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

法官(英語:Judge,德語:Richter,日語:裁判官;過去稱作推事)是司法機構中職司審判職務者的通稱。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0/06/28 | 讀者投書

疫後國際經貿秩序重組,幾乎失去功能的WTO有辦法「重開機」嗎?

基於WTO組織內尚缺願意擔當領導者的國家,又本來承擔各國貿易爭端解決的上訴機構,迄今為止仍未正常運作,加上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結果,導致各國對WTO呼籲改革的聲音至今依然置若罔聞。

2020/06/25 | 法操FOLLAW

法律小教室:檢察官可以當辯護律師嗎?

司法官能否兼任律師或許還有討論與修法的空間,但既然現行體制仍明確規定兼職的限制,王前檢察官在收到警告之後依舊堅持不守規定,身為執法人員卻帶頭做了不良的示範。

2020/06/13 | Kayue

【Fact Check】法官指被告「路經暴動現場」「身上有防毒面具及木棍都係合理」?

10月1日黃大仙暴動案主審法官沈小民沒有說出沈運龍所「引述」和「時聞香港」圖片中加插的言論,而且參考該案判詞,有關言論內容與事實不符,亦錯誤解釋法官裁定被告無罪的理由,因此屬於錯誤訊息。

2020/05/28 | TNL 編輯

法官裁定孟晚舟「雙重犯罪」,在美中角力下加拿大如何「夾縫求生」?

加拿大朝野雖同聲強調此裁決彰顯「司法獨立」,但許多人也立即感覺到「背上一股涼意」。2位目前被中國當成「人質」的加拿大公民,處境可能因為孟晚舟的判決快速惡化。

2020/05/09 | 精選書摘

《敗戰處理》小說選摘:比恐龍法官更難搞的「恐龍民眾」,一旦遇上就有你受了

請隨書中的邋遢檢察官「鯰魚」、混沌狂亂的檢事官「阿學」,一齊享用生活中擦身而過的種種,從今而後,我們或能直視生命中的醜陋,並有能力將其化解。法律從沒能妥善安頓每一位受害人,生活中有笑有淚,總得想辦法走下去。

2020/05/04 | 李修慧

「殺警案」5天內經歷2次抗告、3次重新裁定:司法上這樣「改來改去」常見嗎?

鄭姓男子在台鐵刺殺警察案件,4月30日判無罪、50萬交保。之後,檢方2次抗告、高等法院2次要求重新裁定、地方法院也2次改變交保條件。《關鍵評論網》統整地方法院、地檢署、高等法院3方資料,告訴你檢方為何多次抗告?高等法院又為何多次要求地方法院重新裁定?這樣的狀況,在實務上是常態嗎?

2020/04/30 | 林兆榮

身為「連儂牆斬人案」目擊者,我想講判辭兩個值得商榷之處

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判辭指被告「從來沒有使用第二把刀」,但這與現場目擊者的說法不符。

2020/04/02 | 法操FOLLAW

把法官助理當私人助理,新竹地院法官被彈劾

吳振富法官的行徑為何?他是怎麼解釋自己的行為?其中違反了哪些法律?

2020/03/31 | TNL 編輯

私人情感可用《刑法》規範嗎?大法官釋憲18年後,「通姦除罪化」重啟辯論

這不是台灣第一次對《通姦罪》進行合憲性審查。2002年時,大法官提出的釋字554號曾闡明,「性行為自由」應受婚姻與家庭制度制約。

2020/01/10 | 讀者投書

被告要求重審已經困難重重,更何況是「國家告你」的時候

法官通常不可能推翻他以前的判案,就算法律設定「重審」和「迴避」的制度,最高法院仍然很喜歡「發回更審」以便宜行事,其中民事和行政訴訟的爭議情況最常見,就算提出新事證,法院多半仍維持過去的那個見解。

2020/01/09 | 賴佩霞律師

明明錄到聲音卻告不成「通姦罪」,是遇到恐龍法官了嗎?

目前司法實務上的通姦,還是嚴格限縮在男性性器插入女性性器的「男女性器結合說」。因此,不是男對女、沒有男女性器接合,都不是《刑法》上的通姦行為。

2019/10/19 | 勞工影展

【2019勞工影展】《RBG:不恐龍大法官》:面對每個選擇都要「當個淑女、獨立自主 」

「淑女」指的並非溫柔婉約,而是「不要被無用的情緒,綁架了自己」,「獨立自主」則是記得生命永遠掌握在自己的手上,RBG用一生的智慧告訴我們這件事。

2019/09/13 | julia

他曾是「法官中的法官」,也是第一人因「違反行政倫理」請辭下台

法界人士表示,未來石木欽可能會被法官評鑑委員會主動要求評鑑,進而移送到職務法庭,如果走到這步,等同過去在職務法庭上負責審判公務員的石木欽,將成為被審理的對象,重創司法形象。

2019/07/18 | David Tang

將抗爭者告上法庭,陷法官於兩難甚至不義

「無論目標有多好,都一定要依據法律途徑去爭取」,那的而且確是個很好的starting point原則,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對的,但這個原則又是不是真的那麼absolute?

2019/01/22 | 精選書摘

《我一定是頭腦有洞,才唸法律系》:檢察官、律師、法官的法袍顏色怎麼分?

我們以下就司法體系公務員來做一些簡短的介紹,基本上,大多數的司法人員都會有自己專屬的法袍,但也有一些人的法袍是「透明」的。

2019/01/22 | 精選書摘

《我一定是頭腦有洞,才唸法律系》:法院真的是「有錢判生,沒錢判死」嗎?

對勝訴的人來說「司法還我清白」,對敗訴的人來說是「司法已死」,因此,很不榮幸地,台灣的司法機關榮登最不受人民信賴的職業前三名。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