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5 | 精選書摘
《我是特教老師,我是ADHD》:吃藥不等於有病,而是幫助我們發揮本來就有的能力
ADHD就是一個種類的人,有人喜歡說ADHD是一群「獵人」,或就像戴眼鏡的一群人,藥物本身就像戴眼鏡一樣,眼鏡可以幫助近視的人可以看得清楚,藥物可以幫助ADHD的人發揮他本來就有的能力。
2019/06/13 | 精選書摘
心理學家爸爸:父母不該輕易將孩子貼上「ADHD」的標籤
要在孩子小的時候就判斷他的注意力是否出問題並不適合。更直白的說,現在我們還沒有太好的方式來做診斷,而且孩子注意力方面能力也不是一出生就發展完成,所以不適合在太小的孩子身上做診斷。
2019/01/05 | 精選書摘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你所感受到的,只是所有情緒中的冰山一角
我們大部分的情緒不是在意識層面處理的,且愈不在我們的意識層面的情緒愈微妙、衝突和複雜。關係或活動中的情緒,通常較難評估,因為是在不同的意識層次運作。我們也常見到,在意識層面,人們知道一件事情很重要,應該被注意且想要去做,卻往往沒有採取行動。
2019/01/05 | 精選書摘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對ADHD患者而言,人生好像是從望遠鏡看籃球比賽
對ADHD患者而言,人生好像是從望遠鏡看籃球比賽,只能看到某個局限的角度和片段的範圍。有時,因為望遠鏡太長了,可能看不到同時間在球場上另一邊發生的重要事件;有時,鏡頭隨機的從一角轉到另一角,一時之間看不到球在哪裡,也看不到那邊的球員在做什麼。
2019/01/04 | 精選書摘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對ADHD患者而言,人生好像是從望遠鏡看籃球比賽
對ADHD患者而言,人生好像是從望遠鏡看籃球比賽,只能看到某個局限的角度和片段的範圍。有時,因為望遠鏡太長了,可能看不到同時間在球場上另一邊發生的重要事件;有時,鏡頭隨機的從一角轉到另一角,一時之間看不到球在哪裡,也看不到那邊的球員在做什麼。
2019/01/04 | 精選書摘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你所感受到的,只是所有情緒中的冰山一角
我們大部分的情緒不是在意識層面處理的,且愈不在我們的意識層面的情緒愈微妙、衝突和複雜。關係或活動中的情緒,通常較難評估,因為是在不同的意識層次運作。我們也常見到,在意識層面,人們知道一件事情很重要,應該被注意且想要去做,卻往往沒有採取行動。
2018/09/21 | 精選書摘
《優勢教養,開啟孩子的正向力量》:如何訓練孩子的導向式與自由式注意力?
事實上,漫不經心的大腦正在進行一種特定型態的注意力,就像專注的大腦執行特定型態的注意力一樣。想要平安聰敏度過人生,這兩種注意力都是必要的。
2017/07/17 | Lo
除了「養小孩」,家長更需「陪小孩」:近1/3兒童有精神疾患需協助
成年後的憂鬱症、焦慮症和強迫症,可能跟小時候的心理狀況有關,長大時面對挫折,就容易誘發。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爭議的十個話題
以下由一個具歷史學背景觀察者的立場,整理十個有助於路人掌握此爭議的話題,或許也可作為下一波論戰的觀察點。
2016/12/09 | 精選轉載
從BBC的道歉啟事談起——ADHD研究結果被扭曲的過去與現在
BBC的道歉儘管來得很遲,但他們至少有勇氣面對。而比道歉更重要其實是,那部紀錄片撤下前對多少人造成了影響。
2016/12/08 | 精選轉載
從BBC的道歉啟事談起——ADHD研究結果被扭曲的過去與現在
BBC的道歉儘管來得很遲,但他們至少有勇氣面對。而比道歉更重要其實是,那部紀錄片撤下前對多少人造成了影響。
2016/11/26 | 精選轉載
社會學觀察或研究不應簡化精神科診斷標準
DSM-5診斷系統並不完美,也有其限制。但若有人一方面暗示DSM-5診斷像法律;另一方面又暗示讀完這些條文即可自行診斷,這就不只是簡化了,而是進一步影響民眾對此診斷系統的印象與理解。
2016/11/26 | 精選轉載
社會學觀察或研究不應簡化精神科診斷標準
DSM-5診斷系統並不完美,也有其限制。但若有人一方面暗示DSM-5診斷像法律;另一方面又暗示讀完這些條文即可自行診斷,這就不只是簡化了,而是進一步影響民眾對此診斷系統的印象與理解。
誰得了「不專心」的病?注意力缺失症(ADD/ADHD)的社會學觀察
集體生活中對於「秩序」的要求與想像,本質是集體性、社會性的,從來都不是單純個體的問題。也因此,如果「不專心」確實是個問題,那也絕對不只是個人的問題,更是集體的問題。
誰得了「不專心」的病?注意力缺失症(ADD/ADHD)的社會學觀察
集體生活中對於「秩序」的要求與想像,本質是集體性、社會性的,從來都不是單純個體的問題。也因此,如果「不專心」確實是個問題,那也絕對不只是個人的問題,更是集體的問題。
2016/04/20 | 精選轉載
應從科學角度理解過動症 抹黑精神醫學只會適得其反
一位兒科專家,前半段拿超過80%的篇幅,去傳播一個跟網路神棍差不多地位的傢伙的論點,但只拿6分之1的字數輕輕帶過真正國際期刊的盛行率調查和其他專家的反駁,這樣會對讀者產生什麼樣的誤導,不是傳播專業知識的專家應該要特別小心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