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7 | TIME
為何骨瘦如柴的葉門7歲女孩,會是2018年最重要的照片之一?
國際社會理應負起全責,但相反地它們卻是漠不關心。這是因為葉門生產的石油數量稀少,因此外人並無意願(對內戰)進行干預。而它們的忽視與不作為激化了這場戰爭。
2019/01/15 | Project Syndicate
美軍介入敘利亞內戰的原因,肯定不是為了「民主」
從川普的觀點看來,美國扶植、試圖將俄羅斯和伊朗排除在敘利亞之外的魁儡政權,既非美國國家安全核心議題,也有實行上的困難。因此,在這裡,川普要做出改變。
2019/01/07 | 李修慧
沙國少女逃家在泰國遭攔截,如果遭遣返,等著她的可能是「被家人殺死」
拉哈芙現居澳洲的朋友表示,「如果他們不殺死她,那麼他的家人將無法進入公共場合,他家的男性也無法和其他男性平起平坐。」
2019/01/04 | Project Syndicate
覺得2018是「政治正確」失去意志力的一年?那就大錯特錯了
在歐洲,2019年的前景將主要取決於3個因素:英國脫歐、德國總理梅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宏推動歐盟改革,以及5月份的歐洲議會選舉。
2018/12/26 | 蔡又晴
美國為何當「叛徒」?川普撤軍敘利亞對台灣的啟示
美國的外交政策絕對不只有背叛,但是依照川普難以捉摸的外交跟軍事政策,不但在國內得不到支持,更被盟邦非議,甚至讓人懷疑可行性。這樣的政策品質令人擔憂,對台灣尤其如此。
2018/12/19 | TIME
川普的中東政策,已從「美國優先」變成「沙烏地優先」
沙烏地阿拉伯是美國最大的武器買主,自2017年5月川普宣布與沙國達成1100億美元的武器交易以來,其購買額達145億美元。這也是為什麼川普總是在沙國其他的問題上試圖避免任何衝突。
馬賽克是伊斯蘭藝術瑰寶,但為何要放在廣告模特兒臉上?
在伊斯蘭文化裡對於人類「形象」的描述有著非常嚴格的禁忌,所以在一些比較保守的區域,就會出現一種非常有趣的平面廣告樣式,在平面廣告中的真人模特兒臉上都被打上了一層厚厚的馬賽克。
2018/12/09 | 精選書摘
《伊斯蘭新史》:信徒共同朝覲,證明眾人在真主眼中完全平等
許多人將造訪麥加的經歷描述為「回家」,朝聖正是讓靈魂預先嚐到他們所等待的來生滋味。
2018/12/03 | 李修慧
曾一天內少了7個邦交國,卡達主動退出沙烏地為首的OPEC
卡達今日高調退出OPEC,表示要專心發展「天然氣」。一年前,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策動下,卡達一天內失去8個邦交國。而目前,OPEC由產油量豐沛的沙烏地阿拉伯主導。
2018/10/29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一場沙國異議記者命案,扯出什麼中東政治角力?
全球關注的沙國異議記者之死,不僅案情離奇,更衝擊美國在中東的佈局,以及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的政治角力。
2018/10/29 | TIME
面對哈紹吉之死,美國有什麼武器對付沙烏地的野蠻暴行?
《馬格尼茨基法》就如同當代的癌症藥物,明確地鎖定了癌細胞。一旦沙烏地的涉案官員被列入「馬格尼茨基名單」,所有金融機構將會關閉這些人的帳戶,他們也會被拒絕進入世上所有令人嚮往的區域。
2018/10/25 | 李秉芳
沙國記者失蹤案仍疑點重重,王儲和受害家屬「握手致哀」
哈紹吉的兒子薩拉(Salah)雖具沙國與美國雙重國籍,但友人與家人表示,薩拉被禁止離開沙國,沙國可能是藉此讓已在美國的哈紹吉親屬封口,以免他們談及哈紹吉遇害案。
2018/10/25 | TIME
沙烏地記者「被失蹤」令我們啞口無言,但我們不會默不作聲
我們不應該讓哈紹吉的生命平白地走向盡頭。雖然是因悲劇而起,但對話是我一生中最渴望的事情。我相信下一場真正的革命,將以畫筆、鋼筆以及圖像畫素的形式展開。
我在沙漠唸科大:多元又封閉的校園,是沙烏地對未來的嘗試
總歸一句,沙烏地這個國家正面臨著開放與保守、石油與後石油的改革之中。作為一個特區型的研究大學,國王科大也就像是沙烏地對未來的嘗試吧!
2018/10/20 | 李修慧
沙國首度承認殺害失蹤記者,但官員強調:沙爾曼王儲不知情
沙烏地阿拉伯官員表示,沙爾曼王儲並沒有下令殺死記者哈紹吉。但外界質疑,沙國不可能在沙爾曼王儲未點頭的情況下發動如此複雜的海外行動。
2018/10/19 | 蔡又晴
土耳其配合調查失蹤記者,是要掀開美國幹過的骯髒事
國際政治之間,骯髒事太多,各國彼此都有對方的把柄。尤其是美國,不要以為美國在世界各地可以單幹,它也需要各國情報單位的支援。既然需要支援,別國當然就會知道美國在搞什麼。
2018/10/17 | 李修慧
失蹤記者曾大肆批評沙國王子,土耳其官員:他在沙國領事館遇害
土耳其當局確認的15名嫌疑人中,至少3人與的沙國當權的王子沙爾曼關係密切。而失蹤的記者哈紹吉,近來疾言批評沙爾曼政權。
2018/10/13 | Abby Huang
沙國記者失蹤案:沙烏地允許土耳其進入領事館調查
沙烏地駐伊斯坦堡的領事館,在技術上屬於沙烏地的主權領土。這一最新發展意味著該王國允許外國人(在這種情況下是土耳其當局)對其土地進行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