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13 | 法夢
換上「黑洋紫荊」頭像會否犯法?
我們無法完全排除使用黑色紫荊花作為頭像的法律風險,亦呼籲讀者自行判斷自己的承擔能力;然而,我們認為,在忠於人權的法律分析下,信香港人仍擁有這丁點自由,哀悼已失去的種種。
2019/09/12 | 法夢
警察有權捉市民「跳閘」嗎?
近日有休班警嘗試拘捕在港鐵站「跳閘」的市民,但根據禁制令內容及香港法例,警員並無權拘捕,更有可能構成襲擊、毆打及/或非法禁錮。
2019/09/25 | 精選轉載
擁有頭盔、眼罩、防毒面具,不屬於「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
警方在搜到抗爭常見的防護用具後,以「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拘捕,其實不符合法律要求。
2019/06/16 | 法夢
如果警察突然拍門搜屋,應如何應對?
假如有警察要求入屋搜查,必須出示有效搜查令,而且只能夠檢取列在搜查令內的物品。
2019/06/12 | Melody Chan
被警察截查搜身FAQ
被警察截查、搜身期間盡量平息自己情緒,控制自己不要說太多話。向警察多說話無益,你愈不出聲,他愈缺乏你的資料。
2019/09/19 | 法操FOLLAW
被微積分耽誤的法律人──萊布尼茲
身為一個通才,萊布尼茲涉略於各式各樣的領域,雖然他在法學上的貢獻不能與數學和哲學相提並論,但法律的學習仍影響了他的人生。萊布尼茲利用他的法學知識,撰寫法律文章,被美茵茲大主教任用。正因為這個工作,萊布尼茲才有打開他的視野,
2019/01/31 | 精選書摘
《撕開的真相》:沒有一個心理正常、能分辨是非的人會對小孩做這種事
有個專有名詞形容戰爭時做的決定對人帶來的困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簡稱PTSD)。曾參加過死刑陪審團的人也會說起憂鬱、酒精濫用、鬼魂纏身。不是每個人都如此,但有些人會這樣。入選陪審團的男女會一起住進隔離的飯店,切斷和家人的聯繫,每天都是看著同樣的影像入睡。
2019/07/26 | 精選轉載
警方發咗反對通知書,去元朗遊行集會有乜法律風險?
根據《公安條例》,公眾遊行只可以喺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或當作已出不反通知書下,先至合法。但喺7月25日,警方發出咗反對通知書,如果7月27日嘅遊行繼續,咁遊行就會係《公安條例》第17A(2)(a)條下嘅未經批准集結。
2018/08/30 | 法操FOLLAW
《從噁心到同理》:反同婚公投再現了「隔離但平等」政策嗎?
《從厭惡到同理》裡提到,美國過去在種族議題上採取了「隔離但平等」的政策。如今這樣的情形也在台灣真實上演。雖然大法官透過釋字第748號解釋闡明:不同性傾向的人都應該有結婚的權利,但反對派仍提出要另立專法的公投。
2019/09/15 | 法夢
問被捕者資料助尋法律支援,不算「阻差辦公」或「妨礙司法公正」
近日每當有熱心市民或社工問被捕人姓名和其他個人資料,或提醒他們記得「我無嘢講」時,有警員為了阻止被捕人尋求法律支援,繼而指控市民或社工妨礙司法公正。
2019/10/04 | 本土研究社
《緊急法》的惡法之路
林鄭月娥政府已奪得無上權力,利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這殖民惡法「收拾」這個由她一手搞出來的災難。她在今天的記者會甚至聲稱「無理由將這些法例『備而不用』」,顯示必定有權用盡。
2018/11/19 | 法操FOLLAW
同婚合法後,「爺爺奶奶」會從法律上消失嗎?
同婚合法的話,爺爺奶奶就會從法律上消失?相信很多人都有聽過上面的說法,這個誤解的想法是:如果今天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後,法律上就不能叫夫妻而改稱配偶,因為不能叫夫妻,所以不能叫父母、祖父母,也因此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等稱謂就從法律上消失了。但真的是這樣嗎?
2019/08/19 | 言士
林鄭月娥指示威者破壞法治,但特區政府尊重法治嗎?
林鄭月娥政府不斷宣稱示威者「破壞法治」,香港警察也自稱「只會為法治而戰」,到底法治是甚麼?誰真正在破壞法治?我們可以參考不同專家提出的原則,再對比「反送中」運動港府的表現。
2019/10/09 | 區家麟
狠毒的林鄭月娥政府摧毀香港法治
當問責官員一字排開,林鄭月娥宣布動用《緊急法》,我想到了兩個字:狠毒,這已是極度溫文的形容。
何謂「公民拘捕權」?甚麼情況下才可行使?
法律賦予一般人拘捕疑犯的權力,但行使此權力時必須非常小心,確保符合法律規定的條件,否則反而會觸犯法例。
2019/08/31 | 法夢
咪玩啦,區諾軒點樣可以近距離用音波襲警呀?
據報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捕原因之一,是曾以大聲公襲警,但根據案例,警方需要有合理懷疑區是刻意、近距離高聲襲擊警員的耳部,亦需有事實基礎證明相關警員聽覺受短暫干擾。
2019/07/15 | 法夢
示威者戴頭盔、堵路、回應警方暴力而使用武力,都不是暴徒
即使集會中不止出現「零星」暴力,而示威者本身亦確實曾參與使用武力,也不代表政府的行為可不受集會自由權的原則規限。當示威者參與集會的初衷是為了表達政治訴求,集會開始時對公共治安根本並無構成嚴重威脅,只是警察急於使用武力清場在先,才引發大規模暴力衝突;政府在此情況下不能以後來發生的暴力,正當化其本來違反集會自由的清場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