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9 | 讀者投書
【太陽花五週年】林飛帆:進步運動者有道德包袱,這是我們跟保守派的差別
過去這幾年民眾從反國民黨到反民進黨,這個過程中當然有些民粹的因子,但這件事情並非不可逆的——它需要一個載體,看接下來這一年或兩年內有沒有一股運動力去扭轉。
2019/02/19 | 讀者投書
「民粹」真的不是好東西嗎?讓我們從生物學談起
民粹主義的一個重要條件,就是人民自認處於不佳的社會環境並尋求改變,這其實和大腦與身體內部組織的相互運作十分相似,而這樣的現象更不一定只會有「負面」的效果。
2019/01/29 | Project Syndicate
歐洲奇怪之處不在反民主浪潮,而是民粹竟如此輕易戰勝自由信仰
要理解為何1740萬英國人投票脫離歐盟,僅僅說他們是「落後者」或教育程度不足是不夠的。你需要瞭解英國歷史,才能明白不存在適應所有人的衣服。
全球民主國家的選舉,腳下都充滿著「紅色」暗流
為了要防止台灣步上其他民主政體被民粹吞噬,甚至是更慘,被中共隔海遙控的窘境,政府實在有必要快速進行網路政策的改革。
這股意識形態「小政治」風氣,是選舉手段還是法西斯的前戲?
這股「韓流」,是否會進一步發展並滿足法西斯四大元素:潮流,意識形態,運動,體系?還是僅僅作為打選戰的技術性操作?仍有待後續觀察。
2019/01/07 | 張宇韶
欠缺反省與批判意識的單向度台灣,「價值的失落與揚棄」就是主要症候
如果「關注政治」是40歲男人無能的象徵,這樣「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的政治明碼,好像賺大錢愛護家庭維持秩序才是這個世代的新典範,若要點破,其實就是試圖弱化台灣民主政治的價值高度,
給本土政權的建言:舉起劍來,與惡龍戰鬥
民進黨全面棄守,不敢加以辯護甚至反駁,最後甚至被國民黨、保守派挾持而走,這樣基於錯誤認知的綏靖策略,不僅對於止血沒有效,還會讓國民黨及其夾帶的中共勢力更加得寸進尺,
2018/12/20 | 讀者投書
青年民主回防陣線:我們是一群青年政治幕僚,向未來的民進黨主席提問
民進黨的每個世代都應擔負起應盡的責任,一起參與民進黨改革與存續的路程,而民進黨的下一任主席,需要正面面對這5件事!
2018/11/28 | TIME
如果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不關心,那麼仇恨的解藥是什麼?
在這個搗毀王座龍椅的時代,當各種「菁英」——無論是教師、傳教士、科學家還是學者——都受到懷疑時,我們在哪裡才能找到道德領袖?
歷史仍未終結:閱讀法蘭西斯福山重磅新書《身分政治 Identity》
每當社會出現問題時,左派就開始切割或創造出新的身分類別,根據這個新類別去要求平等尊嚴,而非選擇將這群受害者加入既有的較大群體來爭取平等,造成傳統信仰者和藍領感到自己的權益被剝削,「奪回自己的國家」便成了他們找回自己尊嚴的方式。
2018/11/22 | 陳偉佳
民粹已成政治明星的標配,難怪「蜂蜜檸檬」更討人喜歡
從民進黨、柯文哲到近期的韓國瑜,選民逐漸開始對民粹掛帥型的政治人物感到麻痺,也難怪在這樣的氛圍下,反而是「蜂蜜檸檬」那樣的候選人,更討選民喜歡。
2018/11/18 | TIME
「公憤」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有禮貌的討論方式是含蓄地歡迎各種答覆。它體現尊重與包容,這讓你清楚自己身處一場討論,而非只是講出結論。不同於輕視,那通常使你偏離目標、只製造出一些討人厭的場面供自己的同溫層享受。
2018/11/06 | 橫議拉美
把公職當政客獎賞的制度,是「巴西川普」能挾民怨當選的原因
波索納洛曾多次警告:「中國不是在巴西採購,他們是在採購巴西」,他甚至形容中國是「掠奪者」,企圖主宰巴西經濟的重要部門。問題是巴西抵擋得住美、中貿易戰提供的誘惑嗎?
《專業之死》:書裡談的是美國,但台灣有過之而無不及
假新聞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全民真的都把新聞當綜藝節目來看,或者乾脆完全不看新聞,於是不僅專家的意見不再被重視,真正認真關心重要議題的公民越來越少,任心懷不軌的即得利益者為所欲為地宰割而不自知。
政客名嘴掛在嘴上的「民粹」,究竟是什麼意思?
民粹主義的共通點在於:跳過既有的民主程序,尤其是貶低多元主義和各種政治參與和競爭的重要性,它不是民主的缺陷,而更像是民主的延伸物——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必同意民粹者的手法,但仍需認真討論他們對現狀體制的批判。
2018/08/25 | 張宇韶
柯文哲的四支箭,造就今日的政治神話
因為公民社會的崛起、兩岸關係的真空、新媒體的蓬勃發展和民粹的浪潮,造出了柯文哲這個時勢的英雄,但在整軍經武練兵之際,柯文哲也應該想想自己「短多長空」處境。
反建制+民粹極右的義大利新政府,歐盟的惡夢成真了
大選後經過了三個月的峰迴路轉,義大利總算有了新的聯合政府,但新政府強烈批判歐盟的立場會使以德國為標竿建立起的歐盟經濟治理模式面臨嚴重挑戰。
2018/03/08 | 張耶斯
被民粹綁架的歐洲:自由世界標榜的「民主體制」已難說服當代選民
近代的歐洲選舉,是否會讓未來歐洲變成極右派和民粹主義的對決,抑或是下一次鐘擺效應的前兆,沒有人知道,但傳統的左右派政黨應該重新思考發展方向,以扎實而且實際的政策,重建選民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