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3/15 | 精選書摘
孤軍後代的國家認同:「我們很早就知道濁水溪,卻不知道伊洛瓦底江」
因為《異域》的影響,我們或許都以為國共內戰結束前後,是緬甸華人增加最多的時期。但事實上,中共數次發動政治運動,才是驅使更多中國人逃難的原因,尤其是知識分子和地主。
我不是抱負遠大的志工,是美麗而溫暖的人讓我繼續留下在泰北教書
在泰北中文學校第一年期滿後,我又簽了第二年的約。是什麼讓我留下來?我會回答:是人,是美麗而溫暖的人。
我不是抱負遠大的志工,是美麗而溫暖的人讓我繼續留下在泰北教書
在泰北中文學校第一年期滿後,我又簽了第二年的約。是什麼讓我留下來?我會回答:是人,是美麗而溫暖的人。
我不是抱負遠大的志工,是美麗而溫暖的人讓我繼續留下在泰北教書
在泰北中文學校第一年期滿後,我又簽了第二年的約。是什麼讓我留下來?我會回答:是人,是美麗而溫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