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4 | 精選書摘
《創造現代世界的四大觀念》結論:觀念的力量和人文學的重要性
即便世界已不再由少數西方強權所主導,啟蒙運動的自由主義面,是否可如此前那般,在未來數十年復振?另一個提問的方式,是追問在多大程度上,今日的知識分子、領袖和公眾,可以成為觀念的守護者甚或工具(雖然他們不願深入考察和精明地改良這些觀念)。
2019/04/17 | 精選書摘
《吸睛公式》:《紐約時報》的謊言——恐懼與憤怒是最政治性的情感
從這件事我們了解到,即使在現代民主主義體制下,恐懼與憤怒情緒依舊被當作策略來使用,尤其當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越活躍時,效果越明顯。然而恐懼與憤怒也會讓派系嚴重的群體更為偏激,導致社會的分裂,因此我認為這個策略是民主主義發展的阻礙者。方法雖然有效,但並不正當。
2019/04/16 | TIME
紐西蘭槍擊案兇手的宣示,標示著法西斯主義令人不安的變化
紐約大學義大利及歷史系教授,也是法西斯主義專家露絲・本-吉亞(Ruth Ben-Ghiat)說明:「本質上,法西斯主義就是以暴力對待那些你視為是敵人的人。你不必與敵人討論,只需以暴力對待,這就是法西斯主義如何在義大利崛起。」
2019/04/09 | 謝宇棻
以色列大選:連法西斯聞起來都有民主味,納坦雅胡能再連任嗎?
本文簡略分析以色列大選的最新民調,對以色列政治及周邊地緣政治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從這裡的分析,了解選後可能的組閣情形。
2019/04/09 | TIME
研究法西斯主義的學者怎麼看紐西蘭恐攻?
自始至今,法西斯主義從未與白人至上主義脫離關係,當時墨索里尼便將義大利少數族群逐漸取代白人勢力的這一概念發揚光大,散播仇恨思想。
2019/03/16 | 羊正鈺
紐西蘭恐攻的「直播槍手」出庭,不發一言比出「白人力量」手勢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表示,「此人取得擁槍執照,也獲得那些武器,很顯然我覺得人們會要求做出改變,我也承諾了⋯⋯我現在就能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將修改槍枝法規。」
2019/02/03 | TIME
美國一戰後在凡爾賽宮面臨的挑戰,與現今處境毫無二致
法西斯主義在一段時間內被摧毀,共產主義受到遏制並最終消失。但是,新的「修正主義」勢力已經出現,對伍德羅威爾遜在100年前的巴黎和會上首次提出的美國價值提出了挑戰。
2018/12/29 | 精選書摘
《以撒・柏林》:不宥於理論框架,聚焦具體存在的自由主義者
日耳曼反啟蒙運動始於自卑與酸葡萄心理,雖然在哲學上重拾了民族自信心,政治軍事上卻持續遭受屈辱,轉為強烈排外並帶有文化優越感的民族主義於歷史脈絡之中並不令人意外。
2018/11/01 | TIME
美國納粹並未隨著1930年代逝去,為什麼這些歷史長久被忽略?
Hart解釋,有一部分是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是美國的輝煌歷史之一。歷史上如此描述道:美國拯救了世界。珍珠港遭到轟炸,美國站出來為盟軍扭轉情勢,因而奠定他們成為世界超級大國的地位。這偉大的故事並沒有多餘的空間敘述相對少數、支持反方的人,但實際上他們卻是數量龐大的。
2018/02/28 | 精選書摘
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不會是2008年的較大版本,資本主義的信譽將永久破產
希特勒是一個殺人法西斯主義者,包括布希等美國總統,則是民主政治中的「友善法西斯主義者」。兩種品牌的法西斯主義共同點是國家支配。企業權力很大,但明確地臣服於國家。在法西斯主義體系,大企業和大政府完成浮士德式的交易。
2018/01/09 | 精選書摘
三島由紀夫的新法西斯奇觀:將國家改造為文化記憶的主題樂園
經由神聖的毀滅和創造,同時將藝術生活化,也將生活藝術化。為了達成這樣的目標,三島設計了他最終、也是最驚人的奇景:以儀式性斬首方式自殺。然而,三島的自殺非但沒有鼓舞日本的男男女女響應他的號召,反而只變成了一個被快速消費後遺忘的商品。
2017/09/18 | 精選書摘
卡繆《反抗者》:虛無主義和極權革命,是造成這時代如此醜陋的原因
讓我們謹記,在「我反抗,故我們存在」、在形而上反抗的「我們是孤獨的」之上,與純歷史論搏鬥的反抗又加上一句:與其以殺戮和死亡肖想生產出不是我們的存在,應該做的是活著以及讓人活著,以便創造出我們的存在。
2017/08/23 | TIME
德國人怎麼看夏洛特鎮種族衝突的納粹旗幟?
《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美國人能攜帶納粹旗幟的權利。「那麼三K黨呢?」她問,「人們不能在加州的公共海灘上裸游,但是三K黨可以穿著制服到處遊行?」
2017/06/15 | 精選書摘
《歐洲的誕生》:一戰後歐洲秩序的崩裂、文化悲觀主義與衰退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歐洲不再是世界政治的中心,重心移轉至大西洋彼岸。在這場大戰與緊接而來國際金融資本的轉換之後,美國取代了歐洲,前者擠下英國成為世界第一的債權國。
反省台灣的納粹現象
台灣現在應該要做的,就是徹底清理納粹、國民黨文化的集體專制主義,否則新竹光復中學的現象,將不止一次會重複出現在我們的國家。
2016/12/27 | 林立青
我們真正該恐懼的是納粹的圖騰,還是納粹的行為一再上演?
把納粹簡化並且當作獨一無二的存在,只會讓我們永遠忘記歷史,忘記納粹當年也是一步一步得到人民支持而犯下大錯的。畢竟不會殺人,但和納粹相同的行為卻時常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