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2/28 | 精選書摘
這些再也不會原味重現的「國宴與家宴」
母親一生宴客無數,不論大吃小吃,她總有本事前一分鐘在廚房忙得灰頭土臉,下一分鐘就輕輕鬆鬆端出一盤漂亮的菜。
2016/02/28 | 精選書摘
這些再也不會原味重現的「國宴與家宴」
母親一生宴客無數,不論大吃小吃,她總有本事前一分鐘在廚房忙得灰頭土臉,下一分鐘就輕輕鬆鬆端出一盤漂亮的菜。
2016/02/27 | 精選書摘
王宣一:為什麼我最恨餐廳弄個酒精燈在魚盤子底下......
母親對寧波菜講重口味的,並不是那麼欣賞,可是我卻對她的料理中什麼都灑三匙豆瓣醬油也頗不以為然。做江浙菜其實有兩樣法寶,一是豆瓣醬油,一是高湯。
2016/02/27 | 精選書摘
王宣一:為什麼我最恨餐廳弄個酒精燈在魚盤子底下......
母親對寧波菜講重口味的,並不是那麼欣賞,可是我卻對她的料理中什麼都灑三匙豆瓣醬油也頗不以為然。做江浙菜其實有兩樣法寶,一是豆瓣醬油,一是高湯。
2016/02/24 | 精選書摘
沒得商量的吃法:王宣一家傳「紅燒牛肉」為何只能下飯吃?
為什麼牛肉一定要和麵連在一起呢?牛肉麵這名詞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出名的?基本上我們這獨門牛肉一定要下飯吃,最多只能將吃到最後剩下的那點湯汁,冰凍後直接當肉凍切來吃,辛苦煮了一鍋牛肉,吃法一定也得堅持,沒得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