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圈

演藝界,又稱為娛樂圈、藝能界、演藝圈、娛樂界等,是泛指從事表演藝術方面職業的群體及其生態環境,在現代又常作為從事電影、電視、歌唱、舞蹈等流行導向之表演藝術者的合稱。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6/05 | 方格子vocus

【日漫】鎂光燈前的復仇劇,從《我推的孩子》看日本偶像文化

現今以演藝圈為主題的作品何其多?《我推的孩子》為什麼有辦法擊敗200多名對手,擠進2021漫畫大賞的行列,並且獲得書店店員推薦賞第四名殊榮?

2021/05/20 | 芬多經

「國民老婆」結婚了!除了新垣結衣,日本娛樂圈還有哪些讓粉絲心碎的佳偶?

真正的粉絲應該要支持偶像的選擇,祝福偶像的婚姻才對。既然已經沒有機會跟偶像結婚了,那就一起盤點那些讓粉絲既心碎又衷心祝福的日本娛樂圈佳偶吧!

2021/03/04 | 方格子vocus

雞排妹、網紅、飛機杯——真正的無辜者,就在自以為的無辜下成為受害者

雞排妹、網紅、飛機杯、胸大、愛露、直白敢說⋯⋯上述所有的條件,都是我們主觀上自我添加的觀點,如果沒有這些觀點,她就是一個受害女性,跟一般人沒有兩樣。簡言之,被其他外在條件所蒙蔽他的單純,那他就理應是無辜者的角色。

2021/02/11 | 《思想坦克》

雞排妹被說「不會聊天就別出來賺錢」,綜藝大老們「霸凌當笑哽」為何成台灣綜藝主流?

新人、女性上綜藝節目,被老男主持人言語霸凌,觀眾數十年來習以為常。也許當曾國城對兒童照樣下手時,觀眾才會開始感到不安。

2021/02/11 | 《思想坦克》

雞排妹性騷擾風暴中,看不見的媒體深淵如何「圍獵」鄭家純

記者不問翁立友對鄭家純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想什麼,要求什麼;反而選擇「沒有發生問題」的對象、狀況,來報導「沒有發生性騷擾」。這是轉移焦點。

2021/02/06 | 傅紀鋼

專訪「雞排妹」鄭家純:受害者講出來的瞬間,也救了他們自己

「雞排妹」鄭家純說:「我好歹算是有話語權的人,如果連我都不敢講,那還有誰敢講?如果我變成千夫所指的大壞人,那我就認了。如果加害者們不再那麼猖狂,那很好。就看反對性騷擾的人能不能出來帶風氣,讓它成為一場運動。」

2021/02/05 | 精選轉載

若認為性騷擾是藝人「工作的一環」,性教育跟法治觀念真的需要加強

演藝圈的性騷擾可謂曾出不窮,當然性騷擾亦不只是演藝圈獨有的一物,但往往在評論演藝人受性騷擾時,總會有人為性騷擾冠上「工作的一環」之名。

2020/12/10 | 陳慶德

嫻熟於「亡羊補牢」的韓國政府,面對冬季疫情還能平安過關嗎?

看來儘管熟於「亡羊補牢」的韓國當權者,面對疫情一再反撲,仍得戒慎恐懼,因為在每次彌補、收拾疫情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會失去民心,這也反映在其民調上。

2020/11/07 | 精選書摘

邱昊奇《沒有別人,怎麼做自己?》:缺乏安全感會對我造成什麼困擾嗎?

如果沒能恰如其分地正視這份複雜性,對方就會因為我對於安全感的追求而被愈推愈遠,同時,我也親手將自己內心嚮往的生活給埋葬了。

2020/10/08 | 精選書摘

《修身與我,有時還有小牛》:以當年火紅的程度換算,我認爲修身就是當年的邱澤

「……你到現在還是不會眼神!」這些年刻意不跟修身一起看我演的戲,就是怕像這樣的一箭穿心。微妙的是他不滿意的那場戲,我自認已經有95%的完成度,不論聲音表情肢體,當然也包括眼神。

2020/10/01 | 鄭仲嵐

日本演藝圈接連「爆發性輕生」,源自疫情帶來的巨大喪失感

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每個人都需要精神喪失的治療,只是多寡的問題。藝人的連續輕生只是一個面向,竹內結子的離世,其實也點出這段期間許多日本人的心理狀態,每個人都要撐過精神孤獨的當下。

2020/09/26 | nippon.com 繁體字

不怕AI搶飯碗:日本搞笑藝人為何能在時事資訊節目佔有一席之地?

如今電視上沒有一天會看不到搞笑藝人吧。他們活躍的身影除了出現在搞笑節目裡,還有綜合資訊節目(Wideshow)和綜藝節目等。本篇文章將分析他們搞笑的機制,思考他們被看重的原因。

2020/07/19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影迷寫給三浦春馬的一封信:你燦爛到不行的笑容,教會了我們許多重要的事

飛上天空朝氣蓬勃地的駿馬,這是「春馬」的名字由來。如今他真的飛上天空、成為天空,在我們觸及不到的地方。