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

《水滸傳》,是以白話文寫成的章回小說,列為中國古典四大文學名著之一,六才子書之一。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7/07 | 王薀老師

《水滸傳》大反派高俅,何以在正史中博得「大節無虧」的評價?

高俅固然在歷史出將入相的賢良濟濟之中,並非盡善之士,但以宋徽宗所主的年代,能夠在一位昏庸無能的皇帝腳下竭盡所能地為國家盡一份綿薄的力量,同時在重要的時刻也不會和一班貪官污吏搞臭國體,尚屬難能。

2020/03/17 | 讀者投書

《書評職人》書評:在眾聲喧嘩的「失憶」時代,喚起心中最純粹美好的閱讀之魂

《職評書人》帶領讀者一窺文藝之手如何翻雲覆雨,作品如何由小見大?穿插閃藏?如何以語言陌生化之曖昧指向歷史,甚至指向我們活著的當代。而功力尚未爐火純青之作品,也得有雙火眼金睛,文字佈局到底敗在哪裡?不足之處為何?過目即見,高下立現,堪稱近年評論之「奇書」。

2020/03/13 | 精選書摘

蔡詩萍《金瓶本色》:武松一定要像殺豬似的,屠宰、肢解美女蕩婦潘金蓮嗎?

四百多年後,我們再回頭看她,或許我們只會說,潘金蓮只是情慾自主,只是跟著感覺走,只是「94狂」的「網紅性格」而已!她唯一的錯,是早生了數百年而已!

2019/12/31 | 精選書摘

《水滸領導學》:跟隨「講義氣」的人,是中國式追隨的重要特徵

義氣是追隨的必要條件,一個不講義氣的人,就不會有追隨者,就當不了真正的領導者。但義氣不是追隨的充分條件,不是有了義氣就一定會有人追隨。

2019/12/31 | 精選書摘

《水滸領導學》:毛主席說,我們上山打游擊,是國民黨「剿共」逼出來的

《水滸傳》成書六百年來,對中國社會乃至世界所產生的影響是廣泛而又深刻的,超出了絕大多數人的想像。透過這部小說,我們能夠想見當時的社會生活,並且能夠聯想到今天,感覺到其中的聯繫和變化。

2019/11/02 | 孫婕

官逼民反的香港,讓我想起《水滸傳》裡的「豹子頭」林沖

林沖是個原本想要遵守體制的受害者,最後被逼出走、落草為寇成為體制外的抗爭者,是個悲劇人物。示威者不也是這樣嗎?因為警方過度使用武力、因為「蒙面法」讓行動升級,也付出了代價。

2019/10/16 | 精選書摘

《刀爾登讀史 肆》:「通俗小說」就像一個收拾得井井有條、沒有雜物的房間

「通俗小說」和「文學小說」有其界限,但無法分明。「情節推動」(與性格或命運推動相對)是界限之一。情節推動之外,還有一個因素是我看重的。

2018/12/21 | 梁安琦

從《莊子》到武俠電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二)

武俠與功夫很相似,後者重視拳腳分高下,前者則著重內在精神⋯金庸曾在訪談中說道:「表面是鬥爭,精神卻是俠士的,有著中國傳統道德觀念。」可見,武與俠,武只是載體,俠才是靈魂。

2018/11/30 | TNL特稿

《寡婦》書評:有空搶銀行嗎? ——劫案類犯罪小說與電影的源流

所以替這本小說可以做另一個盜匪之外的註釋:想擺脫老婆,請用合法、合理的手法,千萬不要搞得太複雜,否則只會增加老婆的仇恨,然後,死得更難看。

2018/10/21 | 讀者投書

《水滸傳》裡武松血腥滅門,他是不是「無教化可能」該判死刑?

而現代政府代言的死刑,毫不遮掩的讓社會內容被取消,情感內容也進一步被扭曲,人民大快人心的,不是如《水滸傳》對政府或社會壓迫的共鳴,而是想像掌握權力仇殺其他人民的快感,我們在權力和復仇獲得雙重滿足,人民對於可以把自己放上政府的人肉鉆板而歡呼。

2018/04/05 | 精選書摘

鬥遍西門慶妻妾全家──潘金蓮的「強悍世界」

潘金蓮與吳月娘、李瓶兒、李嬌兒、宋惠蓮、奶子如意、妓女李桂姐等都有過矛盾糾葛,幾乎打遍全家;唯獨跟孟玉樓還算相安無事。說起打架的緣由,多半是因拈酸吃醋引起。潘金蓮佔有欲極強,容不得西門慶接近其他女人。

2018/04/04 | 精選書摘

鬥遍西門慶妻妾全家──潘金蓮的「強汗世界」

潘金蓮與吳月娘、李瓶兒、李嬌兒、宋惠蓮、奶子如意、妓女李桂姐等都有過矛盾糾葛,幾乎打遍全家;唯獨跟孟玉樓還算相安無事。說起打架的緣由,多半是因拈酸吃醋引起。潘金蓮佔有欲極強,容不得西門慶接近其他女人。

2017/03/31 | 精選書摘

「武大郎」們的生活水準到底如何?

像武大郎這樣的二口之家,如果想在宋朝城市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每日成本大致如下:口糧與衣料費用四十文;肉菜副食費用六十文;房租十五文;雜費若干。合計約一百五十文。如果武大郎每日賣饅頭能夠賺一百五十文,就完全租得起二層小樓,養活老婆。

2017/03/31 | 精選書摘

「武大郎」們的生活水準到底如何?

像武大郎這樣的二口之家,如果想在宋朝城市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每日成本大致如下:口糧與衣料費用四十文;肉菜副食費用六十文;房租十五文;雜費若干。合計約一百五十文。如果武大郎每日賣饅頭能夠賺一百五十文,就完全租得起二層小樓,養活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