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

法官(中華民國前稱「推事」;法文:Juge;英文:Judge;西班牙文:Juez;德文:Richter)是司法機構中審判人員的通稱,司法權的執行者。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17 | 林兆彬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批判日本司法制度的狂想曲

《第一刑事部的烏鴉》故事圍繞一位每次都去現場查案的法官,劇情雖然超現實,但當中探討的日本司法制度弊端卻頗為寫實,值得一看。

2021/04/08 | TNL 編輯

翁茂鍾案認定26名法官有違失、僅1人移送監院,司改會痛批調查「虛應故事」

25名法官則是雖曾與翁茂鍾往來,但情節較輕,未達重大程度,故人審會議決只要行政懲處,但是因為違失行為時點距今已超過5年,罹於時效,最後決議不予懲處。

2021/02/16 | TNL 編輯

挑戰合法的不合理,法官認證最會「找麻煩」的檢察總長江惠民

江惠民說,他樂於當檢察官的後盾,並透過最高檢訴訟組的法律研究,引領第一線衝鋒陷陣的檢察官正確法律見解,同時鼓勵檢察官勇於面對冤錯案。

2021/01/30 | 高智敏

談「石木欽關說案」:為什麼這些法官、檢察官,連一件襯衫都不該收?

社會大眾對於掌握「生殺大權」的法官或檢察官,自然有著最高標準的廉潔期待,說是「道德潔癖」也不為過。即使沒有查案審案、沒有利益關係,只是收個襯衫、禮品或參加飯局,也會讓民眾有非常多的遐想空間與疑問。

2021/01/20 | 李秉芳

富商翁茂鐘「死亡筆記本」爆司法界史上最大醜聞:逾20名檢察官、法官收禮飲宴遭調查送辦

從這些筆記本中發現驚人結果,整個司法檢調體系中,不少高層也長年和翁茂鐘吃高檔餐廳、接受翁茂鐘送禮的襯衫、營養補給品、招待打球、報明牌買股票

2020/12/07 | 一起讀判決

誰可以聲請大法官解釋憲法?普通人也可以嗎?

誰可以聲請憲法解釋?依照「大審法」第5條以及相關大法官解釋,有四種類別,而每一種類別可以聲請釋憲的條件都不太一樣。

2020/11/06 | 法操FOLLAW

偷拍室友更衣只扣品德成績一分?司法官訓練制度的威權遺毒

司法官學院是我國法官和檢察官的職前訓練養成機關。除了長久以來法官和檢察官一同受訓,造成審檢一家親的弊病之外,司法官學院軍隊式的管理規則,以及幼稚化的團康營隊生活,可說是造成法官和檢察官思想和行為僵化的源頭。

2020/11/05 | 黃偉俐(醜陋的真實)

沒有人想要「遲到」或「微薄」的正義,司法單位不被人民信任是咎由自取

司法單位目前也有在努力改善相關罰則,我們必須加以肯定,但是那種緩慢與被動的心態真的要改進。法官被訓練成依法辦案,但是卻自高自慢,缺乏與民共同呼吸的溫度,請絕對要記得:沒有人要「遲到」或「微薄」的正義。

2020/07/27 | 律師談吉他(雷皓明律師)

「法人」是創造出來的法律人格,所以罵法人會成立誹謗罪嗎?

法人雖然不會有精神上的痛苦,而不會有精神慰撫金的問題,但法人所經營的社會評價、信用、商譽等若是受損害,如果量化為財產損害來衡量損失,可以請求請求賠償。

2020/07/22 | 黃靖芸律師

《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採用的「參審制」,和「陪審制」各有哪些優缺點?

對於台灣民眾來說,「陪審制」似乎較常聽到,也符合民眾對於「人民參與審判」的想像,國民法官制度中採用的「參審制」對於台灣民眾而言反而較為陌生,究竟這兩者有什麼差異?

2020/07/22 | TNL 編輯

國民法官法完成三讀:年滿23歲可任國民法官,出庭可領日費、但需要注意什麼?

三讀條文規定,進行國民參與審判的案件,由法官3人及國民法官6人共同組成國民法官法庭,共同進行審判。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須年滿23歲,且為地方法院管轄區域內居住4個月以上的國民,預計2023年上路。

2020/07/20 | TNL特稿

【Fact Check】李瀚良法官指「被告因情緒激動先踢警察所以判無罪」?

網傳消息指李瀚良法官曾說「被告因情緒激動先踢警察所以判無罪」的圖片及文章曲解了其裁決,屬錯誤訊息。

2020/07/20 | 李秉芳

陪審、參審各黨團協商無共識,立法院展開「國民法官法」表決大戰

民團認為執政黨執意推動參審制,國民法官將被職業法官的意見左右,影響判決;民進黨團則認為,民團引進陪審制的主張變革過大、風險也較高。

2020/07/06 | 李秉芳

陪審、參審吵什麼?5個QA看懂「人民參與審判」的司改爭議

陪審主要是由9位獨立的素人陪審員,獨立於法官之外,自行討論、認定被告到底有沒有犯罪事實,法官不參與討論。

2020/06/28 | 讀者投書

疫後國際經貿秩序重組,幾乎失去功能的WTO有辦法「重開機」嗎?

基於WTO組織內尚缺願意擔當領導者的國家,又本來承擔各國貿易爭端解決的上訴機構,迄今為止仍未正常運作,加上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結果,導致各國對WTO呼籲改革的聲音至今依然置若罔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