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23 | 精選轉載
【圖解】匪夷所思《宗教基本法》,宗教法人凌駕於法律與國家之上
如果這個「超越藍綠」的《宗教基本法》草案照案通過,不論是財務監管、地目變更、主管機關規範等等的開放都大有問題,未來將產生宗教凌駕司法的結果。
2018/11/30 | Abby Huang
同性婚姻確定將立「專法」,柯建銘拜託尤美女「放了民進黨」
順應公投結果,同性婚姻確定將以專法的方向立法,而推動愛家公投的幸福盟也表示,已準備好提出「同性伴侶共同生活法」建議草案。
2018/10/27 | 羊正鈺
行政會議28比27票一票險勝,東華大學再度升起「彩虹旗」
2016年升起「彩虹旗」的東華,曾是全台第一所升起彩虹旗的大專院校,但過程也並非如此順利。
2018/11/04 | 李修慧
首場挺同公投說明會:反方法學教授指同婚硬套民法「怪怪的」
反對同性婚姻納入民法的中正大學法律系教授曾品傑說明,民法的「婚生推定」、「準正」、「認領」制度都跟父母與小孩得血緣有關,同性伴綠無法適用。
2018/11/25 | 李修慧
「愛家公投」將修法,平權公投團隊:哭也沒關係,但好好照顧自己
由「幸福盟」提出的「愛家公投」3個案雖然都通過,不過,同樣反同的「護家盟」卻發出聲明表示,不支持他們的12號公投案。
2018/11/20 | 法操FOLLAW
《誰先愛上他的》:法律上的陌生人——談同性伴侶的婚姻與保障
由於大法官解釋留了專法的後路,造成近期專法派與《民法》派出現分歧。《誰先愛上他的》也呈現了同性伴侶所面對的種種挑戰,片中更帶出許多法律上的爭議點。而在社會對同志的長年歧視下,也常逼迫一些同志與異性步入婚姻,迫使他們用近似詐欺的方式,來使自己「看起來正常」。
2018/11/06 | 法操FOLLAW
為什麼不應該立同性婚姻專法?從「專法」的制度目的談起
相較於普通法,特別法的出現是在以普通法無法妥善規範,或者政府針對特定事項,有要給予特殊的權力或要求負擔更多義務時,才會使用。也就是說,受專法規範的事項與一般規範的事項間,必須要有「差異性」。而如果同婚立「專法」會有什麼問題?
2018/11/21 | Abby Huang
圍牆內的聲音:喜歡女生的她們,為什麼還支持「愛家公投」?
支持「愛家公投」的人,其實不全是保守派、或是家長團體,也有喜歡同性的人。而她們反對同婚、同志教育的理由,很有可能真是出於「愛」。
《宗教基本法》不是不能訂,而是不該「亂訂」
近幾年因為宗教而起的糾紛很多,許多正派的宗教團體皆希望能訂定較寬鬆的《宗教法》,但是這樣的法律一出,劣幣與良幣都落入同一個袋子裡,真的有助於我們的宗教發展嗎?
離婚之後子女改姓,會不會影響繼承權?
直系血親卑親屬跟配偶同樣是第一順位的繼承人,既然叫「血親」,就代表是以血緣當作判斷標準,就算夫妻離婚、子女改姓,也改不了血緣這件事情,那麼就也不會影響到繼承權的歸屬。
2018/02/07 | 賴佩霞律師
法院認定無效!是什麼讓你的遺囑變成一張廢紙?
作者撰文介紹,讓大家避開公證遺囑時的常見誤區,讓遺囑都能符合法定要件的規定。
2018/04/18 | 賴佩霞律師
離婚後未成年子女的扶養費,該如何計算?
夫妻若對於養兒育女有規劃而且感情好的時候,通常對於養育花費不會有太大的感覺。但是當面臨雙方離異時,對於各自應該負擔多少扶養費用,就會出現斤斤計較的情形了。
2018/04/20 | 精選轉載
針對反同公投三案,挺同派應該發起的是「立刻適用民法」公投
這次的三個反同公投案,只有一個是真正重要而關鍵的,反同派即使輸了其他兩個法案,只要第一案通過,都是在大法官解釋的合乎憲法的基礎下的一大勝利。只要這一案通過,立法院必須也必然通過「同性婚姻專法」,沒有釋憲的餘地,也完全符合先前立法院國民兩黨立院黨團的真正態度。
2018/05/06 | Hornet
四點分析反同婚公投真的「沒有違憲」嗎?
這次中選會通過提案最致命的地方,就是提案本身把民法/專法提案拆成兩個,可能有違憲情形。
2018/05/15 | 賴佩霞律師
父母離婚後,未成年子女能不能改姓?
從字面上看來,雙方離婚,確實是可以向法院請求變更未成年子女姓氏的原因之一。但條文中也明確規範了,變更未成年子女的姓氏,必需是為了「子女的利益」。
2018/07/03 | 賴佩霞律師
離婚協議的證人,可以找兩個路人簽名就好嗎?
雖然事前保全和確認的動作,難免多了些麻煩,也延誤了些時間,但事前多花的5分鐘,說不定就可以免卻之後的一場訴訟。
2018/09/27 | 羊正鈺
《民法》修正成年人可「自行決定」監護人,法務部:同性伴侶也適用
未來我國「法定成年監護」與「意定監護」將雙軌併存,讓民眾可以依照自己的意思決定未來監護人,簡單來講,就是自己的未來由誰照顧、監護,都可以由已成年的自己做決定。
2018/04/18 | Abby Huang
「最黑暗的決議」?反同3公投審議全通過,為什麼不全是中選會的錯?
政大教授陳芳明表示,中選會把人權議題拿來當公投選項,這是「最黑暗的決議」,如果同志婚姻必須公投,「那以後有許多人權議題都會被拿來公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