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味

氣味是人類嗅覺系統對散布於空氣中的某些特定分子的感應。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11/09 | 精選轉載

【插畫】毛孩變成「廁所跟屁蟲」的五個可能原因

你也有上廁所時,被貓貓狗狗盯著看、或是在外面抓門的經驗嗎?毛孩子們在你上廁所的時候跟著進浴室,是因為好奇、想結伴行動、還是別的原因呢?

2022/10/02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專訪】《成為怪物以前》作者蕭瑋萱:我想探討一個人可以為愛走多遠?

《成為怪物以前》田調對象包含員警、調香師、輔導老師,而楊寧任職的命案現場清潔師自然是主角,「我發現這個職業幾乎不曾在小說裡被當主角寫過,」如填補空缺,蕭瑋萱想寫下沒有人在意的部分,而她的田調對象,是台灣第一位命案現場清潔師盧拉拉。

2022/01/26 | 精選書摘

《汗水的奧祕》:對職業聞香師來說,抱怨某個氣味難聞是有失身分且十分不專業

在職業聞香師的領域裡,比較難接受的反而是簡化地再製一個複雜的氣味,例如口香糖裡的假肉桂味、或是電影院的爆米花在廉價油裡添加人造奶油香味。 

2021/11/09 | 方格子vocus

【影評】《香水》:男人追求愛與被愛,常是感官、情慾與情緒混成一團的心理動力

嗅覺對男人所引發的,是感官、情慾與情緒混成一團的親密,可以解開分辨的,需要刻意練習,這可以是男人學習情感覺察的開始,也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關係。

2021/10/30 | 《科學月刊》

狗不只是人類最好的朋友,狗鼻子還能嗅出疾病味道、救我們一命?

當我們罹患疾病時,人體細胞在代謝與合成的過程中,會釋放出數以百計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由於犬隻能嗅出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的氣味變化,再經過訓練後,就能針對這些疾病作出示警行為。目前醫療偵測犬可分辨出癌症、細菌感染、帕金森氏症、瘧疾、糖尿病、癲癇,甚至是COVID-19 等病狀,並針對各種病徵作出相對應的行為,輔助患者及醫療人員。

2020/07/18 | 精選書摘

《風味搭配科學》:巧克力有近700種芳香味化合物,是香氣最複雜的食材之一

海鮮的典型氣味是說明海味最好的方式。「魚腥味」是一種負面的氣味描述,但實際上,海鮮不應該聞起來有魚腥味,而應該單純只有海的氣味。

2020/05/15 | 港台電視31

零距離科學:能聞出柏金遜症的「超級嗅覺專員」

嗅覺給人的印象總是沒那麼重要的。比起視覺聽覺,仿佛嗅覺的用處不算太大。但嗅覺真的是不重要嗎?

2019/12/14 | 藍玉雍

卡夫卡《蛻變》X 奉俊昊《寄生上流》:蛻變的不可能與翻身的奇幻夢

「蟲」在《寄生上流》裡,就像《蛻變》一樣,不只是個比喻,更是直指一個必須平常一直壓抑、隱藏、不能被揭穿才方能存活的心理現實。代表一種被他人嫌棄、鄙視、無法同理的傷口。

2019/12/09 | 精選轉載

【插畫】狗狗每次聞屁屁,都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故事

狗狗在路邊聞樹幹,然後留下幾滴尿,感覺就像狗狗在社群軟體上面留言按讚一樣——你是誰、和誰做了什麼、感覺如何,和我們發文的時候一樣。

2019/07/17 | 精選書摘

《一顆屁的科學》:為什麼屁會臭?動物也放屁嗎?

每顆屁都含有各種不同的化合物,這是食物分解時一併產生的,一般來源是肉類、堅果、穀物與豆類中的高濃度蛋白質。最熏臭的屁經常是在分解食物中的胺基酸時產生的。

2018/06/17 | 精選書摘

螞蟻如何認路?我決定做些實驗

一天,有些螞蟻爬到窗檻上逛來逛去。我突然好奇起來,很想知道︰牠們是怎樣找到東西的?到底牠們怎樣知道該往哪裡去呢?牠們能不能互相通報食物在哪裡,就像蜜蜂那樣?牠們對事物的外表有沒有任何知覺?

2018/06/16 | 精選書摘

《別鬧了,費曼先生》:螞蟻如何認路?我決定做些實驗

一天,有些螞蟻爬到窗檻上逛來逛去。我突然好奇起來,很想知道︰牠們是怎樣找到東西的?到底牠們怎樣知道該往哪裡去呢?牠們能不能互相通報食物在哪裡,就像蜜蜂那樣?牠們對事物的外表有沒有任何知覺?

2018/04/06 | TIME

長久以來忽視嗅覺能力,人類失去了什麼?

現在開始你要重視嗅覺,並仔細想想它可能試著告訴你的事。

2018/04/06 | TIME

長久以來人類忽視嗅覺能力,我們失去了什麼?

現在你要做的就是重視你的嗅覺,並仔細想想它可能試著告訴你的事。

2018/01/31 | 哈潑時尚 Harper's Bazaar

林一峰專欄:威士忌的胭脂粉黛

你是否有留意過不同廠牌威士忌喝起來的差別?品酒玩家們口中的泥煤味、粉味又到底是什麼味道?在聊了許多威士忌的歷史、製程和人文精神等後,品飲,才是真正接觸威士忌的開始。

2018/01/11 | 精選書摘

為何特定氣味,能令人突然記起孩提時光?

如果某個嗅覺氣味將我們帶至味覺上的話,童年的回憶也會因此鮮明而原封不動的出現在我們面前,原因是這兩者在我們記憶的遙遠深處存活了下來。童年的回憶如此看來,就像天堂鳥一樣,自遙遠的某處飛來,並奇異地令我們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