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28 | MacroMicro / 財經M平方

中國兩會財經重點:GDP首次負成長,經濟任務以「穩就業」為優先

中國召開一年一度的全國兩會宣布「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闡述今年經濟工作的重點、財政及貨幣政策主軸,與未來工作具體目標和詳細部署,可說是觀察未來政策的風向球。

2020/05/25 | 讀者投書

實施30年的「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其實是一種「排窮政策」

政府編列預算填補的「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對年收入只有40萬的人來說,扣除32萬的制度根本沒有幫助到他;但另一個人年收入是他的2倍,卻可以完整的享受到這32萬的收入減免,如同只救助到「上層」的人。

2020/04/09 | 讀者投書

另類超前部署:如何透過「人口結構安全基金」解決少子化危機?

若全民能夠同意少子化問題是對全體國民的共同威脅,那麼,是否可能仿效健保的財務結構,由政府預算、雇主、與民眾各負擔1/3,成立每年收入3000億的人口結構安全基金?

2019/05/28 | Project Syndicate

美國經濟亮眼的數據假象:短期失業率下降不代表生活變好

大部分美國人既不滿意國家情況的變化,也沒有天真到相信2017年減稅是治亂之道。和許多宏觀經濟學家一樣,他們知道,短期GDP增長或失業率下跌並不代表生活變好。

2019/05/09 | 讀者投書

法國政府大減稅,為何「黃背心」卻不領情?

官員卻選擇對窮人查稅,抓小放大,加上近來金融弊案頻傳,政府財經官員、金融行庫及國營事業董事長捅樓子,官照升,錢照領,對照台灣與法國,人民在憤怒什麼,這些意競逐總統大位的候選人們,似乎都不清楚。

2019/04/01 | Project Syndicate

美國財政赤字主因是「減稅」,跟貿易戰一點關係都沒有

川普有這樣的思維,是因為他無知。而他的無知成為美國公共討論的核心,主要是因為他的幕僚(平心而論,他們一旦忤逆川普,就會失去飯碗)、共和黨以及美國CEO(他們沒有拒絕川普的瞎扯淡)的唯唯諾諾。

2019/01/27 | 李華

中國人肚子已經大了,還能過勒緊褲腰帶的日子嗎?

過去一年以來,關於中國消費降級的話題不絕於耳,中國人似乎在政府呼籲過緊日子之前就提前勒緊褲腰帶了。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今天大手大腳慣了,肚皮滾圓的中國人,真的能勒緊褲腰帶過苦日子嗎?

2019/01/27 | 李華

中國人肚子已經大了,還能過勒緊褲腰帶的日子嗎?

過去一年以來,關於中國消費降級的話題不絕於耳,中國人似乎在政府呼籲過緊日子之前就提前勒緊褲腰帶了。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今天大手大腳慣了,肚皮滾圓的中國人,真的能勒緊褲腰帶過苦日子嗎?

2019/01/18 | 讀者投書

財政部說超徵是因為「經濟成長大於預估」,真是如此嗎?

根據財政部在Facebook上的說法,台灣稅超徵的一大原因是實際經濟成長率大於預估值,但檢視過往數字,成長率不論低估或高估,超徵的額度都居高不下,非常違反常理,也和財政部說法有所出入。

2019/01/16 | 張耶斯

政府的心中只有「減稅」,就是台灣無法成為福利國家的原因

弗蘭克林曾說省一分錢就是賺一塊錢,而政府減稅的政策某方面也是「發錢」給人民,但與其使用齊頭式的減稅,政府更應該做的是確保稅收在合理範圍內最大化,並做最有效的重新分配,讓真正需要扶助的人能得到資源,而不是一句「不用繳稅」就了結了。

2019/01/11 | 徐英碩醫師

總統,錢不是這樣發滴——讓經濟學教你怎樣「發錢」才有感

明年就要選舉了,到底要怎麼發錢,才能發得恰到好處?錢發出去,選票收進來,大家發大財?我們不妨用經濟學的角度來探討一下,發錢的藝術是什麼。

2018/12/24 | 李修慧

財政部「基本生活費」調高5千、排除部分扣除額:177萬戶「減稅」怎麼算?

財政部預估,基本生活費用調高為17.1萬元後,約有177萬戶可享有減稅利益,其中以單薪、扶養人數較多的納稅義務人受益最大。

2018/08/26 | 李修慧

行政院「加碼」補助淹水戶兩萬元,所得稅、牌照稅也可以減免

這次熱帶性低氣壓,造成全台1,233處淹水,針對此次受災戶,除了各縣市政府與行政院的淹水救助外,針對房屋、車輛、農損與企業等都有各式補助措施。

2018/02/02 | TIME

美國一減稅,這些企業就開始調薪發獎金

2017年年底川普政府通過了企業減稅的法案,許多美國的大企業紛紛響應,提出各種調漲薪水、發放獎金的政策。

2018/01/02 | 財訊

是萬靈丹還是毒藥?特朗普稅改騙局

偽裝成稅改的減稅法案,是描述美國華府最新政策計謀的最好說法。當局的動機主要是政治性的:共和黨控制的國會迫切希望為特朗普創造一次立法勝利。但是,後果最終將是經濟性的,而且毫不意外,很可能會比政界願意承認的嚴重得多。

2017/12/08 | TIME

川普稅改對我這種超級有錢人有利,但對一般人很不利

這項稅收法案的影響很明顯——我會減稅,而中產階級被搞垮了。對許多參議員來說這顯然是個可以接受的交易,但我並不能接受,而對美國人民來說也不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