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儒雅冷血的殺人魔背後——安東尼霍普金斯表演分享
主持人問他:「請問你是看了多少資料,來揣摩漢尼拔這個角色呢?」Hopkins說:「我沒有找資料啊,為什麼要找資料,我完全就是靠我過去的經驗去揣摩的……。」主持人對於這個回應感到詫異,乾笑起來,而Hopkins在畫面裡溫柔地微笑:「為什麼你要笑得這麼緊張呢?」
2017/09/01 | 時報出版
《破案神探》書評:犯罪剖繪的迷思與科學
犯罪剖繪可以是一種奠基於個人主觀經驗的藝術,但這樣的藝術,必須大規模地、紮實地扎根在行為科學理論基礎,以及實證研究方法與倫理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