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8/13 | 精選書摘

《警國論》:城市是否可以沒警察?港產警察電影犯罪學研究

這章節旨在綜觀現有文獻所得,討論香港犯罪及警察電影,當中集中簡述杜琪峯先生的一些作品,探討當中含意。

2020/07/29 | 精選書摘

《生來已逝的愛德華・高栗》:他活得夠久,以至於能看見自己被模仿

高栗作為文化參考點的重要性不斷上升的主要指標,是藝術評論者愈來愈常使用「像愛德華.高栗的」(Edward Gorey-like),或者更好的是用「高栗式的」(Goreyesque)作為描述字眼。

2020/07/29 | 精選書摘

《生來已逝的愛德華・高栗》:古怪小孩的詭異圖像,他重塑了美國人對童年的看法

透過同志史和酷兒研究的鏡頭觀察高栗的藝術,揭示其作品中迷人的弦外之音,將有力地證明他在同志史上的地位,以及在藝術的演變中,對美國文化的影響之深遠。

2019/10/31 | 蕭家怡

咩世界

「神預言」越來越多,大概不是創作人有預言能力,而是我們已經活在一個,就算一流劇作家、填詞人也寫不出的「作品」。

2019/09/26 | 李展鵬

《夢伴此城》:廣東歌有多精彩?聽聽梅艷芳就知道

新書《夢伴此城:梅艷芳與香港流行文化》從梅艷芳的歌曲、形象、電影、娛樂新聞及粉絲故事,來討論香港流行文化獨特之處。

2019/05/20 | 楊不歡

《The Big Bang Theory》由開始到終結 Geek及Nerd從小眾進入主流的12年

《The Big Bang Theory》這套充滿geek氣息的科學類喜劇,在剛播放時的主流文化可算是個創舉,畢竟主角提及的很多內容,在當時還被認為是屬於geek和nerd的小眾文化。

2018/11/19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停在九十年代的香港

我們都把未來放在「我們回不了的九十年代」,就像一個人不斷以舊伴侶的標準來理解日後所有的伴侶,當中只有單純的重複,或者更差。對於這個人而言,沒有任何新的東西創造出來,亦看不到任何希望。

2018/10/14 | 陳慶德

讓外國人頭痛的韓國流行語:「排骨」指人難相處?

韓國流行語用語,是否有其共同特徵可尋呢?就我看來,「縮語」幾乎是貫穿流行語之主軸。

2018/05/16 | 精選書摘

《小數據騙局》:就算討厭我也不要討厭AKB──AKB48人氣何時達高峰?

將搜尋次數最多的關鍵字指數化後視為一百,輸入「AKB」後,可以發現2011年6月是過往搜尋數最多的。當時是第三屆總選舉前田敦子奪回第一名的時候,她也說出了名句「就算討厭我也不要討厭AKB」。之後就算每年6月的總選舉,AKB都會重返熱搜字,但人氣還是直線下滑。

2018/03/11 | 精選書摘

席琳狄翁有什麼不好?她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傷害?

「這件作品算不算藝術?」的問題,如今只能得到這樣的回答:「你認為是就是,認為不是就不是。」如果這似乎將我們推入相對主義的深淵,那麼我只能說我們實際上一直都在這深淵裡,假使那真是一道深淵。

2018/02/16 | 精選書摘

腳本越短越賣座?《駭人怪物》最初文案只有七個字

想要寫出成功的腳本推銷,關鍵是「用一句話說明主旨」。就是在短時間內,清楚解釋劇情究竟為何,藉以說服投資人。因此,腳本推銷必須簡潔傳達電影的核心主題,展現讓投資人一見鍾情的魅力。

2018/02/16 | 精選書摘

限制級電影難賣座,為何好萊塢仍樂此不疲?

非常看重收入的商業電影如果是R級電影,沒有成人陪同的國、高中生,就無法買票進電影院觀看,而賣座巨片的主要觀眾群正是青少年。那麼,在商業電影至上的美國電影界中,R級以上的電影就只能控制在一定產量嗎?事實卻不是如此。以製作數量來看,R級電影反而多於其他電影。

2018/01/24 | 讀者投書

平民取得發聲權後12年,我們在YouTube上看到了血腥卡通

YouTube的興起把以往被政商掌握的話語權,下放到一般民眾手中,然而時至今日,我們卻在網路上看到越來越多血腥和性隱喻的山寨動畫,有些人怪罪平台和流行文化,但到頭來,真正為惡的還是背後操作的人。

2018/01/21 | 精選書摘

「Nerd」文化的開端:在1984年,突然變成很酷的事

二十年後,「nerd」這個字變得具有更準確的意義,指一個「保守無聊或者過度好學的人」,同時加上一些補充「通常不會過著有意義的人生」。

2018/01/20 | 精選書摘

也許真正的怪咖文化,已被那些冒名假扮的怪咖代表模糊了焦點

要原諒一個怪咖很簡單:你不能打一個戴眼鏡的人! 我們原諒阿ㄆㄧㄚˇ跟其他來自《南方公園》的男孩的粗俗幽默,他們只有十歲,他們不懂事。如同我們原諒《蓋酷家庭》的彼得,他只是一個大嘴巴的智障,他不懂事。

2018/01/20 | 精選書摘

「Nerd」文化的開端:在1984年,當怪咖突然變一件很酷的事

二十年後,「nerd」這個字變得具有更準確的意義,指一個「保守無聊或者過度好學的人」,同時加上一些補充「通常不會過著有意義的人生」。

2017/11/23 | eoiss

「對抗文化侵略」不是要納稅人出錢的藉口

政治力撐起的文化,就會因為政治力崩解而毀滅,台灣這邊就是現在進行式。別以為台灣人都忘記過去資訊封鎖年代,高等文化人的嘴臉長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