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7 | 讀者投書
「鋼鐵韓粉」的排他性認同政治,讓韓國瑜只能是獨行俠
去年縣市首長大選之後,韓國瑜和他的支持者(稱為「韓粉」)與國民黨的距離漸行漸遠。本文嘗試使用民粹主義的觀點,去闡述韓國瑜和國民黨目前面臨的窘境。
2019/08/21 | TIME
不用擔心意大利分裂歐盟,該擔心新總理有沒有本事處理經濟危機
因素暗示著歐洲步入衰退的可能大增,而薩爾維尼的生涯似乎也會變得更加艱難,即便他贏得接下來的大選。歐盟不應該對薩爾維尼蓄意與布魯塞爾正面槓上太過擔心。
2019/08/21 | TIME
不用擔心義大利分裂歐盟,該擔心是新總理有沒有本事控制經濟危機
若干因素暗示著歐洲步入衰退的可能性大增,而薩爾維尼的生涯似乎也會變得更加艱難,即便他贏得接下來的大選。歐盟不應該對薩爾維尼蓄意與布魯塞爾正面槓上太過擔心。
2019/07/17 | 蕪菁雜誌
寄「恨」上流:韓國瑜是吸食群眾負面情緒而長大的社會寄生蟲
韓國瑜並不會真心去改善弱勢韓粉的生活。因為讓他們保持在一個悲慘邊緣的狀態,才能最大程度地激發他們的恨意,韓流才得以繼續茁壯。
2019/07/12 | 精選轉載
韓粉社團埋伏觀察:零交集的兩群人,為何成為「非韓不投」的政治共同體?
當韓粉在街頭與網路集結,韓粉與韓粉、韓粉與韓國瑜間的連帶感也日復一日地強化。換句話說,一個新的政治共同體正在生成。
2019/06/21 | 新共和通訊
回顧台美三波「政黨民粹史」,看韓國瑜在國民黨的未來
美國和台灣,在近代都曾經歷過三次「民粹綁架政黨」的案例,而這個猶如美國大蕭條年代「最危險男人」的韓國瑜,又會怎麼改變國民黨和台灣呢?
2019/06/12 | 精選轉載
當政治人物越來越像藝人,還有人關心「專業」嗎?
當人們習慣接收毫無營養的政治垃圾資訊時,便容易怠惰於找尋額外的資訊,而這些被忽略的資訊,可讓政治人物更容易操弄人民。
川普支持者的憤怒和悲痛:我腳踏實地耕耘美國夢,為何「他們」可以插隊?
這些州民覺得這輩子沒有做錯任何事,但他們看到不同的團體不斷在這個美國夢排隊的隊伍裡「插隊」。黑人、女人、外國移民、同性戀。為什麼他們不跟我們一樣忍耐、自己努力付出、等到美國夢實現的那一天?而且這些補助還都是我們努力的稅金!
2019/05/26 | 讀者投書
如何面對「極權」,才是統獨背後的真議題
我們在思考統獨時,該把國土跟制度分開看,並思考發生的可能性與該付出哪些代價,我們是否願意放棄我們的民主制度?憲法是否要重新釐清我們的國界?我們又可以維持現狀多久?當統一與民主之間必須抉擇時,我們又該如何選擇?
2019/05/22 | 劉彥甫
無力抵抗資本全球化,令歐洲左翼政黨失去支持
向來重視社會福利、平價教育體系的歐洲左翼政黨,到底如何失去支持者的信任?學者大衛・哈維在〈全球化與「空間修復」〉一文中,大抵上摸索出歐洲左翼政黨失去說服力的根本原因。
2019/05/22 | 張宇韶
習近平發現,中國政權覆亡的循環規律又開始了
習近平在十九大之後的各項政治作為,顯然已經超越了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的各項初衷。
2019/05/22 | 張宇韶
習近平發現,中國歷朝政權覆亡的循環規律又開始了
在各種「銳實力」的全球經濟攻勢下,美中經貿大戰對於中國的經濟社會帶來了莫大的挑戰,也使得習近平開始認識到,中國政權覆亡的循環規律儼然開始浮現。
2019/05/21 | 羊正鈺
【歐洲議會選前震撼彈】奧地利爆通俄醜聞 極右派閣員倒台
普京多年與歐洲極端政黨建立關係,意大利和法國的極右派領袖也採類似與俄友好的策略,再加上歐洲極右派政黨也準備在本週歐洲議會選舉大展身手。
2019/05/21 | 羊正鈺
歐洲議會選前「震撼彈」:奧地利爆發「通俄門」讓極右派閣員倒台
普亭多年與歐洲極端政黨建立關係,義大利和法國的極右派領袖也採類似與俄友好的策略,再加上歐洲極右派政黨準備在本週歐洲議會選舉大展身手。
2019/05/17 | TIME
當代社會八大巨惡問題,或許都可用「無條件基本收入」解決
如今我們面臨收入分配制度崩壞的危機,這八個現代「巨惡」阻礙了通往美好社會的道路,而基本收入改善社會正義、強化個人和社區自由並提供安全感的訴求,可能就是當代經濟社會的解方。
2019/05/06 | 蕪菁雜誌
大獨裁者的萌芽:韓國瑜的毛澤東式修辭學
潛在的獨裁者很會主動攪起社會不安,他讓你以為獨裁者是亂世的解藥,但事實上,他本身正是亂世的源頭之一。而擅於操縱群眾心理的韓國瑜,在崛起過程中便善用了這四個人性弱點,製造出強勁的「韓流」。
2019/05/04 | 李華
五四運動100週年:是民主科學的啟蒙,還是民粹自卑的疊加?
歷史從來都由勝利者書寫,五四運動不過也是一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愛國、民主、科學的光環不過是強抹的脂粉,看起來令人賞心悅目罷了。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當局外人奪取國家大位
局外人的掌權過程,一個最重要的關鍵即是主流政治人物支持,不只是因為這些人意識形態相近,也被能認為最有能力打敗敵對陣營。這些政治老手自信滿滿,認為自己有辦法控制這些局外人,讓他們跑跑龍套,結果卻種下禍害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