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

法官(英語:Judge,德語:Richter,日語:裁判官;過去稱作推事)是司法機構中職司審判職務者的通稱。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18/12/12 | 法操FOLLAW

「大法庭」是什麼?從走入歷史的「判例」制度說起

司法院在2018年初提出增加「大法庭」制度的修正草案,並於12月通過三讀。未來最高法院將可以透過大法庭來確立統一見解,也會有不同意見書。同時判例、決議制度也在這次修法中刪除,但在大法庭制度施行後的三年內,人民還是可以針對判例、決議聲請釋憲。究竟「大法庭」是什麼樣的制度呢?

2018/12/11 | 精選轉載

我國即將進入「大法庭」時代:為什麼需要新設大法庭制度?

大法庭制度建立後,行之有年的判例選編及變更制度、決議制度將被廢除,我國即將進入「大法庭」時代,統一法律見解的機制不僅擴大當事人的參與,並且應行言詞辯論,讓程序公開透明,勢必會改變以後司法實務運作的面貌。

2018/11/30 | 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

印尼肅貪會夜闖法院逮人,法官、律師涉貪污穿上囚衣被押送

肅貪委員會官員近日夜闖雅加達南區地方法院,逮捕涉及在民事案件貪污的2名法官在內的5名嫌犯。法官穿上囚衣被押送的畫面成為各大媒體焦點。

2018/11/15 | 讀者投書

《漢摩拉比小姐》的創作哲學與韓國司法現況

《漢摩拉比小姐》深刻地描繪出法律工作者的無奈,在亞洲造成轟動,而正職也為法官的作者文裕晳是怎麼走向這樣的創作之路,韓國與台灣的司法體制有什麼不同,而台灣又什麼時候才能有這樣的「律政劇」呢?

2018/08/30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接到國民法官通知的注意事項:權利、義務、何時能夠拒絕?

如果有一天,我們打開信箱看到一張「候選國民法官」通知書,後續應該要做什麼呢?國民法官的權利、義務和注意事項又是什麼?而在哪些情況下,我們有拒絕擔任國民法官的權利?

2018/08/14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國民法官制度:國民參與審判之源起與流變

被當作國民法官制度參考基底的日、韓兩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在其國內試行後,個別有什麼樣的狀況?本文將從司法官體系的僵化開始談起,試著一一回答上述問題,期望能有助於大家更了解這個制度的源起與流變。

2018/07/23 | TIME

我是個兒童福利法官,川普的「零容忍」移民政策嚇壞我了

對成人而言,一兩年可能就過去了,但對孩子卻是永恆的。童年是很短暫的。在他們能真正「回家」和「當個正常的孩子」之前,許多接受寄養服務的孩子向我表達無法返家的痛苦。

2018/06/19 | 書生百用

梁天琦暴動罪判刑背後的爭議︰法官量刑應否考慮道德、政治因素?

有些論者認為梁天琦等人為了香港社會才犯案,如果考慮他們的動機及社會的政治環境,法官可以從輕發落,但法庭明顯否定這種主張。法理學的相關爭論,能讓我們了解兩種立場的理據。

2018/06/19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國民法官制度:當國民實際參與審判程序,能增進對司法的信任嗎?

對於一般民眾而言,由於司法程序太過於遙遠,若不能親自參與,僅透過傳播媒體單向傳述,容易造成對司法的誤解,而透過裁判員制度的實施,使人民親自參與司法,能理解法官裁判的艱難,也能促進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

2018/06/10 | 湯米

【插畫】身為嫌疑犯該有的表情

原本應該用於「呈現真實」的新聞報導,在今天,反而比較像是說故事大賽的平台。

2018/05/29 | 法操FOLLAW

判決書如天書?「白話文系統」協助法官用白話寫判決書

鑒於法官已經寫了十幾年的文言文,突然要法官改變會有些困難,所以司法院從源頭著手,建立判決書白話文系統,在繕打的過程中,如果出現艱澀難懂的文字,系統就會自動識別變成藍底白字,並顯示白話的替代語詞,希望可以讓法官用字遣詞更貼近社會。

2018/03/31 | 法操FOLLAW

以抒情文輕判經濟弱勢竊盜,林輝煌法官對判決書的獨特見解

新任的新北地院院長林輝煌,曾在民國91年改變傳統判決書寫法,以抒情文方式判決,輕判經濟弱勢的竊盜被告而聲名大噪、引起法界轟動。他也提到,部分法官要求法官助理書寫判決草稿,再就草稿簡單修飾後定稿。並重話批評:「這樣的法官是在做違法的事。」

2018/03/16 | 精選書摘

《失常罪》前言︰甚麼是法醫精神科?

必須強調,這並不是甚麼揭露香港殺人案件秘聞的獵奇書,案件本身不是重點,我的目的是帶領讀者從法醫精神科醫生的角度去看每一件案件。

2018/03/16 | 精選書摘

《失常罪》前言︰甚麼是法醫精神科?

必須強調,這並不是甚麼揭露香港殺人案件秘聞的獵奇書,案件本身不是重點,我的目的是帶領讀者從法醫精神科醫生的角度去看每一件案件。

2018/03/15 | 法操FOLLAW

法官性騷擾為什麼從免職變罰款?職務法庭又是什麼?

日前職務法庭作出陳鴻斌懲戒案件的判決,引起各界譁然。經過再審後,職務法庭判決最高罰款金額一年的月俸,約200餘萬元。為此判決,其中一名陪席法官謝靜慧憤而辭去職務法庭法官一職!究竟為什麼會從免職變成罰款呢?職務法庭是什麼?

2018/03/12 | 羊正鈺

前法官騒擾女助理僅「輕判」一年俸祿,受命法官:只是「未成功的婚外情」

謝靜慧向司法院請辭職務法庭法官,她說:「不是憤怒請辭,是覺得自己能力不夠,無法說服其他法官,就讓賢吧!」

2018/02/19 | 羊正鈺

一個27歲房仲,因朋友「偽證」變成「運毒集團老大」被判無期徒刑

邱顯智:「鄭性澤告訴我,他覺得蕭案應該是冤案,雖然已經判決確定,但希望我可以去探視,見他一面。我心想,連死刑冤錯案的當事人鄭性澤都說,蕭有冤枉,看起來是非去不可了。」

2018/01/20 | 王陽翎

是誰殘忍?這位法官在判案之前,參考了著名的「電車難題」

作者從一宗「雙胞胎案」判決,談論一本「電車難題」的著作,分享一件有趣的往事,說一些道德價值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