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23 | 新作坊
邁向資源共享的城市:首爾街區再生的協力治理經驗(上)
首爾市創造出讓街區組織足以自立的環境,積極培育其經營出社區企業、社會企業、合作社等不同類別的小型經濟體,而街區組織的成員也得以藉由這樣的方式,創造出能夠自給的的空間。
大稻埕的碼頭,門窄小、牆高、車多⋯⋯在台灣人對河流的想像裡,沒有「生活」
有河流的國家,人們大抵有一段與河流交織的獨特生活經驗。那台灣呢?河流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2015/04/19 | Zou Chi
韓國船難週年集會成反政府示威 警噴水鎮壓、90人遭拘捕
罹難者家屬對政府的消極處理態度感到不滿,大規模夜禱集會成反政府示威遊行,「打撈世越號」、「保障和平遊行」、「警察讓開」口號充斥現場。
2014/05/10 | 馮冠超
辦世界設計之都只是浪費錢嗎:看看首爾,台北能否因此脫胎換骨?
「世界設計之都」獲選城市,究竟要傳達如何的意象呢?客觀地說,台北市容逐漸落後新興都市,許多觀光客直言低矮老舊,或許與台灣長期政治內耗,缺乏宏觀規劃有關。城市文化當然不在於比誰的樓高,但台北的問題出在建物不美。首爾當然有類似建築,所以,當首爾獲選WDC時,市長吳世勳即制定一項驚人的建築法規:首爾新建築不能再蓋火柴盒般一模一樣的樓房―指沒有語意的現代主義建築。 我們應透過「城市品牌」和「城市色彩」內涵去思考城市美學,而執政者必須擴大施政的理想性,並藉由此次WDC的獲選,計劃性的透過設計引導至市政建設,讓台北市成為一個真正的「創意設計之都」,進行一場城市改造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