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28 | 精選書摘

《崎嶇之路》:汗水、香料、糞便,這座城市集合了巴爾幹半島的精華氣味

波馬克人據說是在土耳其征服其國家後,轉信伊斯蘭教的保加利亞人;他們確實是穆斯林,說保加利亞語。他們橫越整個鄂圖曼帝國,是蘇丹的無情擁護者,幫助他們的霸主壓迫自己的同胞,利用改變信仰的皈依狂熱屠殺了數千人。

2019/04/28 | 精選書摘

《崎嶇之路》:一夜大雪,我在希臘山區修道院吃到多日來的第一頓肉食

祭司把我交託給另一位令人肅然起敬的修士,是這裡的圖書館館長,由他領我到一處塔樓,那裡保存有瓦托派季烏所珍藏的千年文物。那些手稿是無價之寶,包括古老的修道院地圖和地形圖,出於西元十世紀前的手筆,是某位神祕的女皇或總督所贈

2019/03/01 | 精選書摘

《山與水之間》:匈牙利「布達」與「佩斯」,直到1840年代才彼此相連

布達和佩斯如同名字一般地分為兩地,不穩定的以船隻或每年短暫的結冰相連結,直到1840年代才彼此相連。人們經常被告知的是,巨大又壯觀的塞切尼鏈橋是由克拉克兄弟這兩個蘇格蘭人建造的。

2019/02/28 | 精選書摘

《山與水之間》:匈牙利「布達」與「佩斯」,直到1840年代才彼此相連

布達和佩斯如同名字一般地分為兩地,不穩定的以船隻或每年短暫的結冰相連結,直到1840年代才彼此相連。人們經常被告知的是,巨大又壯觀的塞切尼鏈橋是由克拉克兄弟這兩個蘇格蘭人建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