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

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英語: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縮寫為SARS),是非典型肺炎的一種。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1/04 | 譚蕙芸

由沙士殉職醫護談到7.21,車牌查冊是負責任採訪的必要工具

車牌查冊,不只使用在偵查、踢爆、監察報導之中。事實上,任何負責任的記者,核實資料,不想出錯,也會使用到查冊工具。

2020/10/19 | 鞭神老師

漢堡之兵法全攻略(二):台灣也買得到的A&W沙士,發明了培根起士漢堡?

除了付給A&W權利金以使用他們的商標和買他們麥根沙士的糖漿外,加盟店不管在菜單或是外觀上,都可以自由決定。粗略地統計,不同加盟店的品項加起來有約三萬五千種。而在如此繁多的品項中,培根起士漢堡正是其中之一。

2020/04/13 | 李展鵬

疫情中,香港人為何還執著地議論明星?

追捧明星,除了是對他們外表或才情的欣賞,亦是借由他們建立「什麼是香港」的本土意識,以下的成龍及梅艷芳都是上佳例子。

2020/03/12 | 譚蕙芸

17年來並無改變︰戴上政治口罩的傳媒

沙士和新型肺炎也是最初在內地出現,但因為訊息不公開,引致延誤導致疫情擴散,17年過去,好像沒有太大改變。

2020/03/11 | 區家麟

必讀文:倖存武漢醫生艾芬揭黨國白色巨塔

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受訪時指,看到「SARS冠狀病毒」的化驗報告,會冒一身冷汗,要告訴上級,告訴同行戒備,這種醫生的本能卻令她在醫院遭受「前所未有嚴厲的斥責」。

2020/02/17 | 樹洞 - TreeholeHK

武漢肺炎肆虐——心理學談為何人在疫症當前才自救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開始,心理學家致力探討如何鼓勵市民大眾提升對健康的覺察 ,以及參與一些政府提倡的健康計劃,久而久之便發展出「健康信念模型」理論。

2020/02/12 | Lo's Psychology

相似的疫症,截然不一樣的香港社會——以心理學角度理解

2003年和2020年,相似的疫症,17年之間,截然不一樣的香港社會,可以怎樣從心理學的角度去理解?

2020/02/11 | 科豆 Scientific Papa

就算長康邨不是「淘大2.0」,仍可能有相似之處

假如確定了康美樓個案的傳播途徑是糞渠,那麼長康邨就算不是「淘大2.0」也是「淘大1.2」,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

2020/02/05 | 精選書摘

《你個醫療制度壞咗呀!》︰公營與私家醫院緣何失衡?

醫管局成立即將三十年,亦經歷了由盛轉衰,但對待私人市場的態度,梁國齡認為是十年如一日,總是要私家醫生「聽話」,否則就將之邊緣化。

2020/02/03 | 林彥邦

2003年沙士時為何不封關?

數字也好、疫情發展也好,香港是否應該要封關、醫護是否要罷工,或許還有討論餘地,但用「03年無封關」作為現在不封關的理據是拿蘋果和橙類比。

2020/01/30 | 歐洲動態

此時再讀卡繆《瘟疫》——荒謬更上一層樓

在卡繆的《瘟疫》中,一些所謂「黑暗面」行為,最多也只是貪生怕死,例如想逃離被封的疫港,如果有對抗疫拖後腿的行為,也只是出於無知,但絕無如以林鄭月娥為首的香港政府般,刻意阻延抗疫,甚至是鼓勵疫症在香港大爆發和失控。

2020/01/30 | 區家麟

重溫《2003年香港大事回顧》,瘟疫蔓延時的20個回憶

重看TVB製作的《2003年香港大事回顧》,一半篇幅記沙士疫情。不幸歷史又再重複,人禍越演越烈,悲劇以十倍起跳。

2020/01/29 | Bruce Lai 賴勇衡

舞台劇《防疫禁區》十年前的悲觀預言

唯一從歷史所得的教訓,就是人類不懂汲取教訓——劇本對社會有強烈的批判,而悲劇結局指出現實社會的宿命。

2020/01/25 | 林彥邦

香港防疫措施倒退,是政治問題

難道經歷過03沙士慘痛經驗的香港官員,突然集體失智腦袋進水,連叫人戴口罩、自己戴罩,確保市民能買到口罩,這麼簡單的事都想不到?才不是。

2020/01/25 | 陳婉容

新一年望大家找到自己的真相,等待春天

這段日子,我經常想的是,在香港進入更極權,更難以講真話的社會後,我們可以怎樣保守希望,繼續反抗?

2020/01/24 | 曾時行 · 法律界基層工人

九龍灣「指定診所」惹關注,焦點應放在政府防疫策略

關鍵問題絕對超出「指定診所」應否設在麗晶,而是政府能否用最起碼的行動,讓人民相信它已經認真進入抗疫狀態,而不是繼續昏庸而任由疫症奪命。

2020/01/24 | 休班記者

沒有主權,何來防疫?

一個政府連防疫等基本措施都做不好,難道還期望她會保護人民嗎?繼續迷信,只會讓香港陷入無間地獄輪迴,人民權利繼續被蠶食。

2020/01/24 | 蕭家怡

禍從口入,we are what we eat

歷史尚要重複多少次,也不知道人類以為「萬事皆可控」的心態尚能玩多久——而這種自以為是的「控制」,除了體現在對疾病的防禦,也在對動物、對大自然的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