個人的腦海裡。
書店「麥當勞化」之後:有了「溫羅汀」成功先例,可否幫我們找回閒逛者的書香夢
從台大、師大附近小書店、牯嶺街舊書攤到火車站前重慶南路書店街,這種風塵僕僕的集體記憶,叫做「逛書店」。
2015/02/18 | 羊正鈺
【驚喜合唱】民歌快閃板橋車站:溫暖了返鄉旅客的心~
他們在板橋車站廣場一連演唱包括《木棉道》等8首經典民歌,希望在適逢返家過年的時刻,溫暖往來旅客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