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2 | 新共和通訊
朱立倫該如何殺出重圍?壞壞惹人愛,做個非典建制派
朱陣營可能尚未認清,朱被輿論視為「二軍」的最重要原因,並非自身條件不好、也不是政見沒講清楚,更不是沒有開網路直播「扮鬼臉」、「抱寵物」裝可愛、當網紅,而是他無法大勝柯文哲(或賴清德)。
2019/04/11 | 讀者投書
回顧歷屆總統選舉,柯文哲的總統之路得借鏡宋楚瑜
除了柯文哲,台灣也曾出現一位以無黨籍身份參選的總統候選人宋楚瑜,並且以相當小的差距落敗。雖然宋楚瑜的參選肇因於政黨內的鬥爭,也絕非所謂的無色力量。但如果柯文哲要以無黨籍身份參選,他的例子仍然可做為其借鏡及參考。
2019/04/23 | 張宇韶
蔡賴與韓郭的明爭暗鬥,圖的都是選戰「顯性角色」位置
當選舉議題越來越二元化,玩家就必須清晰掌握自己的角色功能,「顯性角色」會明顯的浮動或盤整,「隱性角色」則難逃泡沫裂解或是邊緣化的結果,這也是為何蔡英文可以左右賴清德的步調,郭台銘會搶去那麼多韓國瑜的光芒。
黨內初選殺紅眼,對大選結果有利還是有害?
歐巴馬跟希拉蕊黨內初選戰到最後一刻的過程,發現兩位候選人就算民調接近時,攻擊對手的負面競選的廣告數也沒有因此比較多,因此初選時的競爭程度跟分裂程度要分開計算才可以,兩者對之後大選帶來的效果也會不同。
2019/04/25 | TNL特稿
對比式、互比式、全民調:「民調初選」限制多,為何藍綠仍情有獨鍾?
不論是電話民調、黨員投票、徵召指定,不論什麼初選機制都有缺陷,但在實務上,找出黨內各方都可接受的遊戲規則,其實才是初選制度中最重要也隱而不宣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