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藏人

藏人行政中央(藏語:བཙན་བྱོལ་བོད་གཞུང་།,威利:btsan byol bod gzhung),常稱西藏流亡政府(藏語:དབུས་བོད་མིའི་སྒྲིག་འཛུགས་,威利:dbus bod mi'i sgrig 'dzugs),將自身表述為合法代表西藏與藏族的政府,但現今尚未被任何主權國家所承認。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1/30 | 芭樂人類學

印度的西藏地圖:不論是在西藏境內或境外,藏人歌聲所在之處就是生活

而當阿旺離開拉薩,來到藏區的鄉間,他欣喜的發現民歌的傳統存活在村民的日常生活當中,人們日常勞動時還是唱歌,擠著牛奶、攪拌奶油都有歌。

2019/10/14 | Lo

尼泊爾也有「送中協議」:習近平訪尼暫未簽署,但希望「早日締約」

這次習近平出訪尼泊爾,最受外界關注的就是中尼是否會達成引渡條約,若該條約確定簽署,可能導致尼泊爾境內的流亡藏人面臨「送中」的命運。

2019/07/16 | 芭樂人類學

印度的西藏地圖:仰賴鐵鳥般科技的政權鬥爭 vs. 理念交流的佛法傳遞

西藏的問題,都不是簡單的是非題,議題論述的資訊戰規格,早已經超越了中共和西藏流亡政府之間對打的肉搏戰,成為國際社會高度關切的項目。

2019/03/10 | 羊正鈺

西藏抗暴日60週年:達賴喇嘛稱「只有我能代表600萬藏人」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表示,目前台灣是華人社會當中,唯一享有民主自由的國家,也是唯一願意聲援西藏的國家,「台灣就是華人世界的民主珍寶」。

2019/03/10 | 羊正鈺

西藏抗暴日60週年:達賴喇嘛稱「只有我能代表600萬藏人」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表示,目前台灣是華人社會當中,唯一享有民主自由的國家,也是唯一願意聲援西藏的國家,「台灣就是華人世界的民主珍寶」。

2019/01/01 | 芭樂人類學

印度的西藏地圖:流亡藏人追尋解脫自在的「幸福路上」

印度流亡藏人在定居點重建快樂林、吉祥林,無國籍的藏人在台灣的幸福社區等待自由,他們都是透過地理上的移動,追尋個人未來幸福的希望,而倫珠梭巴格西則即使到了自由的所在,他的心卻還依然來回在夢境與現實之間。

2018/09/17 | 李秉芳

「歐洲屬於歐洲人,難民終究要重建自己的國家」達賴喇嘛瑞典發言惹議

2016年達賴喇嘛在接受《法蘭克福匯報》採訪時就曾說,「歐洲國家,例如德國,不能成為一個阿拉伯國家。德國就是德國。但難民數量太多,因此很難實踐。」

2018/09/16 | 李秉芳

「歐洲屬於歐洲人,難民終究要重建自己的國家」達賴喇嘛瑞典發言惹議

2016年達賴喇嘛在接受《法蘭克福匯報》採訪時就曾說,「歐洲國家,例如德國,不能成為一個阿拉伯國家。德國就是德國。但難民數量太多,因此很難實踐。」

2017/10/25 | 精選書摘

計畫進入西藏的旅途中,我才漸漸理解父親所扛下的家庭重擔

我人生第一台單眼相機是他買給我的。因為父親這台相機的鼓勵,我在往後的人生,有了追逐未知的熱情與勇氣,也才理解父親礙於經濟壓力與家庭重擔,一生壓抑屬於他自己想追求的夢想。

2017/10/20 | 精選書摘

計畫進入西藏的旅途中,我才漸漸理解父親所扛下的家庭重擔

我人生第一台單眼相機是他買給我的。因為父親這台相機的鼓勵,我在往後的人生,有了追逐未知的熱情與勇氣,也才理解父親礙於經濟壓力與家庭重擔,一生壓抑屬於他自己想追求的夢想。

2017/01/29 | 芭樂人類學

印度的西藏地圖:一場以「道歉」收場的選舉

選舉期間所發生的已經發生,是無法挽回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未來到底應該怎麼做值得深思。兩人都呼籲要拋棄成見,西藏內外必須團結一致,建立信任。

2017/01/29 | 芭樂人類學

印度的西藏地圖:一場以「道歉」收場的選舉

選舉期間所發生的已經發生,是無法挽回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未來到底應該怎麼做值得深思。兩人都呼籲要拋棄成見,西藏內外必須團結一致,建立信任。

2016/07/01 | 沃草!Watchout

平均年薪破百萬,流亡藏人卻視而不見——蒙藏委員會存廢三大爭議

面對各種國際現實,蒙藏委員會至今卻仍存在於中華民國政府組織中,每年都編列破億預算,存在的必要性究竟為何?事過境遷,現在蒙藏委員會又在做什麼呢?

2016/03/27 | 芭樂人類學

「香格里拉」幻滅之後:萬瑪才旦的《塔洛》與離而不散的流亡藏人

萬瑪才旦鏡頭下的「香格里拉」失去了色彩,只剩下黑與白,當人們心中所嚮往的「香格里拉」幻滅之後,還會剩下什麼?

2016/03/27 | 芭樂人類學

「香格里拉」幻滅之後:萬瑪才旦的《塔洛》與離而不散的流亡藏人

萬瑪才旦鏡頭下的「香格里拉」失去了色彩,只剩下黑與白,當人們心中所嚮往的「香格里拉」幻滅之後,還會剩下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