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9 | 本土研究社
「加」法伺候:港加引渡協議討論細節曝光
雖然現今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聲稱加拿大暫停協議「很有可能違反國際法」,但正如香港與他國制訂協議時都會參照的示範協議,列明了簽訂雙方隨時(at any time)都有權透過通知中止及暫緩協議的條文(加拿大引渡協議中第20條第3節)。
2020/06/02 | 本土研究社
由勾英到親中,解密譚惠珠「脫勾」之路
港英政府認為一連串風波已令譚惠珠政治事業受毀,估計不太可能參與立法會選舉,加上種種原因,最後迫使譚惠珠轉投親中。唯獨私下與英國交往的證明,則永遠地記錄在檔案中。
2020/05/28 | 本土研究社
35年前的5月27日,《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生效
今天,中國單方面宣佈《中英聯合聲明》已成無效之歷史文件,稱中方亦已完成履行國際義務,從而打破任意修改基本法及奪取全面管治權的緊箍咒,亦正式向世界宣示如何公然違反國際承諾。
2020/05/26 | 本土研究社
一封信學「董」勾結外國勢力
如果以今日中方對國家安全含糊標準,董建華行為已經可以算大逆不道的勾結外國勢力行徑。
2020/05/25 | 本土研究社
你信有港版國安法,仲有六四集會?
兩辦30多年前已將六四集會標籤為「反中活動」,當年港澳辦及中聯辦前身的新華社,仲分別發聲明批評英方縱容支聯會,令香港成為「顛覆國家基地」。
2020/05/16 | 港台電視31
大自然大不同:香港獼猴無啖好食唯有食泥?
正如馬錢是猴子的糧食、生物鹼亦可由其他物質中和,大自然自有一套規律。隨意打破這套叢林法則,恐怕會對整個生態系統帶來深遠影響。
2020/05/12 | 本土研究社
香港皇家警察「蝦細路」,後果又會如何?
70年代末著名艇戶抗爭時香港警察大規模拘捕,當時有76人被以非法集結罪拘捕,當中更有10名為艇戶細路,年齡介乎7至12歲,同樣也像今日引起了社會很大迴響。
2020/04/21 | 本土研究社
「中聯辦」偷車唔駛你教
昔日港英政府估計,若然落案控告,很可能就會引發新華社在港一直含糊不清的地位問題爭議,以及引申至「外交豁免權」(diplomatic immunity)的討論。
西鐵的前世今生(一) : 由1898年殖民地時代起程
要認識西鐵的前世今生,就要返到一百多年前,從一眾英國工程師手上的鐵路規劃地圖逐點回顧。
2020/01/06 | 精選書摘
《香港,鬱躁的家邦》:英中談判與「民主回歸論」
對於香港人於前途談判中缺席,市民感到甚為無奈。香港國族才剛在世界舞台嶄露頭角,其前途就任由英中兩國宰割。
2019/12/17 | 本土研究社
首度露餡!當年港英放生《緊急法》的檔案啟示
97後沒有香港憲法條文保障之時,《緊急法》是否違反人權法頓成疑問,需要清晰理據解釋;97後林鄭用了《緊急法》訂立《反蒙面法》侵害港人表達自由,「反蒙面法」更被法庭裁定違憲,修改《緊急法》的需要,今天似乎是明顯不過(all too obvious)了吧。
2019/11/20 | 讀者投書
香港身分認同的開端──讀《六七暴動》
六七暴動可謂香港身分形成的開端,其後的事件,則暗中逐步加強這種想法,到了現今的反送中運動,我們可以看見以此身分認同為基礎的共同體已然形成,但這並不是香港人全然主動形成的,而是歷經中國帶來的苦難,而逐漸誕生的產物,而至今仍在變化。
2019/10/29 | 林慎
警權立論:一些觀察及分析(一)
今次抗爭是社會運動、純粹發洩的騷亂,還是顏色革命?對法律訂明的權力架構不滿,上至特首,下至警員,大家接受在現行框架下有修復的餘地嗎?雙方武裝及武力的程度應以哪裡為界?以上問題本質可粗略化為:「現況為何及如何不能接受?」,並進一步討論。
2019/10/04 | 本土研究社
《緊急法》的惡法之路
林鄭月娥政府已奪得無上權力,利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這殖民惡法「收拾」這個由她一手搞出來的災難。她在今天的記者會甚至聲稱「無理由將這些法例『備而不用』」,顯示必定有權用盡。
2018/06/26 | 讀者投書
我的城寨童年回憶(下):九龍城寨,黑暗中有光
每次回香港,我總會從東頭村家裡,信步走到寨城公園去尋找童年的回憶,因為那裡曾經是我的家。走在寨城公園原來龍津道的公園小徑,曾經住過的位置依稀可辨,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家早已如煙消,心裡又感到陌生。
2018/06/26 | 讀者投書
我的城寨童年回憶(下):九龍城寨,黑暗中有光
每次回香港,我總會從東頭村家裡,信步走到寨城公園去尋找童年的回憶,因為那裡曾經是我的家。走在寨城公園原來龍津道的公園小徑,曾經住過的位置依稀可辨,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家早已如煙消,心裡又感到陌生。
2018/06/26 | 讀者投書
我的城寨童年回憶(上):「三不管」的香港九龍城寨
城寨內的街道暗無天日,頭頂可見的是看似欲墜的電線和水管,水管日夜滴水,無人修葺,邊走要邊提防被水滴到。街巷暗弄濕漉漉的,濕氣甚重,老鼠橫行,暗角隨時會蹦出一隻,和行人擦脚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