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金馬奇幻十週年】約翰卡本特經典恐怖片:在驚悚場景的尾聲烙下作者印記(下)
「在法國,我是一名作者;在德國,我是一名電影工作者;在英國,我是一個類型片導演;在美國,我是個乞丐(bum)。」約翰卡本特的這席發言,狠生生地道出他在好萊塢的地位。如果我們嘗試給予卡本特一個歷史定位,那麼其重要性在於重新肯認B級片的「作者性」。
2019/04/12 | 壁虎先生
喬登皮爾的《我們》:魔花的綻放,複製人的政治隱喻
喬登.皮爾的《我們》:電影的前半段被塑造成一個《大快人心》式的「富裕中產家庭被暴徒入侵」電影,直到中段才超展開它的全貌:透過一個和1968年的《活死人之夜》同樣簡單的電視新聞緊急播報,,轉場成一場世界性的末世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