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6 | 精選書摘
《森鷗外歷史小說選》譯者序:自創文藝形式「史傳」小說,代表了鷗外文學的最高峰
作者「我」頻繁出現在敘述過程當中,好像帶領著讀者步步尋找歷史或故事的真實。這是依據公私文獻史料、經過實地訪談查詢,再加考證、分析、整理之後,以「我」的觀點撰成的作品。
2019/07/17 | 精選書摘
《溫情主義寓言・當代華語電影》:《春光乍洩》的愛慾關係轉化成深深鄉愁
《春光乍洩》片頭出現的黑白性愛場景,可以被解讀成原初的母子關係,而寶榮總是央求輝「從頭開始」,意味著他渴望重返他所熟悉的這原初的家:母親的子宮。
2018/05/07 | 芭樂人類學
多物種民族誌與資本的五十道陰影
松茸、昆蟲、蝸牛、思考的森林、還有鴿子,怎麼幫助我們理解都市環境,科技與技術,以及人類和非人物種的交往呢?人作為一個物種,與其他物種之間,存在著什麼樣錯縱複雜,愛恨情仇的關係,進而形塑了「人之所以成為人」的過程呢?人類學界近年來,在多物種民族誌(multi-species ethnography)書寫上的興趣,心心念念地就是希望能回應這些問題。
2018/01/02 | 董恒秀
【董恒秀專欄】書房在林野:散步詩人華茲華斯
梭羅曾說散步須要天分。散步的天分不是表現在雙腳機械地交換走到目的地,而是精通散步的血脈鮮活藝術。華茲華斯不僅擁有精通散步藝術的天分,還在散步中綻放詩的花朵,寫出劃時代的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