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5/10/23 | 讀者投書
一灣海峽,兩岸母女:〈海上的人〉意外唱出的新移民二代漂流心境
成都市中心霓虹燈閃爍、華美燦爛得令人睜不開眼,繁榮的模樣絲毫不輸給信義區,但我已經不會說四川話了,台語倒是不錯。拿出身分證,「中華民國國民身分證」幾個大字的背面,是出生地四川省。
2015/10/22 | 讀者投書
從台灣楊桃樹下到美國的冰天雪地,江蕙〈你著忍耐〉串起了我們一家三代的生命和記憶
江蕙的一首「你著忍耐」橫亙我們一家三代的生命。謹將此曲獻給我生命中每一位為自己和家人打拼的女性。
2015/10/21 | 讀者投書
別想否認曾經俗氣的青春!〈Welcome to my life〉就是最能代表我們世代的「中二頌歌」
什麼經典都是假的,聽得懂的才是真的。我會說簡單計畫(Simple Plan)那首放遍每所高中熱音社的〈Welcome to my life〉,毫無疑問就是最了解這個世代的「中二頌歌」。
2015/10/20 | 讀者投書
或許沒有太多激情,但讓我想起家鄉泥土的氣味:我選孫燕姿的〈天黑黑〉代表我們這時代
〈天黑黑〉也許不若時代青年的憤怒之聲來得震撼,也並非紀錄某些事件的歌曲,但至今,它仍舊讓我們因想起一段往事而流淚,至少會使我想起泥土的氣味,讓回憶與鋼琴的聲響一同流淌。
一夕捐出4千張黑膠唱片收藏:資深音樂人吳正忠談台灣音樂發展的危機與未來
資深音樂人Gary有數十年唱片公司經歷,並且曾任職上揚、滾石、EMI等唱片公司,現在也是圈圈音樂誌的總編輯,畢生都為音樂界付出,對西洋的流行、搖滾樂更是有獨特的眼光。
2015/09/12 | Shih Yuan
跳下舞台打選戰!閃靈主唱Freddy:如果進國會,我絕對特別「噹」那些愛搞表面文創的人
觀察近年來發生在社會上的重大衝突,士林王家強拆事件帶給Freddy的影響最大,也一度讓他對公眾參與相當灰心。而2014年太陽花學運的爆發則扭轉了此一態勢,從成功擋下了服貿協議到後來的核四,年輕的面孔出來挑戰舊有的當權者,讓Freddy開始相信「台灣是有機會改變的」。
2015/09/10 | Shih Yuan
一個中文超爛的老外,如何打造出台北青年文化新陣地?Revolver酒吧老闆Jez的異鄉創業見聞
也許你曾在行經羅斯福路時,對一個塞滿外國人或前衛年輕人的小小店面印象深刻。它就是近年台北青年人間鼎鼎大名的聚會場地─Revolver左輪手槍。
不管喜不喜歡,我一定要寫出能汙染你腦袋的「神曲」!夾子大樂隊主唱應蔚民的創作執念
「轉吧轉吧七彩霓虹燈~」這首耳熟能詳的歌曲,你絕對不會不認識。這正是集歌、舞、脫口秀、那卡西於一身的台灣樂團─夾子電動大樂隊的成名作。而創作這首經典歌曲的,正是夾子的靈魂人物─小應。
當醫師宣布薛岳只剩半年可活,他唱出永垂不朽的〈如果還有明天〉來說再見
〈如果還有明天〉在那個當下,由劉偉仁為薛岳寫下,點燃有如火炬般的烈焰,沒人敢靠近去吹熄,太經典了!
2015/09/01 | Shih Yuan
「小清新是誤國啊!」台灣傳奇樂團濁水溪公社主唱小柯的社會觀察
「我們的宗旨就是希望聽眾的身心靈獲得解放。」小柯說,濁團的表演除了要解放他人之外,最重要的是解放他們自己。透過嘗試一些不尋常的言行舉止及百無禁忌的話題,期待顛覆被套在人們身上的社會框架。
2015/08/28 | 精選書摘
長期被某幾種音樂類型綁架了嗎?《造音翻土》邀請你來探索「非主流」的不同聲音
戰後至今,台灣聲響文化的討論一直付之闕如,或僅偏重特定類型,本書策劃團隊歷經多年田野調查、研究與蒐集,將台灣聲響文化中的重要事件與運動的口述歷史、第一手文件、照片、史料,邀集作家、學者、音樂人與展演策劃者、藝術家共同著述而成。
不管路有多長、天有多高...七匹狼的〈永遠不回頭〉如何召喚了80年代的熱血青春?
〈永遠不回頭〉的副歌,至今不少人仍能朗朗上口,搖滾的曲風、熱血的情境,受到不少玩樂團人的喜愛,即使多年後,仍不斷被傳唱。
2015/08/25 | Shih Yuan
不知道自己在開酒吧,卻成了台北夜生活開山始祖 ─ 專訪Roxy Rocker老闆凌威
在台灣樂團圈子中,大概沒有人不知道凌威這號人物。從八十年代就開始經營搖滾聚會所生意,凌威經手過的Roxy系列店家可說是啟發過台灣無數的樂手、DJ及聆聽同好。某些人甚至為此稱他為「樂吧教父」。
2015/08/21 | 圈圈音樂誌
小清新不是從陳綺貞開始的:回首民歌40年,看一群文青如何造就台灣獨有的音樂風景
所謂小清新,不是從陳綺貞開始的。早在1970年代初期,淡江外文畢業的正妹洪小喬,就在電視螢光幕抱著木吉他,彈唱花朵流雲、愛情與旅行。文青玩音樂,更不是「獨立音樂」始創的風氣。把詩唱成歌,風靡同代人,這樣的事情早在40年前就發生了。
2015/08/10 | Shih Yuan
串流音樂是實體唱片的終結者嗎?小白兔唱片:聽眾沒有真的在「聽音樂」,不管是CD或串流都會完蛋
數位平台和實體唱片行的關係不必然是對立的,羊毛出在羊身上,當聽眾越來越感受不到音樂的價值,市場的規模也只會不斷萎縮,到時大家都賺不到錢。與其糾結於平台變遷對市場造成的衝擊,不如從頭培養聽眾的音樂觀點與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