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政客名嘴掛在嘴上的「民粹」,究竟是什麼意思?
民粹主義的共通點在於:跳過既有的民主程序,尤其是貶低多元主義和各種政治參與和競爭的重要性,它不是民主的缺陷,而更像是民主的延伸物——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必同意民粹者的手法,但仍需認真討論他們對現狀體制的批判。
2018/08/25 | 張宇韶
柯文哲的四支箭,造就今日的政治神話
因為公民社會的崛起、兩岸關係的真空、新媒體的蓬勃發展和民粹的浪潮,造出了柯文哲這個時勢的英雄,但在整軍經武練兵之際,柯文哲也應該想想自己「短多長空」處境。
反建制+民粹極右的義大利新政府,歐盟的惡夢成真了
大選後經過了三個月的峰迴路轉,義大利總算有了新的聯合政府,但新政府強烈批判歐盟的立場會使以德國為標竿建立起的歐盟經濟治理模式面臨嚴重挑戰。
2018/03/08 | 讀者投書
被民粹綁架的歐洲:自由世界標榜的「民主體制」已難說服當代選民
近代的歐洲選舉,是否會讓未來歐洲變成極右派和民粹主義的對決,抑或是下一次鐘擺效應的前兆,沒有人知道,但傳統的左右派政黨應該重新思考發展方向,以扎實而且實際的政策,重建選民的信心。
2018/03/06 | 羅元祺
義國會大選僵局有解?不要選出新政府或許就是最佳解
從開票數據來看,五星運動、北方聯盟、兄弟黨等三個疑歐派政黨獲得的支持度,已超過總得票的一半。無論組閣結果如何,光是這個開票數字,就足以讓歐盟顏面盡失、無地自容。
2017/12/19 | 精選書摘
微博如何改變了中國?——微博、政治公共空間和中國的發展
在反權威和民粹思潮為主流、社會缺乏基本共識的背景下,誰訴諸民粹,誰就能通過操縱民意而坐大。當前出現不少「對抗國家」的擦邊球行為,實際上只是在消費大眾思潮。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前中國政治騙子特別多。在中國有消費國家體制的、消費自由主義的、消費民族主義的、消費左傾思潮的、消費民粹的,應有盡有,這市場實在是太大了。
2017/12/17 | 讀者投書
窮到只剩下招牌,國民黨究竟還有沒有未來?
從1949年偏安到2016年的黨產會,國民黨一路挨打到幾乎只剩下一塊老招牌,面對政權移轉和數位科技發展,這個「最大反對黨」如果還在循規蹈矩不求變革,終究將被時代淘汰。
2017/06/08 | 財訊
德國、歐盟鬆口氣,歐洲民粹勢力瓦解?好戲還在後頭
馬克宏的當選讓德國和歐盟鬆了一口氣,但只要歐盟經濟成長遲緩現象不改、移民、難民問題不解,歐洲的政治極端派對當權派的進逼就不會停歇。
2017/05/04 | 黎蝸藤
川普的百日成績單(政治風氣篇):民粹造勢、裙帶關係、浮誇與混亂
目標選民滿足於川普宣傳的目標,以及他曾經「嘗試」去做這些目標,不再計較能否達成這些目標,因為他們把無法達成這些目標通通歸咎於「墮落的媒體」與「專門拖後腿的民主黨」。這就是拉住川普核心選民的秘訣。
2017/04/26 | nagee
【插畫】我只闖了十分之一的紅燈
谷阿莫以「X分鐘看完電影」系列影片爆紅,但一直都有版權上的爭議,谷阿莫回應強調連YouTube都同意他是二次創作,那請問闖紅燈只闖十分之一,這樣也算闖紅燈嗎?
2017/03/16 | Lo
極右派表現不如預期,「荷版川普」回應:我才不是民粹主義者
極右派的威爾德斯在選舉期間打出反伊斯蘭、移民以及歐盟的口號,甚至表明如果成功贏得大選將會推動脫歐公投,且因為他作風狂放也愛用推特,還被媒體封為是「荷蘭川普」。
2017/02/01 | 李修慧
台灣自由度超越美國,10年來首次躍升全球「最自由」地區
自由之家警告,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這兩股力量,去年在民主國家也大有斬獲,而個別國家與領導者僅追求自身狹隘利益,也讓國際秩序危險漸增。
2017/01/22 | 羊正鈺
教宗:民粹主義可怕,導致希特勒般的「救世主」當選
教宗表示民眾要對民粹主義警惕,切勿在有危機時選出一名像希特勒般的「救世主」。
不看你絕對後悔:假新聞背後的「真相」
早前美國總統選舉期間,就有人因誤信假新聞,以為希拉蕊的競選陣營與一間薄餅店合謀經營兒童色情集團,結果闖入該薄餅店開槍,聲稱要親自調查傳聞的真偽,可見網路上的假新聞、謠言對真實世界的「真.影響」。
2016/12/30 | Kenzo
恐攻頻繁全球右派抬頭 歐洲迎向劇烈政治動盪
歐洲國家數十年由中間偏右及中間偏左政黨勢力執政的穩定政局,正發生難以預料的質變,新勢力近乎跨越左右。操弄民族主義和經濟剝奪感憂慮的政治人物越來越多,對歐盟的敵意也來自此感受。
2016/11/12 | TNL特稿
川普做對了什麼?希拉蕊做錯了什麼?六個QA談美國總統大選
川普至始至終都不是所謂的共和黨建制派,他不是既得利益者,他不是老共和黨的人,看起來比較像是第三勢力,只是這個第三勢力剛好在因緣際會之下,披上共和黨的戰袍。
2016/11/10 | 孫憶明 (Jim)
「狂人」川普當選的個人心得:作為領導者,川普應該比柯P強得多
作為在美國工作及生活多年的人,對於這次美國大選的過程及結果,我深感憂慮。即使身在百里外的台灣,我們也要思考反全球化浪潮來襲時,應該要有的認知與因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