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9/25 | 法操FOLLAW
回首洪仲丘案:軍審法大修正,有為國軍人權帶來曙光嗎?
一起來回顧本案,了解在本案之後,軍法體系有什麼改變,而國軍人權是否有真的受到保障了呢?
2016/03/25 | Huxley
時代力量推軍冤案平反條例 洪慈庸:軍中還有千千萬萬個仲丘
洪慈庸說,2013年弟弟洪仲丘過世後,才發現還有千千萬萬個洪仲丘,在軍中發生類似案件,卻沒有受到應有對待。
2016/01/27 | Shih Yuan
無視洪仲丘求救簡訊?高院撤銷前旅長沈威志無罪判決
洪仲丘於2013年7月退伍前夕,因返營攜帶有照相功能的手機被查獲,移送禁閉室後遭操練死亡,事件震驚全國,前國防部長高華柱下台,25萬白衫軍走上街頭,促使軍法體系回歸司法,軍中人權也獲重視。
2015/08/31 | 羊正鈺
柯P:沒有洪仲丘案就不會有太陽花,更不會有柯文哲
柯鼓勵洪慈庸說,偶然的機會站在歷史關鍵位子,就要堅持的走下去,把它做好。
2015/08/24 | Shih Yuan
勞乃成等人不起訴引網友連日洗版 國防部:陸軍已依規定懲處
面對輿論巨浪,有網友解釋,601旅營區的確未被公告為「要塞堡壘」,國防部不能因為輿論壓力就跳過相關程序,事後才追認該營區為要塞堡壘並援法處罰。如此將是踐踏法治,人民恐因小失大。
2015/06/12 | Zou Chi
替代役男除草暈倒送醫不治 軍方:無延誤就醫
役政署表示,陳乃斌是在成功嶺服勤的義務役男,屬常備兵體位,不是比較差的替代役體位,目前判斷純粹意外。
2015/06/09 | 讀者投書
一命換一命的算術:「自然人」殺人與「法人」殺人有所不同?
把殺人償命,和其他的失去生命的例子一比較,自然人要殺人要償命好像有點吃虧。以江國慶冤死、洪仲丘案和少輔院生死亡的案件來看,司法機關、部隊和輔育院(姑且讓我概括簡稱為法人)弄出了人命,卻不是以命來償。
2015/04/21 | 吳象元
「洪仲丘條款」過了!國軍禁閉制度走入歷史
洪仲秋姊姊洪慈庸在臉書上表示,盼軍方勿忘記過去的每一樁慘案,好好保障每個踏進營區的年輕人,但她仍對此次修法表示三點疑慮
2015/04/15 | 阿Ken
「空軍的洪仲丘」:蔡學良案大逆轉 二審改判國賠148萬
一審判決家屬敗訴,但此案在高等法院逆轉,高院今改判空軍司令部須賠償蔡母148萬元,全案可上訴。
2015/04/09 | 議誌 i-tsi
為什麼台灣軍冤案層出不窮?因為國防部根本沒有把軍人當公民看待
德國著名軍事學家包狄辛將軍(Wolf Graf von Baudissin)曾說:「軍人乃是穿著軍服的公民」,即認為軍人應如同一般公民,其基本權須受憲法保障,基於上述理念,我認為透過基本人權保障的觀念,來重塑軍人的地位且保障軍人的權益是極其重要的。
2015/04/04 | 拉裘立蓓爾
【插畫】寶島台灣,有權勢能搭阿帕契,沒名利準備關禁閉
當許多人仗著「權勢名利」通行無阻的時候,「賤命一條」的小老百姓情何以堪?
2015/03/27 | 財訊
太陽花吐出了新芽,歷史翻開了新頁:物換星移的這一年,這些人幹了哪些事?
1年過去了,這群太陽花成員是否還是一如史明所言,朝著「純粹的理想主義與實踐的勇氣」持續前進呢?他們都去了哪裡?
318運動 Freddy More... 不分區立委 世代正義 世新大學 中執委 中正一分局 九合一選舉 傅偉哲 公投法 公投盟 公民組合 出關播種 分配正義 副總統 割闌尾 劉敬文 占領立法院 占領行政院 台北地檢署 台北市議員 台北市長 台大政治系 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 台獨 台聯 史明 名嘴 吳崢 吳敦義 吳沛憶 吳濬彥 呂秀蓮 哈佛 四大天王 國安會祕書長 國民黨 國發會主委 國道收費員 壓不扁的玫瑰 太陽花 太陽花學運 太陽餅 妖西 學者 學運領袖 島國前進 巢運 張家祝 張志軍 律師 從政 快樂聯播網 政務委員 文化部長 新北市長 新潮流 施懿倫 時代力量 服貿 朱立倫 李登輝 林世煜 林峯正 林昶佐 林飛帆 柯文哲 桃園市長 楊翠 權貴政治 民主學院 民主鬥陣 民進黨 永社 江宜樺 決策核心 洪仲丘 洪崇晏 洪慈庸 清大社會所 游錫堃 王奕凱 王燕軍 王郁琦 王金平 王雲祥 理想主義 社會民主黨 社會發展所 社運 社運部 立委補選 立法院 立法院長 第三勢力 管中閔 經濟部長 綠色友誼連線 罷免 胡博硯 臺左維新 苑裡反瘋車 苗栗 范雲 蔡丁貴 蔡正元 蔡英文 蕭家淇 藍委 藍營 蘇貞昌 行政院副祕書長 行政院長 街頭運動 衝組 襲胸事件 訪問學者 謝系 謝長廷 資政 賴品妤 路過 轉型正義 轉守為攻 退選 連勝文 選罷法 還權於民 邱毅 邱顯智 鄭文燦 野百合世代 金溥聰 鎮壓 閃靈 陳子瑜 陳為廷 陸委會主委 雨傘運動 青年 青年部 香港 香蕉 馬王鬥 馬英九 魏揚 魏貽君 黃國昌 黃昆輝 黃郁芬 黑島青 黑鬥不服從 黨主席 龍應台
2015/03/21 | 羊正鈺
堅強的溫柔?洪慈庸:「我絕對無法支持死刑...」
「小小的我們能做的不多,但是當很多的小小的我們聚積起來,一定能夠帶來改變。」洪慈庸笑著說:「我能做到的,你們一定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