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9 | 李秉芳
波蘭電視節目挺「台獨」,全球推特上「#SayYesToTaiwan」持續發酵
對於《Idź Pod Prąd TV》發布「支持台獨、反對中國」的影片內容,波蘭共和國駐中國大使館表示「不予評論」,但同時也強調,「波蘭共和國憲法保護公民的言論自由」。
2018/10/20 | Lo
【圖輯】獨立建國100週年:面對俄國威脅,波蘭人自願加入「國土防衛部隊」
自從俄國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以來,就在該地西部邊境佈署軍事力量。民調顯示,從那時起有40%的波蘭人認為國家主權的獨立自主,可能因此受到威脅,同時激起波蘭人保家衛國的愛國心。
2018/10/11 | 精選書摘
《再造失去的王國》導讀:民族的分裂與再打造——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合與分
本書說明同是東斯拉夫人的大(Great)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小〔Little〕俄羅斯人)和白羅斯人的分合歷史,探討三個民族錯綜複雜的關係,他們是帝俄時期大(big)俄羅斯國家的核心民族,作者尤重烏克蘭與俄羅斯關係的探討。
2018/09/16 | 精選書摘
楊翠解析《麥提國王執政記》:一部兒童歷險記、勵志文學,也是政治寓言
《麥提國王執政記》不是用來說一則故事,或者倡議某種思想,也不打算告訴我們一個答案,整本書最精彩的地方,其實是在描繪生命中的各種遭遇、難題、抉擇,以及各種抉擇的難題,而這些難題,正是麥提國王的日常生活。
2018/07/18 | 張孟仁
波蘭讓最高法院法官集體「被退休」,歐盟如何阻止民主開倒車?
某種程度上反映出歐盟在英國脫歐與無法處理難民危機的背景下,成員國主權訴求和歐盟整合的矛盾,隨著歐盟機構控制力的下降,成員國看到了更多選擇「自主」道路的空間。
2018/06/21 | 英語島
在波蘭旅行說「德語」可以暢行無阻嗎?
不會波蘭語的人,在波蘭使用英語能夠成功溝通的機率比德語高,關於這個現象的原因,我們可以由地緣關係與歷史的角度來觀察。
2018/05/06 | 精選書摘
《敗戰的勇者》:二戰在倫敦力抗德軍的波蘭「斯卡爾斯基馬戲團」
斯卡爾斯基沒有其他國家超級王牌飛行員那種傑出的能力,然而關鍵在於他能抱持著鬥志且冷靜地作戰。這看起來似乎很理所當然,不過,難就難在於以理所當然態度做理所當然之事。
2018/04/30 | 張孟仁
波蘭、匈牙利挑戰歐盟民主共同體根基,威脅比英國脫歐更大
與傳統西歐國家相比,波蘭、匈牙利為代表的一些中東歐國家近年來顯得「特立獨行」,在媒體管控、司法改革、難民政策等方面與歐盟齟齬不斷。
2018/03/28 | 讀者投書
參觀奧斯威辛集中營:人類何時能記取極端民族主義的教訓?
集中營最大的恐怖,在於把和平時期一種不道德違法的行為:殺人,變得合理化和機械化,變成日常生活一部份,變成一種需要思考如何提高效率的事情。
2018/02/28 | Giloo紀實影音
《信望愛之家:歐拉與尼可》:成長從來不易
片名「Communion(聖餐禮)」看似直指影片的主軸,影片中亦有不少篇幅勾勒天主教信仰在波蘭社會扮演的重要角色,但尼可領聖餐這件事,在歐拉心目中另外有著重要意義。
2018/02/15 | TIME
波蘭「改寫歷史」的爭議法案,是否會扭曲猶太大屠殺的真相?
以色列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表示,「禁止學者或其他人公開發表,有關於波蘭人在他們的土地上是猶太大屠殺直接或間接共犯,將會嚴重扭曲事實。」
2018/02/14 | 鄭欽模
昔日力抗東歐專制共黨,梵蒂岡為何對中國主教任命讓步了?
對中國而言,中梵關係正常化的重點,是透過梵蒂岡宣揚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抗西方自由主義。並且要極力避免天主教會在波蘭推翻共產體制及民主轉型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2018/02/02 | TIME
93歲猶太大屠殺倖存者:別用以前對待我們的方式反對移民
里維說道:「在過去,所有問題都是猶太人有罪。今天,這個角色落到了移民的頭上。大家都不應該忘記,為了生存而放棄其他所有的東西有多麼困難。」
2018/01/30 | 羊正鈺
一句話惹毛以色列,波蘭立法全面禁說「波蘭集中營」
以國研究顯示,當年有16~25萬猶太人逃亡,尋求波蘭同胞幫助,其中只有10~20%倖存,其餘則遭拒絕、通報或遇害。
2017/10/09 | 李修慧
撕下「身障者」的標籤,白俄羅斯學生奪得「世界輪椅小姐」后冠
一名參賽者狄亞士表示:「誰贏得后冠不重要。我們全都是贏家。這是我們第一次有這樣的機會,向全世界展現我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2017/08/26 | 精選書摘
兩次政治上的嚴重失誤,希特勒親手喪失了主宰歐洲的機會
「我是歐洲最後的機會」,此為希特勒一九四五年二月向博爾曼口述時所做的表示。這句話在某種意義上不無道理,只不過他其實應該再補上一句:「而且我摧毀了這個機會。」
2017/08/25 | 英語島
波蘭語言難學、空氣也差,卻有一項周遭各國都認同的優點
正因為無法說在波蘭的日子一路順風,這樣的生活反而充滿魔力,讓我對波蘭又愛又恨,好與壞都能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