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26 | 蔡又晴
美國為何當「叛徒」?川普撤軍敘利亞對台灣的啟示
美國的外交政策絕對不只有背叛,但是依照川普難以捉摸的外交跟軍事政策,不但在國內得不到支持,更被盟邦非議,甚至讓人懷疑可行性。這樣的政策品質令人擔憂,對台灣尤其如此。
2018/10/17 | 李修慧
失蹤記者曾大肆批評沙國王子,土耳其官員:他在沙國領事館遇害
土耳其當局確認的15名嫌疑人中,至少3人與的沙國當權的王子沙爾曼關係密切。而失蹤的記者哈紹吉,近來疾言批評沙爾曼政權。
2019/04/23 | 李秉芳
美國加緊制裁讓伊朗石油「零出口」,不再豁免台灣等8國買油
事實上,自去年11月以來,8個國家中的台灣、義大利與希臘3國已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另外5國分別是中國、印度、日本、南韓與土耳其。
2019/01/07 | 李修慧
沙國少女逃家在泰國遭攔截,如果遭遣返,等著她的可能是「被家人殺死」
拉哈芙現居澳洲的朋友表示,「如果他們不殺死她,那麼他的家人將無法進入公共場合,他家的男性也無法和其他男性平起平坐。」
2019/04/18 | 人權觀察
伊斯蘭世界對新疆的苦難視若無睹,著實不可思議
由於讚揚中國,伊合組織向世界各國發出了一個危險信號。通過這項決議,伊合組織背叛了中國維吾爾族,也背叛了全球的穆斯林少數民族。
2018/09/11 | 周雪君
男子與女同事一起吃早餐 沙特:已拘捕,挑戰底線!
在沙特,一名埃及籍男子因為與女同事一起吃早餐而觸動了保守派人士的神經。
2019/06/16 | 蔡又晴
魚雷炸波灣油輪,也突顯美國代理人沙烏地有多無能
川普對海用外兵非常謹慎,就算要攻擊伊朗,美國代理人也要能夠控制當地情勢,不然打仗容易收場難。川普近來頻頻對伊朗制裁,但是就是沒有動兵,我覺得關鍵也在這裡。
2018/10/20 | 李修慧
沙國首度承認殺害失蹤記者,但官員強調:沙爾曼王儲不知情
沙烏地阿拉伯官員表示,沙爾曼王儲並沒有下令殺死記者哈紹吉。但外界質疑,沙國不可能在沙爾曼王儲未點頭的情況下發動如此複雜的海外行動。
2018/10/19 | 蔡又晴
土耳其配合調查失蹤記者,是要掀開美國幹過的骯髒事
國際政治之間,骯髒事太多,各國彼此都有對方的把柄。尤其是美國,不要以為美國在世界各地可以單幹,它也需要各國情報單位的支援。既然需要支援,別國當然就會知道美國在搞什麼。
我在沙漠唸科大:多元又封閉的校園,是沙烏地對未來的嘗試
總歸一句,沙烏地這個國家正面臨著開放與保守、石油與後石油的改革之中。作為一個特區型的研究大學,國王科大也就像是沙烏地對未來的嘗試吧!
2019/09/15 | Patrick
沙國油廠遭襲復原恐需數個月,全球油價飆升創10年最大漲幅
遇襲的是公司位於阿布蓋格與胡賴斯的煉油廠,其中尤以阿布蓋格廠最為關鍵,攻擊事件讓它每天減少產出約570萬桶石油,也就是超過沙國石油總產量的一半,或逾5%的全球石油供應。
2019/02/06 | 羊正鈺
首位踏上阿拉伯半島與伊斯蘭對話的教宗:宗教絕不能煽動戰爭
羅馬天主教宗方濟是訪問伊斯蘭教誕生的阿拉伯半島的第一位羅馬天主教宗。梵蒂岡估計,阿聯酋可能有100萬天主教徒,其中大部分是到阿聯酋工作的菲律賓人和印度人。
2018/10/19 | 蔡又晴
土耳其配合調查失蹤記者,是要掀開美國做過的髒事
國際政治之間,骯髒事太多,各國彼此都有對方的把柄。尤其是美國,不要以為美國在世界各地可以單幹,它也需要各國情報單位的支援。既然需要支援,別國當然就會知道美國在搞什麼。
馬賽克是伊斯蘭藝術瑰寶,但為何要放在廣告模特兒臉上?
在伊斯蘭文化裡對於人類「形象」的描述有著非常嚴格的禁忌,所以在一些比較保守的區域,就會出現一種非常有趣的平面廣告樣式,在平面廣告中的真人模特兒臉上都被打上了一層厚厚的馬賽克。
2018/10/13 | Abby Huang
沙國記者失蹤案:沙烏地允許土耳其進入領事館調查
沙烏地駐伊斯坦堡的領事館,在技術上屬於沙烏地的主權領土。這一最新發展意味著該王國允許外國人(在這種情況下是土耳其當局)對其土地進行調查。
2019/09/23 | 蔡又晴
美國要靠沙烏地打伊朗? 三大原因讓川普成為「狼來了」的孩子
沙烏地軍費雖高居世界第三,不過在最近的油田攻擊事件中,卻無法攔截到葉門叛軍的飛彈,軍事實力遭受懷疑,加上缺乏國際奧援,川普如果要靠沙烏地制衡伊朗,恐將落空。
2018/12/03 | 李修慧
曾一天內少了7個邦交國,卡達主動退出沙烏地為首的OPEC
卡達今日高調退出OPEC,表示要專心發展「天然氣」。一年前,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策動下,卡達一天內失去8個邦交國。而目前,OPEC由產油量豐沛的沙烏地阿拉伯主導。
2019/07/15 | 李修慧
葉門內戰讓2000公里外的巴基斯坦,面臨嚴重的「蝗蟲危機」
沙漠蝗蟲約在3月份,進入以棉花產業立國的巴基斯坦,可能對巴基斯坦棉花產業帶來嚴重損失。而這波沙漠蝗蟲蟲災,是從4000多公里外的東非蔓延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