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8 | 區家麟
《禁蒙面法》違憲,林鄭月娥給香港人的天大笑話
違憲之下用《緊急條例》,所立之《禁止蒙面規例》當然亦不合憲,具體條文,連未經批准集結及合法集會都不能蒙面,法庭認為是超乎合理所需。這點,有少少理智的人早就都看得出,惡法條本根本無道理,純粹是為了打壓集會與自由表達。
2019/10/19 | 勞工影展
【2019勞工影展】《RBG:不恐龍大法官》:面對每個選擇都要「當個淑女、獨立自主 」
「淑女」指的並非溫柔婉約,而是「不要被無用的情緒,綁架了自己」,「獨立自主」則是記得生命永遠掌握在自己的手上,RBG用一生的智慧告訴我們這件事。
2019/09/13 | julia
他曾是「法官中的法官」,也是第一人因「違反行政倫理」請辭下台
法界人士表示,未來石木欽可能會被法官評鑑委員會主動要求評鑑,進而移送到職務法庭,如果走到這步,等同過去在職務法庭上負責審判公務員的石木欽,將成為被審理的對象,重創司法形象。
2019/07/18 | David Tang
將抗爭者告上法庭,陷法官於兩難甚至不義
「無論目標有多好,都一定要依據法律途徑去爭取」,那的而且確是個很好的starting point原則,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對的,但這個原則又是不是真的那麼absolute?
2019/01/22 | 精選書摘
《我一定是頭腦有洞,才唸法律系》:檢察官、律師、法官的法袍顏色怎麼分?
我們以下就司法體系公務員來做一些簡短的介紹,基本上,大多數的司法人員都會有自己專屬的法袍,但也有一些人的法袍是「透明」的。
2019/01/22 | 精選書摘
《我一定是頭腦有洞,才唸法律系》:法院真的是「有錢判生,沒錢判死」嗎?
對勝訴的人來說「司法還我清白」,對敗訴的人來說是「司法已死」,因此,很不榮幸地,台灣的司法機關榮登最不受人民信賴的職業前三名。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
2018/12/12 | 法操FOLLAW
「大法庭」是什麼?從走入歷史的「判例」制度說起
司法院在2018年初提出增加「大法庭」制度的修正草案,並於12月通過三讀。未來最高法院將可以透過大法庭來確立統一見解,也會有不同意見書。同時判例、決議制度也在這次修法中刪除,但在大法庭制度施行後的三年內,人民還是可以針對判例、決議聲請釋憲。究竟「大法庭」是什麼樣的制度呢?
2018/12/11 | 精選轉載
我國即將進入「大法庭」時代:為什麼需要新設大法庭制度?
大法庭制度建立後,行之有年的判例選編及變更制度、決議制度將被廢除,我國即將進入「大法庭」時代,統一法律見解的機制不僅擴大當事人的參與,並且應行言詞辯論,讓程序公開透明,勢必會改變以後司法實務運作的面貌。
印尼肅貪會夜闖法院逮人,法官、律師涉貪污穿上囚衣被押送
肅貪委員會官員近日夜闖雅加達南區地方法院,逮捕涉及在民事案件貪污的2名法官在內的5名嫌犯。法官穿上囚衣被押送的畫面成為各大媒體焦點。
上訴庭闡釋誤殺罪元素 可影響檢控「箍頸致死案」警員決定
除了即將展開審訊的慈雲山車房爆炸案及DR案重審,公眾亦要關注律政司會否根據上訴庭的新詮釋,評估有關的士司機陳輝旺被警員箍頸致死案的刑事檢控事宜。
2018/11/15 | 讀者投書
《漢摩拉比小姐》的創作哲學與韓國司法現況
《漢摩拉比小姐》深刻地描繪出法律工作者的無奈,在亞洲造成轟動,而正職也為法官的作者文裕晳是怎麼走向這樣的創作之路,韓國與台灣的司法體制有什麼不同,而台灣又什麼時候才能有這樣的「律政劇」呢?
父母間的分歧,不應影響小朋友和父母相處的時間
這件本身並不令人愉快的離婚案,當中情節卻反映了不少香港家庭面對親子教養產生意見分歧時的處境。
接到國民法官通知的注意事項:權利、義務、何時能夠拒絕?
如果有一天,我們打開信箱看到一張「候選國民法官」通知書,後續應該要做什麼呢?國民法官的權利、義務和注意事項又是什麼?而在哪些情況下,我們有拒絕擔任國民法官的權利?
國民法官制度:國民參與審判之源起與流變
被當作國民法官制度參考基底的日、韓兩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在其國內試行後,個別有什麼樣的狀況?本文將從司法官體系的僵化開始談起,試著一一回答上述問題,期望能有助於大家更了解這個制度的源起與流變。
2018/07/23 | TIME
我是個兒童福利法官,川普的「零容忍」移民政策嚇壞我了
對成人而言,一兩年可能就過去了,但對孩子卻是永恆的。童年是很短暫的。在他們能真正「回家」和「當個正常的孩子」之前,許多接受寄養服務的孩子向我表達無法返家的痛苦。
2018/07/09 | 區家麟
全民 waste time
從特首一句waste time,回看特區政府如何浪費光陰。
2018/06/19 | 書生百用
梁天琦暴動罪判刑背後的爭議︰法官量刑應否考慮道德、政治因素?
有些論者認為梁天琦等人為了香港社會才犯案,如果考慮他們的動機及社會的政治環境,法官可以從輕發落,但法庭明顯否定這種主張。法理學的相關爭論,能讓我們了解兩種立場的理據。
國民法官制度:當國民實際參與審判程序,能增進對司法的信任嗎?
對於一般民眾而言,由於司法程序太過於遙遠,若不能親自參與,僅透過傳播媒體單向傳述,容易造成對司法的誤解,而透過裁判員制度的實施,使人民親自參與司法,能理解法官裁判的艱難,也能促進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