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

法院是在現代國家中職掌審判、解決爭議、解釋法律、執行司法權的機關。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7/09 | 德國之聲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與上海無異,進入「全面依法治港」時代

香港政府公佈了香港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專家們認為該細則進一步擴大了港警權力。香港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表示,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和上海、北京沒有區別。

2020/06/08 | Giloo紀實影音

【司法院線上影展】《最後的自由時光》: 撕去死刑犯「怪獸」標籤,傳達種族歧視的抗議

《最後的自由時光》以Manny兄長Bill Babbitt訪談的過程為軸心,描繪Manny 從出生到遭執行死刑的日子。透過拍攝真人訪談過程,再以動畫方式展現,除了讓Bill的回憶以畫面、象徵方式呈現外,也透過除去Bill的膚色,以強烈方式傳達對於Manny案中種族歧視的抗議。

2020/05/28 | 迎戰新律 21+7

民眾求診會找「專科醫師」,那麼打官司會找「專科律師」嗎?

如果大家求診會找「專科醫師」,那麼打官司會找「專科律師」嗎?其實在公協會推動和《律師法》的修法之間,領有「專業領域進修證明」之「專科律師」應對「專業法院」的願景,或許已經不遠了。

2020/05/04 | TNL特稿

《不能贏的辯護》書評:法庭懸疑小說全新演化,簡直是21世紀的「律政英雄」

在閱讀過程中筆者對於作者的「設定」可說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彷彿編劇課上傳授各項技法所塑造的最佳男主角就該是這個模樣。弗林這個人物針對一個好劇本來說幾乎是無可挑剔。

2020/04/30 | 精選書摘

《不能贏的辯護》小說選摘:若媽媽知道我是詐欺犯,還會放棄生命嗎?

她的笑容讓我感覺自己被揍了一拳。我無法對她據實以告,不管我跟她講了多少次,她都聽不懂,當律師助理不代表未來就會變成律師。她聽不進去,想像著兒子的美好未來,我阻止不了她。

2020/04/28 | TNL 編輯

323行政院案二審「逆轉」魏揚等7人改判有罪,江宜樺:遲來的正義

從首次開庭至今近3年時間,二審結果終於宣判,原本被以「煽惑他人犯罪」起訴的7人,由一審的「無罪」被改判為「有罪」,被判處2月至4月徒刑。一審時遭檢方上訴的17人,僅1人無罪,16人都有罪。

2020/04/20 | 法夢

無論中聯辦係乜機構,都無權干預香港內政

退一億萬步説,即使中聯辦並非《基本法》第22條所指「中央部門在香港設立的機構」,這亦不等於中聯辦身為中央政府在港機構,有權對立法會內部事務、行政事宜或法院判決合憲與否說三道四。

2020/04/17 | TNL 編輯

我國史上第一次直轄市長罷免案:中選會宣告「罷韓案」成案、6月6日展開投票

公民團體去年發起罷免韓國瑜的提議,今年4月7日二階連署經高雄市選舉委員會審查通過,今日中選會召開委員會議審查該案,稍早於中選會網站公告,高雄市第3屆市長韓國瑜罷免案宣告成立。

2020/04/08 | TNL 編輯

罷韓第二階段達標,韓國瑜質疑「罷免偷跑」今日遞狀聲請「停止執行」

罷韓第二階段連署於昨(7)日審查達標,中選會將於4月17日審議罷韓案是否成案,若確定成案,這將是我國地方自治史上第一次直轄市長罷免案。

2020/03/12 | TNL 編輯

「#Metoo」運動重大判決:哈維溫斯坦遭法官重判23年,恐將老死獄中

刑期公布後,哈維溫斯坦被上銬帶離法庭,之後將轉往紐約州某個監獄服刑。由於他在洛杉磯也遭性犯罪罪名起訴,若罪名也成立、刑期再增加,恐將讓他老死獄中。

2020/03/12 | 岑敖暉

誠實面對「法治」︰司法機關有份縱容警察

如果沒有所謂「鐵一般」證據證明警察說謊或偽造證據,警察作為執法機關總能輕易獲得司法機關信任,這樣司法機關其實有份縱容警暴、嚴刑逼供等問題。

2020/02/24 | 法夢

保釋條件的兩難局面︰容許增加監控方式,如何影響保釋權利?

在法例規定以外,法庭有否權力在法例以外定出保釋條件?如果可以,一些傳統以外的條例,例如電子監控或電子腳環、裝閉路電視,更符合還是更偏離保釋權利的保障?

2020/01/09 | 賴佩霞律師

明明錄到聲音卻告不成「通姦罪」,是遇到恐龍法官了嗎?

目前司法實務上的通姦,還是嚴格限縮在男性性器插入女性性器的「男女性器結合說」。因此,不是男對女、沒有男女性器接合,都不是《刑法》上的通姦行為。

2020/01/06 | 法操FOLLAW

法律小教室:簡介檢察官在刑事訴訟程序中,各階段不同的任務

檢察官是刑事訴訟程序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從偵查→起訴→審判→執行,各階段有不同的任務。以下一一簡介。

2019/12/26 | 賴佩霞律師

離婚後,對方故意妨礙我行使「探視權」,該怎麼辦?

根據法律規定,探視權方可以請法院先勸告對方履行,若仍有阻撓探視的情形,即可向法院依《強制執行法》​​​​​規定,讓法院介入紛爭。

2019/11/08 | 蕭家怡

不安的世道,善良的臉孔

假如有這麼的一秒,我們能成為一張善良的臉孔,令不安的同行者能知道自己並不孤單,也許,就已經很足夠。

2019/08/02 | 蕭雲

關於義務律師團隊的一些澄清

近日網上有一些關於捐款給612人道支援基金的爭論,特別是關於義務法律團隊的問題,作者曾接受有關協助,澄清若干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