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主派

民主派(英語:Pro-democracy camp),又稱泛民主派(Pan-democracy camp),簡稱泛民、泛民派,是香港的政治派系之一。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6/04 | 蕭雲

鄒幸彤:由支聯會義工到副主席,她為何在六四32年走到浪端?

鄒幸彤既有高學歷,又是大律師,想從政的話會有好多政黨招手,也有許多路可以走。但她從不自視為法律人,「我係為咗維權工作先去讀法律。」

2021/05/19 | 蕭雲

陳皓桓:終有一日大家能明白我

陳皓桓解釋最初投身傘運尚未有完整的政治理念,但實習期間用了一年觀察,接觸外傭和難民等少眾,真心認同社民連對弱勢的關懷和堅持,確認自己的理念,加入為正式成員。

2021/04/19 | 《思想坦克》

香港一向沒有「體制內抗爭」路線,或者說到現在才被迫承認,原來此路不通

香港其實一向沒有體制路線,或者說到現在才被迫承認,原來此路不通。然而此路不通,同樣標誌路線探索的重生。

2021/01/12 | TNL香港編輯

路透:北京擬修改立法會選舉制度,9月選舉或再延後

《路透社》報導,北京仍忌憚香港泛民主派,考慮「改革」立法會選舉制度,原訂9月的選舉可能再延後。此外,北京也考慮削弱泛民在特首選委會中的影響力。

2020/12/23 | TNL香港編輯

報導指北京擬DQ大批區議員、改組選委會,削泛民選舉特首影響力

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會議正在北京舉行,會上將審視區議會的憲制角色。報導表示,負責選出特首的1200名選委中,區議會界別佔117席,而這方面的界別將被廢除。

2020/09/02 | 精選轉載

民主派議員「去或留」的進一步觀察

上星期香港民研「我們香港人」計劃跟進了「立法會去或留」的爭議,把單選題改為多選題,查看市民在多個選擇之下會如何回應,這兒是進一步的分析。

2020/08/18 | 區家麟

從傳媒運作角度來看,泛民議員要繼續坐下去

有關抗爭派民主派議員應否接受延任,本文試從傳媒運作的角度來看,有一個很簡單的理由泛民議員要忍辱負重,繼續坐下去。

2020/08/18 | TNL香港編輯

【立會延一年】留任還是總辭?民主派議員陷兩難

一場立法會延任風波,讓泛民的世代、路線差異檯面化,真正的政治挑戰恐怕才正要開始。

2019/11/25 | 李修慧

香港選舉民主派大勝:微博網友要求檢討「一國兩制」,也有人喊「制裁香港」

中國民眾不論是溫和地搖頭惋惜或激烈痛罵,大都站在反送中抗爭者的對立面。偶爾有同情或表示理解這場運動的聲音,往往引起公憤,有受訪者透露,有人就因此被踢出微信聊天群。

2019/01/03 | 陳娉婷

90後的政治青春(二):泛民.連結.左翼

社民連新人Figo僅22歲,自小學起留意政治,在傘運後輟學,一度因批評反水貨人士受爭議,後被黃浩銘賞識及邀請加入社民連。Figo生在小康之家,自獻身政治後,搬出靚景私樓,與8人窩居唐樓單位,體驗基層之苦,把物慾減到最低。泛民被轟老化,他反指年輕一代未能接捧,是真正沒英雄的年代。

2018/06/02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

2018/05/30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