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1/29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跟朋友聊到「沙發衝浪」,會想起自己曾經在寮國差點被沙發主強暴的故事

雖然沙發衝浪現在已經有點變質,有人說他變成約炮網站,有人遇到很多負面經驗,但對我來說,它最大的變化,其實是後面的網域從.org變成.com,然後會員數激增。這幾年我繼續沙發衝浪,發現了一個跟十年前很不一樣的現象......

2017/02/09 | 吳蚊蚊

在伊朗待了一整個月,都是溫馨的相遇

Papa已接待過近200名沙發客,我問他為什麼喜歡當沙發主,他告訴我說,「因為世界都說伊朗是個邪惡國度,所以我更要善待來這裡的每一個人」。

2017/02/09 | 吳蚊蚊

在伊朗待了一整個月,都是溫馨的相遇

Papa已接待過近200名沙發客,我問他為什麼喜歡當沙發主,他告訴我說,「因為世界都說伊朗是個邪惡國度,所以我更要善待來這裡的每一個人」。

2014/12/07 | 歐北來

德國人問我:為何亞洲人被稱讚時,都不能大方說謝謝,反而一直說「沒有沒有」?

從小到大,我的生長環境裡,我看到的每個人都是這麼做的,要謙虛、要不居功,我從來沒有問過為什麼,只是覺得理所當然的接受稱讚好像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在我們的社會裡,只要做了點什麼,得到一些稱讚,就不斷地說著「哪裡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