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慶

江國慶案(又稱江國慶冤殺案、江國慶命案、江國慶冤獄案、912冤殺案)是發生在中華民國的一樁刑求逼供之冤案,起因為1996年9月12日位處臺北市大安區的空軍作戰司令部營區內五歲謝姓女童遭到姦殺身亡的案件,軍方組成「0912專案小組」,將被認定涉案的江國慶於1997年8月13日執行槍決,被槍決時年僅21歲。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2/11 | 精選書摘

《被搶劫的人生》:嚴刑逼供、草率起訴、有罪推定……蘇炳坤這類冤案真的只是「時代產物」嗎?

本書記錄蘇炳坤三十年來為平反而奮鬥的漫長旅程。盼望這樣舊時代的冤獄,能在新時代的期許中真正地畫下句點,因為只有直視過去,重新串接記憶斷裂之處,才能在如霧般籠罩的現實中重新確立航道,找到未來的路。

2019/03/27 | 法操FOLLAW

測謊技術的不確定性與法律疑慮

測謊技術發展至今,遭受許多質疑,質疑者認為:測謊技術假定人在說謊會不自覺地產生心跳加速等生理反應,但這個大前提本身就備受挑戰。

2017/12/18 | 法操FOLLAW

讓冤假錯案得以平反:回顧台灣八個重大再審案件

再審這個特別救濟管道,也在近年獲得各界的重視。隨著刑事訴訟法的修正,放寬了新事實、新證據的認定,過去的許多冤案,也得到再次審視的機會。《法操》特別羅列台灣受到矚目的再審事件,若沒有再審,這些真相將無法被看見、無辜的受刑人也無法得到合理的審判。

2017/12/04 | 法操FOLLAW

獲得「再審」到底有多難?又為什麼難?

在重大冤獄案件中,往往都是靠著「再審」的方式,獲得再次審視的機會。如江國慶案,當時江國慶被認為犯下空軍女童性侵命案,在受到軍法審判後,立即執行了死刑。但透過再審,才終於還江國慶一個清白。而從江國慶案,我們可以到「再審」的一個特色是,即便受到審判者已經去世,再審程序仍可以啟動。

2017/11/09 | 羊正鈺

「死囚」徐自強26歲遭羈押、獲釋已43歲,高院判賠2812萬

除了徐自強和鄭性澤之外,歷來冤賠金額最高紀錄是江國慶案,冤陪金額高達1億318萬5000元,其他包括黃志成、蘇建和等案,也都是司法史上著名冤賠案例。

2017/10/26 | 羊正鈺

除了鄭性澤無罪,還有哪些人的冤案賠償超越他?

歷來冤賠金額最高紀錄是江國慶案,冤陪金額高達1億318萬5000元,其他包括黃志成、蘇建和、徐自強等案,也都是司法史上著名冤賠案例。

2016/05/10 | TNL 編輯

段宜康:當我們選擇用最簡單的手段,去解決一個複雜的社會問題...

「當我們用最直接的、最簡單、最容易滿足大多數人期待的手段,是不是忘了我們社會沒有提供這些家庭,沒有提供在成長過程有可能先天或後天扭曲的人格一個公平的機會?」

2016/04/09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死刑,是打擊犯罪的靈丹?

1990年代初的香港,以重型武器行劫的案件十分猖獗,當時香港已停止執行死刑多時,這些案件掀起社會熱烈討論應否恢復執行死刑。

2016/04/09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死刑,是打擊犯罪的靈丹?

1990年代初的香港,以重型武器行劫的案件十分猖獗,當時香港已停止執行死刑多時,這些案件掀起社會熱烈討論應否恢復執行死刑。

2016/01/18 | 阿Ken

籲再審江國慶案!洪慈庸現身北院:身為洪仲丘案家屬,深感司法改革的迫切

民進黨新科不分區立委、律師顧立雄則強調,除司法轉型正義外,也要好好檢討軍中人權的轉型正義,他舉出雷震案、江國慶案及洪仲丘案等例子,希望全面清查、檢視過去所有重大侵害軍中人權的案件來究責。

2015/12/10 | Kenzo

江國慶冤死18年無人該負責 律師:檢方用謊言替國家暴力漂白

江國慶母親江彩蓮委任律師尤伯祥強調,這是多麼令人髮指的國家罪刑,「但我們的檢察官卻對這樣一個罪刑,卻選擇矇上眼睛,甚至用各種謊言,來為這樣的罪刑漂白。」

2015/12/01 | 阿Ken

刑求是為破案,與江國慶死沒因果關係...北檢三度不起訴陳肇敏等人

台北地檢署1日偵結,檢方認為罪嫌不足、已超過追訴期,以及刑求只是為了急於破案立功,與江國慶死亡沒有因果關係,第三次對前國防部長陳肇敏等8人做出不起訴處分。

2015/06/17 | 羊正鈺

教育界的江國慶案?音樂老師反對「一綱一本」遭解聘要求平反

「可能柯市長身邊的人給你訊息是有問題的。這個案件就是所謂教育界的江國慶案」,也應該是5大弊案外的第6大弊案。「柯市長如果你沒有面對,我們不惜抗爭到底」。

2015/06/11 | 讀者投書

「反廢死」朋友應該知道的「廢死邏輯」

筆者以個人理解試著提出一套「廢死論者的論述邏輯」,希望給大家參考。廢死論者有幾種不同論述,本文屬於其中的「冤獄說」。

2015/06/09 | 讀者投書

一命換一命的算術:「自然人」殺人與「法人」殺人有所不同?

把殺人償命,和其他的失去生命的例子一比較,自然人要殺人要償命好像有點吃虧。以江國慶冤死、洪仲丘案和少輔院生死亡的案件來看,司法機關、部隊和輔育院(姑且讓我概括簡稱為法人)弄出了人命,卻不是以命來償。

2015/06/04 | 蒂瑪小姐咖啡館

我支持死刑,但我不想用「廢死是幫兇」這種情緒化言論支持

如果今天你問我,我對死刑會不會有遲疑,我還是會有遲疑的,我遲疑的不是死刑本身,而是為了執行死刑。在現在的社會狀況下,你勢必不可能採用私刑,那就必須要把這個權力授權給國家,那授權國家有奪取生命的權力,這真的沒有問題嗎?而因為冤獄,而造成死刑奪走不該奪走生命的狀況,又要如何解?

2015/04/09 | 議誌 i-tsi

為什麼台灣軍冤案層出不窮?因為國防部根本沒有把軍人當公民看待

德國著名軍事學家包狄辛將軍(Wolf Graf von Baudissin)曾說:「軍人乃是穿著軍服的公民」,即認為軍人應如同一般公民,其基本權須受憲法保障,基於上述理念,我認為透過基本人權保障的觀念,來重塑軍人的地位且保障軍人的權益是極其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