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04 | Project Syndicate
覺得2018是「政治正確」失去意志力的一年?那就大錯特錯了
在歐洲,2019年的前景將主要取決於3個因素:英國脫歐、德國總理梅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宏推動歐盟改革,以及5月份的歐洲議會選舉。
2019/01/02 | 精選書摘
《我們為何從眾,何時又不?》:川普的民粹主義是怎麼成形的?
人與人之間很容易就建立內團體,也很容易和外團體產生衝突。藉由煽動對外團體的恐懼,內團體建立強大的認同感,隨著成員加強彼此的內心定見,親內排外的認同感愈演愈烈,而團體的力量也勢不可擋。川普的民粹主義就是這麼成形的。川普不擇手段的利用人對外團體的恐懼,引起廣大爭議。
2018/12/24 | 公醫時代
拆解「歐記健保」的機會之窗已經開啟,獲救、受害的分別是誰?
在今(2018)年聖誕假期前夕,美國人民獲得一份意外的禮物,聯邦地區法院法官歐康納(Reed O’Connor)在12月14日就Texas v. Azar一案做出的判決,將PPACA再度推向危機邊緣,甚至可能徹底拆解整部PPACA。
2018/12/23 | Project Syndicate
極右派把「黃背心」作為散播仇恨和謊言的平台,所有歐洲人都該感到憂心
如果歐盟能夠重新啟發其民主潛力,極右派將不再有對國際合作和多邊主義發動攻擊的理由。若歐洲更加民主,走上街頭的公民將不會把移民和記者視為代罪羔羊,並轉而要求解決我們面臨的真正挑戰。
德國憲法保護局「審查」政黨思想,是為了保衛國家的自由
一方面自由的國家必須保障公民的自由,另外一方面也需要透過強制性的法律來規範公民,而國家內部透過公民以及內部制度或者法律的完善化才得以打造出自由的國度。
2018/11/15 | Project Syndicate
人民對主流政黨冷漠,將讓右翼黨派更容易「民粹化」
支持脫歐與否,正逐漸取代黨派,成為決定英國政治意識形態的主要因素。具體而言,受訪者中有九成表態自己是「脫歐派」或「留歐派」,卻只有不到三分之二的人稱自己為某黨派支持者。
2018/10/31 | Project Syndicate
推翻中國不願遵守的國際規範,不是美國最好的選擇
全球主義和愛國主義並非是不相容的2個概念。川普常掛嘴邊的愛國主義說辭,其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粉飾他的民族主義和本土主義傾向。
2018/10/10 | Project Syndicate
歐盟與各國民粹政府互不信任,普亭樂見活生生的歐洲地獄
極右翼民粹主義者在幾個關鍵國家中的崛起,對抵抗俄羅斯侵略的安全機構而言是極大的打擊。情報共享需要互信,但曾為信任提供基礎的同盟,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
2018/10/01 | Project Syndicate
民粹崛起不是法西斯再現,而是自由主義者自食惡果
一些當代評論者認為,我們正在迎來第二次法西斯主義,但我不會做出這樣的預測。所謂的大衰退與20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相比還差得很遠,隨後也沒有發生災難性的戰爭。
2018/10/01 | TIME
從5個國家見證極右勢力在歐盟的壯大
「匈牙利人已經決定他們的國家將不會成為移民的國家。」正是這般對歐盟官僚政治的蔑視,賦予了匈牙利總理奧班去(2017)年春天大選中的勝利。
2018/09/07 | TIME
撙節政策很危險:歐債危機讓希臘「遺失」一個世代的人
希臘過去也曾有大規模移民,但是有別以往,現在流失的多是高學歷的高端人才。身為最有經濟貢獻的一群,他們的出走代表希臘岌岌可危的退休金系統將瀕臨崩潰。
2018/09/03 | 精選書摘
法蘭西斯福山:「否決政治」引發強人政治的需求,所以川普崛起
我們在義大利與印度也看到同樣的情況,全世界民主國家開始有這個趨勢,民主的政治系統沒辦法去做出重大決定,因為體制上的阻礙造成了行政阻礙,也引發了「強人政治」(Strongman politics)的需求,你需要一個強人來克服這些困難與阻礙才能夠做出決策。這也是川普為什麼會崛起背後的原因。
2018/08/04 | 李修慧
丹麥為了「族群融合」頒布「罩袍禁令」:28歲穆斯林女子成為首例
的哥本哈根大學教授認為,「丹麥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但從比例上而言,丹麥大規模參與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因此,比起挪威和瑞典,丹麥的反恐、反伊斯蘭討論更熱烈。
2018/08/01 | TNL特稿
劉仲敬評《美國的反智傳統》:沐猴而冠的菁英
托洛茨基是每一個知識份子內心深處的夢想,正如《風月寶鑑》是每一個男人內心深處的夢想。美國知識份子和大多數男人沒有落到精盡人亡的下場,多虧他們是輸家。
2018/07/24 | TIME
強迫穆斯林移民學習「丹麥價值」,文明化有色人種的殖民式實驗
在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之前,支持英國脫歐的焦點便集中在終結穆斯林移民。但隨著脫歐結果確定,很快地種族醜化與攻擊便延燒到其他人種,以及萬萬想不到的瑞典人。
2018/06/28 | Project Syndicate
反全球化的選民會發現,趕走外國人跟改善生活毫無關係
義大利、英國乃至美國的新民族主義中沒有多少積極的愛國成分。相反,民族感的激增看上去主要是一種仇外現象,低工資、不平等的現象,刺激人們尋找替罪羊,而外國人永遠是最吸引人的目標。
2018/05/28 | TIME
21世紀初迎來「強人政治」時代,這意味著什麼?
西方領導人認為社群網路將創造更多的「群眾力量」,從而實現像阿拉伯之春這樣的政治動盪,但是獨裁者們則吸取了別的教訓。他們看到的機會是政府可以成為訊息共享的主導者,國家也可以利用數據來收緊政治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