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法治(英語:rule of law),是與人治相反之概念。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1/13 | 李少民

台商的困惑:為什麼口碑很好的「中國夥伴」還會坑他們?

中國人依賴「關係」是文化使然、還是因為缺乏公正的法律制度?關係為本比較法治為本有否優越性?利用關係非法嗎?中國是否會永遠依賴關係?

2022/01/06 | 陳慶德

年度代表字能反映國家氣氛,韓國選出2021年代表成語「貓鼠同處」是什麼意思?

每年我們藉由各個國家所選出的代表性漢字,除了間接推敲當地國民去年最為關注之國內外大小事外,也可從此小小的漢字內,見到當國去年一整年的發展與氣氛,乃至眾人對未來一年的期望。

2021/06/17 | 精選書摘

《「依法治國」的迷思》:新加坡「法律」的矛盾,保護人民權利與為國服務孰先孰後?

作者所接受的法學教育告訴他,新加坡是個「法治國家」,憲法是最高法律,但畢業後才發現,國家機器隨時準備好不惜動用恫嚇手段和它的能力來妖魔化或箝制反論述。

2021/04/25 | 傅紀鋼

中壢員警盤查事件:欺負民眾是極大的惡嗎?也不是,就是「便宜行事」

關於中壢員警盤查事件的各方爭論下,有一種聲音比較小,就是關於「人情世事」、「互相」的考量。有人認為,詹女如果口氣態度不要那麼差,不罵人,警察也不會過度反應。但這類聲音都被法理討論給壓制。這個角度並非沒道理,特別對台灣社會來說,就是問題的本質。怎麼說呢?

2021/01/12 | 精選書摘

《政治秩序的起源(下)》:中國是一個從未發展出「真正法治」的世界文明

中國從來不曾出現過一個超出人類世俗經驗的宗教,也從不認為法律有神性的淵源,法律被認為是一種人為的工具,政府只是用它來行使權威與維護公共秩序。這意味著中國就像日本,是依法而治,而不是法治。

2020/12/06 | TNL香港編輯

許智峯流亡,警方可凍結他與家人的銀行戶口?

對於警方是否在許智峯沒有觸犯任何洗黑錢罪下凍結其戶口,或警方是否有權「誅連」其家人的戶口,均引起關注。

2020/09/30 | 精選書摘

《暴政史》:國家越不民主,警察越會感覺到人民不信任,最後當人民是敵人

警民對立是任何一個專制國家都難以解決的問題。由於缺乏約束,專制政府權力會不可避免地愈來愈自我膨脹,這也一定會在警察權力和秘密行為的擴張上顯示出來。

2020/07/22 | 吳瑟致

《港區國安法》施行後,台灣與香港在自由人權價值上已是相逆而行

曾經「兩岸三地」是一個學理與實務對話的重要概念,反送中運動爆發後台灣也支持港人高度自治與追求民主的立場,不過在《港版國安法》上路、港府要求台灣外交人員簽署「一中切結書」時,也代表台灣香港在自由和法治的路上分道揚鑣。

2020/07/09 | TNL 編輯

「709事件」5週年:維權律師王全樟「自辯詞」遭下架,律師憂很快出現「港版709」

香港的人權律師感到他們現在的處境,與中國的維權律師愈來愈接近,將來可能出現「港版709事件」。何俊仁坦言,在中共的震懾之下,香港已出現普遍的自我審查。

2020/05/07 | 蕭家怡

再出發?往徹底的撕裂走去

董建華、梁振英治下時的「團結」,實則就是明明白白的撕裂:以「國家安全」為名,區分起「愛國」和「叛國」的撕裂;以「實踐普選」為名,炸開了「黃」和「藍」的界線。

2020/04/04 | 港台電視31

大律師黃瑞紅:「我幫年青人,坦白說,是他們幫緊我個仔」

「我幫那些年青人,坦白說,是他們幫緊我個仔……」大律師黃瑞紅從容道來,心裡仍在滾動。難為天下母親,無不為著年輕下一代憂心忡忡。何去何從?在這紛擾躁動的時勢。

2020/04/04 | 柳金財

武漢肺炎危機,也許是中國公民社會與言論自由萌芽的機遇?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強調「依法治國」及「依憲治國」,然黨國體制在疫情防控期間仍多處能見到言論自由的壓制,也因此引發許多中國內部的反抗聲音,這波疫情,會不會成為中國言論自由意識萌芽的契機呢?

2020/04/01 | 本土研究社

解密:《刑事罪行條例》如何激活廿三條的惡法奇謀

解密檔案記述1990年支聯會曾在六四維園集會高呼「打倒李鵬」被中方發出外交照會(Démarche),向英方政治顧問猛烈投訴其包庇反華勢力在港顛覆中國。英方代表回覆指他們會強調香港是保障言論集會自由之地,但就被中方引出為何不用當年的《公安條例》作出拘捕,更反問英方如果是攻擊英國皇室及英國政府又會否有同等自由。

2020/03/20 | Y.t.Chan

香港向中共說不的權利

香港最大的無形資產——法治和自由——所保障的,其實是向中共說不的權利。國際社會信任和加持香港,說到底也是基於此。

2020/02/16 | 讀者投書

把「法理情」的順序擺對,「承擔國籍選擇」雖不兼愛但符合人道與人權精神

台灣社會對中國的情感可以理解,但少數群體為了於法不合的事宜,忽視多數家庭面臨的威脅和擔憂,不僅試圖踐踏這些境內多數人的人權,更剝奪境外特定對象依其國籍所享有的優秀醫療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