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4/22 | Abby Huang
星巴克暫不接受自備環保杯,疫情中免洗餐具恐重回主流
可重複使用、二手物品常被視為不衛生,而新產品通常帶有「乾淨」的光環,因此在這波疫情下,原來被禁用的一次性餐具暫時得到了寬限。
2020/04/04 | 食力foodNEXT
除了紙吸管,飲料包裝還能有哪些環保設計?
對於可持續包裝的需求不斷提升,讓許多飲料公司開始思考如何在產品包裝上做出改變,以環保趨勢。本文介紹幾個案例。
2019/11/12 | 綠學院
對餐廳、咖啡店來說,減塑的意義絕不是「Cost Down」而已
如果你今天開飲料店、咖啡館、低卡便當店,甚至餐廳、超市、量販店等零售品牌,塑絕對不是「剛好可以Cost Down」這麼簡單而已,因為全球開始禁塑並非我們多想減碳,而是發現塑膠竟然會被我們吃下肚裡。
2019/10/15 | 綠學院
「文青減塑」五大荒謬怪現象,你中了幾項?
我們仍然支持生質材料,這個世界需要一個除了塑膠之外的替代選項,但也要清楚明白其風險,不是非黑即白,特別是我們是不是因此產生了更多塑膠?
越航空推出「綠色班機」,棄一次性塑膠物品力行「減塑」
還記得越南超市以香蕉葉取代塑膠包裹蔬菜的新聞嗎?最近越南航空(Vietnam Airlines)、越竹航空(Bamboo Airways)、越南噴射航空(VietJet Air)和捷星航空(Jetstar Pacific ),也正計劃逐步淘汰飛機上的一次性塑膠物品。
2019/05/29 | Abby Huang
離島垃圾運回台灣一趟有多難?蘭嶼、綠島清運停擺近半年,堆出500公噸的「垃圾山」
受到高雄焚化廠減燒外縣市垃圾的影響,綠島和蘭嶼已經有5個月沒有清運,導致垃圾堆積如山,雖然28日終於決標,不過最快也要6月才能開始清運垃圾。
全球塑膠大廠組成「塑膠垃圾終結者聯盟」,正在「一邊喊減塑,一邊建新廠」
只要塑膠被源源不斷製造出來,用半調子的方式回收,街道、河流和海洋再怎麼清理都沒用,其中,過度使用壽命短的產品是一大棘手的問題。
全球塑膠大廠組成「塑膠垃圾終結者聯盟」,正在「一邊喊減塑,一邊蓋新廠」
只要塑膠被源源不斷製造出來,用半調子的方式回收,街道、河流和海洋再怎麼清理都沒用,其中,過度使用壽命短的產品是一大棘手的問題。
英國「污染者付費」新規:包裝回收處理費全由生產者買單
雖然英國準備脫歐,新的環保政策仍採納了歐盟的循環經濟主要政策,未來包含包裝廢棄物的搜集和回收在內,零售商和包材製造商將必須支付全額費用,希望藉此達成「污染者付費」原則。
2018/12/21 | 精選書摘
《不塑過日子》:當塑膠從垃圾桶回到你我的餐桌上
我們一日三餐所食用的食物與這些有毒的塑膠如此接近,也難怪我們的體內會有這麼高的塑化劑。為了避免再曝露在塑膠的危險中,我給自己建立了一個簡單的原則,只要是塑膠包裝就跳過,不得已時,仔細檢視塑膠編號,確認回收的可能性,逐一淘汰不合乎環保與健康原則的包裝。
2018/12/21 | 精選書摘
《不塑過日子》:「不塑」之後,便利商店成了不便利的塑膠商店
無論是便利商店或者是超市,架上的商品幾乎都使用許多一次性包裝,保麗龍盒、保鮮膜、保冷劑、塑膠袋等,創造了現代人喜歡的明亮與潔淨。然而,環保意識抬頭,人們漸漸發現這樣的明亮潔淨是建立在對土地的污染上頭的假象,我們想要乾淨的食物,卻因為要求乾淨製造了許多髒亂與難以回復的污染,這是非常矛盾的行為。
印尼也加入減塑行列,首都雅加達擬禁一次性塑膠產品
印尼政府在2017年曾宣告,擬在2025年時達到減塑70%的目標。目前則朝向發展可生物分解的塑膠產業、塑膠產品課稅及加強大眾教育等政策多管齊下作為前期措施,並提出一年10億美元的預算投入減塑作業。
路跑活動方興未艾,台灣每年多用400萬個免洗杯
六督應該主動倡導秩序冊無紙化及完賽證明無紙化、減少使用一次性水杯,以及讓跑者可勾選不需領取紀念衫、完賽衣等,致力減少一次性塑膠製品使用。
路跑活動方興未艾,台灣每年多用400萬個免洗杯
六督應該主動倡導秩序冊無紙化及完賽證明無紙化、減少使用一次性水杯,以及讓跑者可勾選不需領取紀念衫、完賽衣等,致力減少一次性塑膠製品使用。
2018/10/10 | TIME
荷蘭少年7年大夢:啟航終結全球海洋垃圾污染
193個國家簽署了聯合國決議,大型企業也正努力將店內即棄塑膠物品取消,但聯合國指出,每年仍有超過800萬噸塑膠垃圾進入海洋,相當於每分鐘載滿的垃圾車倒入海洋中。
2018/10/10 | TIME
荷蘭少年的7年大夢,即將啟航終結全球海洋垃圾
193個國家簽署了聯合國決議,大型企業也正努力將店內一次性塑膠物品取消,但聯合國指出,每年仍有超過800萬噸塑膠垃圾進入海洋,相當於每分鐘載滿的垃圾車倒入海洋中。
2018/09/10 | FORTUNE
最嚴重的海洋污染物並非塑膠飲管,而是煙蒂
即使煙商開始研究可生物分解濾嘴以及攜帶式煙灰缸,避免負擔煙蒂垃圾之責,但大多數的吸煙者仍習慣將煙蒂彈落地上,使得各種努力化為烏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