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26 | 精選書摘
《漂流:我一個人在海上76天》:抓了一隻鬼頭刀,卻被更多鬼頭刀報復
在大海這片領土上,我是個適應不良的闖入者,而我殺害了一位來自大海的公民。跟這條魚相比,我的死亡也許會更快、更出奇不意、甚至更自然地降臨。虛弱的「身體自我」、害怕的「情感自我」,都為此感到恐懼,強壯的「理性自我」則承認:這不過是單純的正義。
2018/09/24 | 吳象元
從事「世界最孤獨的工作」,19歲印尼男子海上漂流49天獲救
Adilang管理的捕魚陷阱,在北蘇拉威西島被稱為「rompong」,這是一種外形像小屋的捕魚裝置,由浮標支撐漂浮在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