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7 | TIME
撙節政策很危險:歐債危機讓希臘「遺失」一個世代的人
希臘過去也曾有大規模移民,但是有別以往,現在流失的多是高學歷的高端人才。身為最有經濟貢獻的一群,他們的出走代表希臘岌岌可危的退休金系統將瀕臨崩潰。
2018/09/03 | 精選書摘
法蘭西斯福山:「否決政治」引發強人政治的需求,所以川普崛起
我們在義大利與印度也看到同樣的情況,全世界民主國家開始有這個趨勢,民主的政治系統沒辦法去做出重大決定,因為體制上的阻礙造成了行政阻礙,也引發了「強人政治」(Strongman politics)的需求,你需要一個強人來克服這些困難與阻礙才能夠做出決策。這也是川普為什麼會崛起背後的原因。
2018/08/04 | 李修慧
丹麥為了「族群融合」頒布「罩袍禁令」:28歲穆斯林女子成為首例
的哥本哈根大學教授認為,「丹麥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但從比例上而言,丹麥大規模參與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因此,比起挪威和瑞典,丹麥的反恐、反伊斯蘭討論更熱烈。
2018/08/01 | TNL特稿
劉仲敬評《美國的反智傳統》:沐猴而冠的菁英
托洛茨基是每一個知識份子內心深處的夢想,正如《風月寶鑑》是每一個男人內心深處的夢想。美國知識份子和大多數男人沒有落到精盡人亡的下場,多虧他們是輸家。
2018/07/24 | TIME
強迫穆斯林移民學習「丹麥價值」,文明化有色人種的殖民式實驗
在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之前,支持英國脫歐的焦點便集中在終結穆斯林移民。但隨著脫歐結果確定,很快地種族醜化與攻擊便延燒到其他人種,以及萬萬想不到的瑞典人。
2018/06/28 | Project Syndicate
反全球化的選民會發現,趕走外國人跟改善生活毫無關係
義大利、英國乃至美國的新民族主義中沒有多少積極的愛國成分。相反,民族感的激增看上去主要是一種仇外現象,低工資、不平等的現象,刺激人們尋找替罪羊,而外國人永遠是最吸引人的目標。
2018/05/28 | TIME
21世紀初迎來「強人政治」時代,這意味著什麼?
西方領導人認為社群網路將創造更多的「群眾力量」,從而實現像阿拉伯之春這樣的政治動盪,但是獨裁者們則吸取了別的教訓。他們看到的機會是政府可以成為訊息共享的主導者,國家也可以利用數據來收緊政治控制。
2018/05/20 | 羊正鈺
伊拉克大選「變天」:反美又反伊朗的民粹教士扳倒總理
伊拉克舉行全國大選,這是宣布擊敗IS武裝集團後的首次非戰爭狀態下的選舉,多數伊拉克選民希望這次選舉,能夠幫助伊拉克超越宗派政治,變得更加包容。
2018/05/03 | Project Syndicate
相對於「民粹」不是全球化與菁英,而是誠實的現實主義
公投會成為滑向民粹主義的又一步,而不是對脫歐爭論的真正民主結論嗎?答案是不會,因為選民將得到在兩個定義明確的方案之間做出誠實選擇的機會。
2018/04/26 | 精選書摘
南美洲民粹典範:阿根廷裴隆主義的「創世神話」
無論如何,原本在社會面與政治面都被孤立的勞動階級,在裴隆的運作下被世人看見,使「勞工首度對勞動現場的規則設定擁有發言權。」
2018/04/26 | 精選書摘
頌揚自由主義的丹麥,為何變成排外民粹主義的溫床?
支持民粹主義與否另當別論,但「批判伊斯蘭教的自由」在重視言論自由的丹麥卻獲得廣泛支持,為丹麥人民黨以「自由主義」的價值為前提訴諸伊斯蘭教的問題性、限制移民與難民的主張,打下獲得支持的根基。
2018/04/16 | Project Syndicate
歐美左翼過度擁抱財團,導致選民對政府極度不信任
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對政府的信任在美國便一直處於總體下跌。這表明著眼於政府在決定經濟機會中積極作用的進步政客,在選戰中處於十分不利的地位,也許解釋了左翼的應對為何如此膽小。
2018/04/04 | 張孟仁
所謂反抗歐盟的民粹政黨,只是想幫義大利「出一口氣」
能代表人民心聲的政黨,必然是敢於反抗歐盟的政黨,這成為三個民粹政黨的最大公約數,經濟與社會失序的義大利正是這股民粹勢力大漲的溫床。
2018/03/03 | 羊正鈺
你該知道的義大利大選:31歲與81歲之爭,左派執政即將落幕?
由31歲年輕黨魁迪馬尤(Luigi Di Maio)領軍的「五星運動」可望成最大單一政黨,不過4度擔任總理的81歲義大利前進黨黨魁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也集結的右翼政黨聯盟捲土重來。
2018/01/31 | TIME
五十年過去了,我們至今仍活在1968年的陰影下
1968年大選的情勢現在看來仍有熟悉感:尼克森的主要顧問中有一位Roger Ailes,最後創立了福斯新聞(Fox News),宣揚文化民粹主義,他們認為精英們正在削弱美國的偉大,且暗示少數民族的存在也是如此。
2018/01/23 | Project Syndicate
允許經濟上的民粹,是為了遏制更極端的政治力量
民粹主義者對制度約束的厭惡也擴展到經濟,意味著任何機構或規則,都不得為他們的橫衝直撞設立障礙。雖然政治上的民粹主義幾乎有害無利,但經濟上有時卻是有道理的。
2018/01/11 | TIME
伊朗、中國、科技冷戰:2018年全球十大風險
由我創立且監督的政治風險顧問公司Eurasia Group預測,2018年十大危機背後所蘊含的地緣政治衰退風險。
2017/12/15 | Project Syndicate
歐洲真的需要財政和政治聯盟嗎?
在當代社會,金融必須承擔超越金融市場盈利邏輯的公共責任。因此,它必須帶有政治性質——不管原因是好是壞。看起來,不管是保守派還是進步派決策者,都不願面對這個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