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面對風電困局,我們仍然缺乏「整體」的政策思維
台灣離岸風電開發過程中的「爭議」不斷,但從躉購競標費率價差的爭議,到漁業補助和社會影響的討論等等,皆是缺乏完整政策跨界溝通的展現,要解開這個困局,極續以強健性的知識為出發,方能有效的建構社會支持體系。
2019/01/23 | 李秉芳
當漁民生計遇上海洋保育:漁業署擬放寬大船到「紅火心」捕鯖鰺
隨著捕撈技術越來越進步,台灣近海的鯖魚族群也連年減少,農委會在2014年開始實施「禁漁」,但漁民質疑「大、小漁船的網具有差嗎?」僅讓100公噸以下鯖鰺漁船進入產卵區,政府不公平。
2018/08/22 | 李秉芳
災難可以讓人放下階級嗎?印度南部百年洪災中的無名英雄們
這場大規模救援行動的無名英雄是漁民和其他當地人,他們自願幫助營救成千上萬的受困民眾,而且常比官方救援團隊更早到達也更晚才離開。
2018/07/11 | Abby Huang
太陽光電讓七股租地貴10倍,漁民抗議「漁電共生」讓他們連魚塭都租不起
七股因經濟效益沒那麼高、土地價格便宜,開發商以10倍土地租金跟漁民搶地來做太陽能發電,導致漁民擔心未來租不到、或是租不起魚塭,「漁電共生」政策淪為「漁電競爭」。
2018/05/22 | 李秉芳
罕見鬼蝠魟遭拖捕引爆「出價」爭議,問題出在台灣法規
鬼蝠魟被列為易危(Vulnerable,VU)物種,但IUCN的保育等級並無實質上的法律效力,在台灣法規內也並非保育類動物,漁民通報後仍可利用。
台北「都市邊緣人」:下八仙聚落的漁業與地景
近年來淡水河流域的整治已見成效,也有越來越多的民眾開始親近河岸,但在北投的下八仙漁民眼中卻汙染依舊。這引起我們的好奇,究竟十年來下八仙的轉變是什麼?而市民與下八仙居民的認知衝突又如何改變當地漁民處境?
2017/03/04 | 李修慧
基隆漁民「出海」做環保,來回3趟竟撈到400多公斤海洋垃圾
基隆市政府漁業行政科長表示,去年10月底船主自發性發起活動,直到去年底,總計出海三趟帶回456公斤垃圾,主要以廢棄漁具、漁網與麻繩為主。
2016/12/23 | 法操FOLLAW
印尼漁工虐死案:檢方草率結案又不受監管,如何能阻冤案發生?
2015年9月間,一名印尼籍漁工乘我國漁船出海作業時,疑似遭受虐待致死。當時,屏東地檢署認為,死者是不慎受傷才遭感染致死;但該案之後卻陸續遭到監院糾正和媒體揭露真相。讓我們一起來檢討這其中的檢調瑕疵。
2016/10/07 | 李牧宜
德翔台北輪擱淺周邊小魚全空 生態耗損求償恐創新高
德翔台北輪擱淺石門外海案,學者初評生態耗損及復育經費,求償恐以新台幣億元計。
2016/10/03 | 吳象元
「請還我們乾淨海洋」越南民眾再度抗議台塑 示威人數約達1萬人
越南總理阮春福9月29日已公布五億美元賠償的分配方式,將自10月開始,賠償受影響漁民每人130至1600美元不等的賠償金。
2016/09/28 | 吳象元
百位漁民前往越南法院 要求關閉台塑越鋼廠
這起事件,在今年爆發起初引發越南公憤,當時抗議者特別指責政府和台塑掩蓋真相,有些抗議者則被當局以反政府名義逮捕,而週一行動目前仍尚未被越南國營媒體報導。
2016/05/30 | 羊正鈺
台灣有7成漁貨來自「破壞性漁法」——7個大四生跑全台,只為了記錄消逝中的14種永續漁法
近年流刺網、底拖網等氾濫,台灣有7成以上漁貨來自大小通吃、摧毀環境的破壞性漁法,官方罰責輕,讓業者肆無忌憚...
2016/05/24 | Shih Yuan
新政府護漁態度趨軟?外交部長:蔡總統來自漁業縣,不可能讓步
談到沖之鳥是「島」或「礁」的爭議,童振源表示,政府將尊重聯合國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的決議,在決議出來前,不會採取法律上的特定立場;此舉引發外界質疑新政府護漁態度轉彎。
2016/05/06 | 李牧宜
反對出動軍艦護漁,謝長廷遭藍營批「陪笑的藝伎外交」
海巡署與農委會派出船艦前往沖之鳥礁護漁,海軍拉法葉艦也在適當距離策應;謝長廷認為「軍艦不應加入護漁」也遭國民黨痛批。
2016/04/08 | Kenzo
「德翔台北」擱淺漏油汙染海域 周邊漁損達9000餘萬
金山區漁會理事長簡銀柱強調,潮間帶是當地漁民的「冰箱」,有石花、紫菜、小章魚、笠螺等可採收的物質,現在都沒有了,小章魚一台斤可以賣到1000元,潮間帶遭汙染讓漁民損失很大。
2016/03/02 | Shih Yuan
沖繩漁民要求縮小我海上作業範圍 台日漁業會議引關注
因為先前傳出沖繩漁民向日本政府提交陳情書,要求修改協議內容,限縮台灣漁民作業水域,禁止台漁船進入八重山群島北方海域,使得這次會議特別受到矚目。
2016/02/18 | 阿Ken
日漁民欲縮小我釣魚台捕撈範圍 張揆:我漁民權益不能妥協
農委會副主委沙志一指出,因為日本習慣空曠的捕魚空間,捕魚作業形式也跟我國差異大,因此當地琉球漁民抱怨「統統讓台灣漁船作業,他們都不用做了」;此外,雙方漁民灑網方向不一,也很常造成紛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