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

法庭是進行法律聆訊的地方,俗稱公堂。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3/12 | 德尼思化

《逆權大狀》:請睜開眼,看著國安法的審判

國家即國民,政權骯髒踐踏人民之等句,我們都知道他說得對,都想聽到這種話。可是,正如香港的47人被控《國安法》,「球證、旁證、加上主辦、協辦所有嘅單位全部都係我嘅人,點樣同我鬥?」《逆權大狀》的審判,犯人依然收監。

2020/11/05 | 譚蕙芸

請圈出高舉的警棍——直播新聞片段,凝固了的真實

少於一秒的影像,反覆逐格在法庭播放,平日直播一晃眼就錯過了的景像,時間在法庭的空間裡,像忽然拉長了,真相變得清晰可見。

2020/07/20 | TNL特稿

【Fact Check】李瀚良法官指「被告因情緒激動先踢警察所以判無罪」?

網傳消息指李瀚良法官曾說「被告因情緒激動先踢警察所以判無罪」的圖片及文章曲解了其裁決,屬錯誤訊息。

2020/05/21 | 區家麟

保衛香港電台:一個推翻通訊局裁決的成功故事

要香港電台以政府部門之身,司法覆核其監管機構,似乎不甚可行,但勇士曾出現了:〈同志戀人〉其中一位被訪者挺身提出司法覆核。

2020/02/24 | 法夢

保釋條件的兩難局面︰容許增加監控方式,如何影響保釋權利?

在法例規定以外,法庭有否權力在法例以外定出保釋條件?如果可以,一些傳統以外的條例,例如電子監控或電子腳環、裝閉路電視,更符合還是更偏離保釋權利的保障?

2019/11/12 | Melody Chan

【拒保全攻略】被捕之後,點決定要唔要接受保釋?

大多數被捕者都面對一個問題︰要不要接受警方的保釋?這篇文章協助讀者理解「保釋」是甚麼一回事,要接受保釋、拒絕保釋或者「踢保」又應該考慮甚麼因素。

2019/10/09 | 蕭家怡

親身到庭,才會有的沉重感受

自己小時候是靠TVB劇集來構成對法庭的認知,而現今一代,卻極可能是透過真實的法庭來認識。

2019/10/03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沒有暴徒,只有凡人

戴上面罩,他們是暴徒,又或者是無名的抗爭者。隨你喜歡什麼吧。但脫下面罩,他們都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檢控人數是一個數字,也是一段段真實無比的人生,也是一個個支離的家庭。

2019/08/02 | 蕭雲

關於義務律師團隊的一些澄清

近日網上有一些關於捐款給612人道支援基金的爭論,特別是關於義務法律團隊的問題,作者曾接受有關協助,澄清若干誤解。

2019/08/01 | 林兆榮

第一次到法庭聽審筆記

法庭內的事,還是看法庭新聞比較準確,庭內的事不多談了,就是很平靜。我旁聽了最後一輪,這一輪包括十七位被告。同行的另一位朋友,則留意到一些瑣碎的小物件。例如有些被告背囊上繫著可愛吊飾;穿鬆弛熊襪子——平行世界裡的他們過著怎樣的夏天?

2018/12/14 | 法夢

示威集會權利和私有產權之二:曾健成港鐵案

從曾健成港鐵案,我們仍能觀察到,私有產權在表達和集會自由面前,至少在香港法庭的思維中,仍然是極具份量的考慮。

2018/12/14 | 法夢

示威集會權利和私有產權之一:公民廣場案

近日,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和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先後頒下了兩宗判決,進一步探討了方國珊案帶來的影響,筆者將探討法庭如何看待私有產權和示威集會權利之間的平衡。

2018/12/12 | 精選轉載

戴耀廷結案陳詞全文︰若我們有罪,罪名就是在香港這艱難的時刻仍散播希望

「作為香港法治及憲法的學者,我相信單純依靠司法獨立是不足以維護香港的法治。 缺乏一個真正的民主制度,政府權力會被濫用,公民的基本權利不會得到充分的保障。」

2018/12/04 | 法夢

有代表律師的被告作供,不等於「出庭自辯」

所謂「自辯」其實是指被告沒有律師代表,由盤問控方證人到選擇作供及引導辯方證人作供都一手包辦。至於被告選擇上證人台作供與否,其實與「自辯」無關。

2018/11/26 | 精選書摘

《幻影女子》小說選摘:那位女子可以證明你的清白,但她根本不存在

「結論是,各位先生女士,我只問你們一個簡單的問題。當一個人活下去與否,就靠他能不能提供另一個人的長相和其他細節,此刻他卻完全想不起來,這正常嗎?這有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