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2/16 | 鹹派
本次香港反送中運動,證明了過去「龐克已死」的論述不攻自破
因抗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此不義條款,香港自2019年3月15日開始爆發的社會運動,但規模逐漸擴大,其中一張改製衝擊樂團(The Clash)的《London Calling》專輯封面的海報,引起廣泛注意,藉此淺談70年代的龐克文化。
2019/11/29 | 鹹派
2019火球祭賽後總結:專訪四組創作人,在「音樂祭毀滅元年」向滅火器致敬
2018年之後音樂祭出現了市場機制許多音樂祭都自然淘汰,但是第一屆大虧本的火球祭不但延續,在無數困難後還以更高規格的姿態完美演出。滅火器在樂團、創作的堅持有目共睹,對創作圈的投注與耕耘更是眾所周知,這也是火球祭的底蘊和溫度。
2019/11/20 | TNL特稿
2019「FireBall火球祭」:參賽重點攻略指南,深入「滅火器」的初衷
邁入第2屆的2019FireBall火球祭,是由滅火器樂團主辦,於2017年在高雄展覽館舉辦第一屆,首次舉辦大型售票搖滾音樂祭,便創下極高聲量與話題,更以台灣少見的龐克為主要節目策展內容,第一次舉辦便吸引數萬名搖滾樂迷參與。
2019/11/13 | 鹹派
大港開唱的再生?凝聚各種自我認同的「火球祭」
在大港開唱,覺醒音樂祭都暫時熄燈的這個時間點,睽違一年又再舉辦的火球祭變得格外吸睛。火球祭的主辦滅火器樂團有非常鮮明的政治立場與搖滾姿態,讓台灣至今還有一場富含靈魂的音樂祭。
2019/05/03 | Fainjin Lin
【圖表】台灣歌手的世界巡迴演場會,到底有多「世界」?
巡迴演唱會可大可小,除了資金成本,也考慮是否有樂迷市場,到底要辦到什麼程度才叫真正的走向世界?
2019/05/03 | Fainjin Lin
【圖表】台灣歌手的世界巡迴演唱會,到底多「世界」?
讓更多人聽見自己的作品,是許多音樂人的夢想,而舉辦巡迴演唱會是最直接的方式。巡迴演唱會可大可小,除了資金成本,也考慮是否有樂迷市場,到底要辦到什麼程度才叫真正的走向世界?讓我們跟著台灣知名流行、獨立樂團或歌手,以及國際音樂團體的大型巡演足跡,看看邁向世界的巡迴演唱會隱藏著什麼資訊。
2018/04/12 | 吳易真
【人生。大港】已被船鳴聲制約,期待明年再進港
要說大港開唱是全台灣最「唱秋」的音樂季,真的一點也不為過。大港到底多「袂」多厲害?有如進香團的「二日樂迷」已被大船進港的船鳴聲給制約,明年,我依舊期待大港開唱!
Elon Musk「無聊公司」新產品︰售價500美元的噴火器
Elon Musk 又有新搞作,今次他的「The Boring Company」發售噴火器,還可以同時買下有該公司標誌的滅火器。
2017/09/08 | 王萬睿
【FireBall火球祭】搖滾樂何以改變城市?
憤怒是搖滾樂永遠的母題,如果獨立樂團尚有批判的精神、如果搖滾樂的靈魂就是一面鏡子,站在鏡子前或拿著鏡子的人,都是見到對方殘破陰暗的弱點,接著才是拿起吉他、敲打鼓棒、說出真心話。搖滾樂本具有(也該有)批判性,始終站在當權者的對立面,監督與檢驗是他們的和弦。
2017/08/08 | TNL特稿
【FireBall火球祭】龐克小鬼變大叔
如果說,龐克音樂從70年代以來,曾經改變了世界一點點,現在我們也該來檢視滅火器和自己花了17年時間,改變了台灣一點什麼呢?我不知道答案是有、還是沒有,但我肯定的是龐克音樂拯救了一部分的「我」,音樂擁有的強大力量,說不定比起會帶來世界末日的「恐怖大王」,還要巨大、無法想像也不一定。
2017/05/02 | 陳玠安
空前絕後的龐克戰役:滅火器全力衝擊日本Punk Spring
跟著台灣最熱門的龐克樂團,一窺日本最強大的龐克音樂節!
2016/07/22 | Shih Yuan
公視董事會甄選流產 楊大正、童子賢等人出局
文化部長鄭麗君對流產結果表示遺憾,但也尊重審查委員決議,並將儘快補上提名。此外,針對提名名單的勞工、多元族群、性別考量不足,鄭也表示會再努力改進。
2016/07/19 | 羊正鈺
遊覽車一旦失火了怎麼逃生?這4個安全設施你一定要知道
陸客團遊覽車今午發生火燒車自撞意外,釀成26死慘劇,該車款有8個逃生口,卻無人逃出,讓人不勝唏噓...
2016/07/19 | 羊正鈺
旅遊巴一旦失火了怎麼逃生?這4個安全設施你一定要知道
陸客團遊覽車今午發生火燒車自撞意外,釀成26死慘劇,該車款有8個逃生口,卻無人逃出,讓人不勝唏噓...
2016/06/04 | 小日子
熄不了熱血:浴火重生的滅火器
這支來自高雄的樂團,作品永遠繃著一股義無反顧、油門催到底的勁兒。熱血的龐克搖滾、過耳難忘的旋律、「氣口」地道的臺語唱詞,放眼臺灣樂壇,滅火器果真自成一派,別無分號。
2016/02/26 | 大港開唱
【人生的音樂祭】滅火器樂團:可以被擊倒不能投降,這就是我們的態度
「滅火器樂團」,這原本只在台灣獨立音樂樂迷間所熟悉的字眼,忽然之間躍上版面,成為許多人不再陌生的名字。而在這之後,不僅是滅火器本身的活動,與樂團相關的人事物,也都被關注著,在地下與地上,主流與非主流之間,滅火器似乎走出一條不太一樣的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